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11 頁


雲陽子道:「那是在夫人你那裡了?」金花夫人道:「除我之外,世間恐怕已無第2個人有!」雲陽子道:「看起來,我掌門師兄,也是被你施放毒物算計的了?」金花夫人道:「你如一定想知道,那就不妨告訴你了。」雲陽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11 / 0)

周兆龍躬身而起,從身上摸出一把匕首,恭恭敬敬的遞了過去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沈木風接過匕首,放在桌上,道:「你自己動手吧!」
蕭翎只瞧得熱血上騰,激動他說道:「大哥,無緣無故,如何要她自殘肢體……」
沈木風伸出左手,輕輕拍了蕭翎兩下,接道:「三弟不用多管,難道當真要雲陽道長自斷一隻手臂不成?」
荷花似是已自知難免,一咬牙,伸手去取桌上匕首,道:
「莊主之命,奴婢怎敢不遵。」
雲陽子長劍一探,按在匕首之上,說道:「姑娘且慢,貧道有幾句話說。」
沈木風道:「道長請說。」
雲陽子道:「貧道惹出的事情,豈肯讓一個無緣無故的女子擔當,要貧道自斷一臂,亦非難事,但先請莊主交出解藥。」
金花夫人笑道:「解藥雖有,但卻不在沈大莊主那裡。」
雲陽子道:「那是在夫人你那裡了?」
金花夫人道:「除我之外,世間恐怕已無第2個人有!」
雲陽子道:「看起來,我掌門師兄,也是被你施放毒物算計的了?」
金花夫人道:「你如一定想知道,那就不妨告訴你了。」
雲陽子道:「貧道洗耳以待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毒物是我所有,但卻借宇文兄的手中放出。」
雲陽子臉上神情,片刻間,連現數種變化,道:「夫人如肯相贈解藥,貧道願自斷一臂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此一事,彼一事,兩件事豈可混為一談。」
只聽嚓的一聲,紅光迸冒,濺飛一片血珠,荷花一條左臂,已然齊肘而落。時尚書屋
原來雲陽子和金花夫人談話,荷花突然抽出匕首,自己斬了一條左臂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兩目中冷芒如電,凝注着金花夫人,道:「我還未聽說過蜘蛛能吃人手臂。」
右手疾伸而出,點了荷花左臂穴道,替她止了流血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提起斷臂,遞給金花夫人,道:「這隻手臂,不知是否可用?」
金花夫人接入手中,道:「自然是可以用了……」
目光一轉望着蕭翎,道:「小兄弟不是想見識一下麼,留心了。」
右手一揮,半截斷臂直向蛛網中投了過去。時尚書屋
斷臂沾在那蛛絲之上,前後一陣閃蕩後,停了下來。時尚書屋
八隻黑蜘蛛疾快的回奔過去,齊齊奔向那只斷臂,動作之快,目不暇接,一剎那間,八隻黑色的蜘蛛,竟然一齊叮在那斷臂之上。時尚書屋
眼看著那渾圓雪白的小臂,緩緩的枯了下去,斷臂中的存血,似已被八隻黑蜘蛛吸完。時尚書屋
蕭翎只看的臉色微變,長嘆一聲,道:「吸血的蜘蛛!」
金花夫人咯咯嬌笑道:「不錯,吸血的蜘蛛,這是毒絶天下的奇種蜘蛛,小兄弟,你今天是否算開了眼界?」
蕭翎心中既是驚駭,又對金花夫人生出了無比的厭惡,暗暗付道:這女人的心腸當真是毒過蜂針蛇蝎……
沈木風素來是喜怒不形于色,但目睹這一幕蜘蛛吸血的奇事,亦不禁臉色微變,輕輕嘆息一聲,言道:「兄弟久聞金花夫人為苗疆第1位役施百毒的高手,今日算是有幸一睹了!」
金花夫人伸出雪白的玉手,理了理頭上的長髮,笑道:「好說,好說,沈大莊主誇獎了,妾身雖然僻居邊陲,但卻常和中原武林人物往來,久聞沈大莊主身負絶世武功,不知可否現露一二,讓妾身也一廣見聞?」
她雖然是苗疆之人,但言詞文雅,聲音清脆,有中原兒女的氣度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暗暗忖道:她逼我現露武功,不知是何用心,這女人嬌媚迷人,全身帶滿了無數奇奇怪怪的毒物,雖然還不知她真正的武功如何,但心機的深沉,已然可見端倪,倒是不得不防她一着。時尚書屋
心念警惕暗生,口中卻是微笑說道:「兄弟一點微未之技,只怕有污夫人的雙目,好在來日方長,總有讓夫人看到之時,此刻此情,高賓遠來,兄弟如不藏拙,恐難脫炫露之嫌。」
金花夫人淡淡一笑,道:「沈大莊主說的不錯,咱們談論正事要緊。」
那荷花雖被蕭翎點了穴道,止了流血,但斷臂之疼,豈能易受,只疼得臉色慘白,冷汗直流,但她深知百花山莊的規矩,一向森嚴,故仍強自咬牙忍受,靜立不動,一聲不出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回顧了荷花一眼,道:「你可以退下去休息一下了。」
荷花躬身說道:「多謝大莊主的恩典。」
回過身子,緩步而去。時尚書屋
她雖然極力保持平靜,和走路姿勢的端正,但傷疼刺心,疼得她嬌軀微微顫動,身軀搖擺不定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望着她踉蹌的步履,不禁心頭黯然。時尚書屋
八隻奇毒的蜘蛛,吸完荷花臂上存血,立時靜止不動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回顧雲陽子一眼,笑道:「武當派在江湖地位崇高。道長在武當一門,身份僅次於掌門無為道長,無為道長派道兄大駕親臨敝莊,想是定能全權做主了?」
雲陽子道:「貧道奉敝掌門的令諭而來,只限于談論易換解藥之事,不及其他。」
沈木風道:「如是令師兄不幸逝去,武當一派掌門之位,自是舍道兄莫屬了?」
雲陽子道:「各門各派,都有它們的規矩,掌門之位如何傳接,似和別人無涉。」
沈木風淡淡一笑,道:「如是在下相助道兄一臂,接掌武當門戶,榮任掌門之位,不知道兄意下如何?」
雲陽子嚴肅他說道:「木門中人才鼎盛,敝掌門縱然是當真的毒發而死,也輪不到貧道接掌門戶,此事不勞費心了。」
沈木風看名位利祿都難誘使雲陽于投靠百花山莊,不禁臉色一變,道:「好!那咱們就談談令師兄的生死之事。」
雲陽子道:「這才是貧道此來最首要的大事,也是唯一的一件事情。」
沈木風望了金花夫人一眼,道:「這位道兄性格高做,不屑和咱們論事,夫人,你和他談談解藥的事吧!」
金花夫人笑道:「但憑沈大莊主裁決,妾身是無不遵命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