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10 頁


掌力催動之下,一陣起伏,竟然是完好無恙。這意外的變化,不但使雲陽子為之大吃一驚,就是沈木風也有些臉色微變。金花夫人咯咯嬌笑道:「道長小心了,如是沾上毒絲,或是被蜘蛛咬上一口,那就比令師兄的傷勢嚴重多了!」就這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10 / 0)

此人陰險惡毒,不肯出掌相試,卻嫁禍于雲陽子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花夫人秋波一轉,笑道,「不錯,讓這牛鼻子老道試上一掌,也好讓他開一開眼界。」
雲陽子心念掌門師兄的安危,不得不忍氣吞聲,抬頭看了那蛛網一眼,緩緩舉起右掌,道:「既是如此,貧道是恭敬不如從命了。」
右掌一揮,發出了四成內力。時尚書屋
一股潛力,直湧過去。時尚書屋
別說雲陽子,就是室中所有之人無不認為那區區一片蛛網,如何能擋得內家掌力,還不是應手而飛。時尚書屋
郵知事情的變化,大大的出了幾人意料之外,雲陽子掌力擊中那蛛網之後,分佈在那蛛網的黑色蜘蛛突然四面分開,口吐毒絲,懸空一蕩,竟向發掌之處游了過來,撲向雲陽子。時尚書屋
那片蛛網,在掌力催動之下,一陣起伏,竟然是完好無恙。時尚書屋
這意外的變化,不但使雲陽子為之大吃一驚,就是沈木風也有些臉色微變。時尚書屋
金花夫人咯咯嬌笑道:「道長小心了,如是沾上毒絲,或是被蜘蛛咬上一口,那就比令師兄的傷勢嚴重多了!」
就這幾句話的工夫,那八個黑蜘蛛已隨擴大的蛛網,向四壁和屋頂伸延開去。時尚書屋
這黑蜘蛛看上去行動雖然遲緩,但在那游絲上行動,卻是快捷異常,只見那毒絲愈蕩愈長,逐漸的接近了雲陽子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一翻右腕,唰的一聲,拔出背上長劍,道:「夫人如若再不制止這些毒物,只怕貧道要失手傷了它們。」
金花夫人淡淡一笑,道:「道長如若自信能夠傷得了它們,儘管出手就是。」
雲陽子道:「這般說來,貧道倒要試試了。」
眼看一隻蜘蛛蕩了過來,立時一振右腕,長劍疾點而出,劈了過去。

第10六回:暗箭傷人

沈木風右手突然一拍,一縷潛力,激射而出,點向雲陽子長劍之上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手中長劍,將要點中那黑蜘蛛時,突覺長劍向下一沉,几乎脫手,不禁心頭一震。時尚書屋
耳際間傳來了沈木風冷冷的聲音,道:「道長到敝莊來,是為救令師兄的性命呢?還是來展露武功來了?」
雲陽子心中暗道:江湖上傳說這血影子沈木風武功驚人,看來果是不錯,單是這無聲無息擊來的暗勁,就非我能力所及,口中卻冷冷說道:「沈大莊主這彈指震劍的功力,果然不凡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沈木風眼看那蛛絲愈擴愈大,由屋頂上蔓延而來,已然將近席筵之上,忍不住說道:
「夫人快請設法制住這幾隻毒物,別讓它們把整座房屋,都盤上毒網。」
金花夫人笑道:「這蜘蛛雖是絶毒之物,但它究竟非人,只要那位道長向後退開兩步,那蜘蛛找不出施襲之人,自然停下,不再擴張毒網了。」
宇文寒濤哈哈一笑,道:「道長請退後兩步如何?生死大事,犯不着和幾個蜘蛛慪氣。」
雲陽子想到師兄命在旦夕,此來旨在討藥,小不忍則亂大謀,雖受着宇文寒濤的譏刺,只好忍了下去,向後退了兩步。時尚書屋
這時,室中所有之人,都把目力集中那黑蜘蛛上,幾個蜘蛛蕩游在雲陽子停身之處,未找着施襲之人,就自動停了下來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道,「夫人這毒蜘蛛,也使在下開了一次眼界,看來倒還是有些通靈,酒席之上,有這幾個毒物,大不雅觀,不如把它們收起來吧。」
金花夫人笑道:「大莊主的眼光果是超人一等,這幾個蜘蛛,不但毒絶千古,而且已有些通靈,如是把它毀去,那是太可惜了。」
沈木風心頭一震,暗道:毒網已然蔓延半個房子,樓門亦被毒網封死,如是不能收起,咱們都將被困在這層樓上,最毒婦人心,莫要她藉機,把我們也算計其中了。時尚書屋
他為人心機深沉,心中雖已動疑,但神色卻是絲毫不露痕跡,微微一笑,道:「怎麼?這毒蜘蛛無法收回了嗎?」
金花夫人道:「辦法倒有兩個,但不知哪一種好。」
沈木風道:「夫人請把兩個辦法都說出來,也好讓我們長些見聞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第1個辦法,是讓我的白綫兒,把它們一齊吃掉,只是這一來,卻白耗了我十餘年的心血,而且這等異種毒蜘,求之不易,實在太可惜了。」
蕭翎心中奇道:「什麼是白綫兒?」
金花夫人嬌聲笑道:「小兄弟想見識一下嗎?」探手從懷中取出一個尺餘長短、直徑不足半寸的玉盒,接道:「在這裡了。」
蕭翎去接,金花夫人卻一縮手,把玉盒收過去,笑道:「不是我小氣不讓你瞧,只是白綫兒性情躁急,萬一傷着了你,如何是好!」
沈木風接道:「第2個辦法呢?」
金花夫人道:「解鈴還需繫鈴人,既是這位道長惹惱了它們,還是請這位道長施捨點東西,喂餵牠們。」
沈木風道:「什麼東西?」
金花夫人笑道:「最好是一條手臂,如是這位道長捨不得的話,那就請斬下三恨手指……」
雲陽子冷哼一聲,道:「貧道如若不答應呢?」
金花夫人笑道:「那就只好用你的心肝餵牠們了。」
她言詞鋭利、毒辣,這等滲酷之言,由她口中說出,卻始終面帶笑容,若無其事一般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回顧了雲陽子一眼,笑道:「雲陽道兄遠來是客,我沈木風力一莊之主,豈可這般對待佳賓,在下自有道理。」
舉起雙掌,互擊一響。時尚書屋
一個綠衣美婢,應聲走了過來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神情冷肅他說道: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綠衣美婢道:「小婢荷花。」
沈木風道:「本莊主想向你借點東西,不知你肯不肯答應?」
荷花道:「莊主之命,奴婢怎敢推辭。」
沈木風道:「很好,很好,把你的左臂斬下來吧!」
荷花獃了一獃,道:「奴婢自奉命調到望花樓來,從沒有半點錯誤……」
沈木風接道:「這個我知道……」
目光一轉,望着周兆龍道:
「二弟可帶有匕首嗎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