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14 頁


宇文寒濤輕輕咳了一聲,道:「夫人當真是有着過人之才。兄弟的意思,是想由夫人和沈兄兩人之中,推舉出一位主盟大局之人,也好收事令統一之效。」沈木風道:「夫人千里跋涉而來、應為盟首。」金花夫人凝目尋思了片刻,道:「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14 / 0)

宇文寒濤生恐兩人言語衝突起來,趕忙介面說道:「沈兄十年前已然領袖中原綠林,夫人也坐鎮苗疆,雄視一方,兩位都是號令一方的霸主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語聲微微一頓,笑道:「但此刻形勢不同,攜手合作,貴在相互忍讓,何況目前已然騎上虎背,欲罷不能……」
輕輕嘆息一聲,回望着金花夫人,接道:「夫人已在那雲陽子的面前,承認了咱們暗算無為道長的事,那無疑與武當為敵,武當派聲勢浩大,而且和少林、峨眉、青城等互通聲息,守望相助,事情閙開之後,少林,峨眉等定然會拔刀相助,夫人和沈大莊主,如再不能和衷共濟、誠心合作,正好授人以可乘之機。」
沈木風點頭說道:「宇文兄的高論不錯,兄弟是由衷的佩服。」
金花夫人沉吟了一陣,笑道:「你言未盡意,怎的忽然不說了?」
宇文寒濤輕輕咳了一聲,道:「夫人當真是有着過人之才。兄弟的意思,是想由夫人和沈兄兩人之中,推舉出一位主盟大局之人,也好收事令統一之效。」
沈木風道:「夫人千里跋涉而來、應為盟首。」
金花夫人凝目尋思了片刻,道:「大莊主不用客氣,強賓不壓主,還是由大莊主主盟的好。」
宇文寒濤笑道:「如論兩位的才智武功,都足以主盟大局,不過兄弟之見,還是沈兄主盟的好,夫人雖然身負絶技,但因久居苗疆,對中原形勢,不甚瞭然,不如沈兄調度得宜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妾身也是這般看法,沈大莊主也不用再推辭了。」
沈木風道:「兩位這般說法,兄弟是恭敬不如從命,但兄弟有一件心願,必得先予說明,能得兩位允准,兄弟才敢答允。」
金花夫人回顧了宇文寒濤一眼,默不作聲。時尚書屋
宇文寒濤道:「沈兄有何高見,儘管請說。」
沈木風道:「運籌帷幄,決勝千里,貴在事令統一,兄弟才學平庸,勢難獨當大任,因此每一件重大決定,還得兩位參與其中,共商良策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應該如此。」
沈木風淡淡一笑,道:「事情如經決定那就義無反顧,兩位還得率先遵行,以重盟規,因此兄弟主張設制一面盟旗,令旗所至,任何人不得有違。」
金花夫人笑道,「那玉仙子畫像一事,當不在此限之中……」
沈木風接道:「夫人取笑了,在下既然已答允了那玉仙子的畫像,歸於夫人所有,難道還會反悔不成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宇文寒濤道:「沈兄言之有理,那盟旗當由兄弟負責設計。」
沈木風道:「好!兄弟已派出快馬,邀請昔年故友、舊屬,和幾位盛譽卓著的高人,舉行一場群英大會,兄弟想藉機邀請他們入盟。」
宇文寒濤笑道:「沈兄重出江湖一事,已然使武林震動,這一場群英大會,勢必將引起各大門派的注目。」
沈木風微微一笑,道:「寧文兄過獎了。」
金花夫人介面說道:「群英大會,尚有一段時間,咱們盡可從長相商,眼下有一樁事,還得沈莊主早作決定。」
沈木風道:「可是雲陽子那正午之約?」
金花夫人道:「是啊!那牛鼻子只限定一隻小舟,四人與會,莊主可曾想過哪四個人去嗎?」
沈木風道:「有勞夫人一行,宇文兄隨伴夫人同行。」
宇文寒濤頗感意外他說道:「沈兄不去嗎?」
沈木風笑道:「兄弟不去了,由我二弟、三弟代我就是。」
金花夫人笑道:「百花山莊的隱秘已露,莊中隨時可能會有強敵來襲,由大莊主坐鎮莊中,自是上策。」
沈木風笑道:「夫人才慧過人,此行定然是馬到成功,在下先為夫人浮一大白。」
舉起面前酒杯,一飲而盡。時尚書屋
金花夫人也舉起面前酒杯,一口喝乾,笑道:「但願不負莊主厚望。」
沈木風目光一轉,掃掠了周兆龍和蕭翎一眼,道:「二弟、三弟,下樓去休息一會,聽我之令,隨從夫人趕赴正午之約。」
蕭翎欠身而起,當即下樓而去。時尚書屋
望花樓半宵時光,使他大開了一次眼界,也使他感覺自己跌入了一個布好的陷阱之中。時尚書屋
他滿懷着激憤憂鬱,直奔入蘭花精舍。時尚書屋
金蘭、玉蘭,早已盛裝含笑,迎候在蘭花精舍之外,但見蕭翎滿臉溫意,不禁笑容一斂,悄然隨蕭翎身後而入。時尚書屋
玉蘭捧了一杯茶,輕步走到了蕭翎身側道:「三爺,可是生奴婢們的氣嗎?」
蕭翎搖搖頭嘆息一聲,說道:「和你們毫無關係,你們退下去吧,我要靜靜的坐一會。」
二婢知他脾氣,不敢停留,悄然掩門而退。時尚書屋
蕭翎熄去燭火,和衣而臥,只覺思緒如潮,湧上心來,哪裡能夠睡的安穩。時尚書屋
突然間,傳來了一個沙啞的聲音,道:「三弟睡了嗎?」
這聲音異常熟悉,蕭翎一聞之下,立即辨出是沈木風,一躍而起,道:「大哥嗎?」
但聞門聲呀然,火光一閃,金蘭舉着火摺子當先走了進來,燃起燭火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背負雙手,緩步踱入室中,笑道:「今午之約,金花夫人為主,兄弟要聽她之命行事。」
蕭翎欠身應道:「這個小弟知道。」
沈木風道:「那玉仙子的畫像,乃一代畫聖時天道的絶筆,珍貴無比,如說價值,實在高過那三奇真訣,如是落入那金花夫人之手,未免是太可惜了!」
蕭翎望着沈木風,茫然說道:「大哥不是已經答應,那玉仙子的畫像,歸於金花夫人所有嗎?」
沈木風點頭笑道:「不錯,為兄的雖然是答應了,但兄弟沒有答應啊!」
蕭翎道:「可是要小弟搶回畫像嗎?」
沈木風道:「眼下咱們正在需人之際,那金花夫人武功高強,尤其是那滿身毒物,舉世間,不作第2人想,對咱們乃是大大的一個幫手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