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28 頁


染了一種絶症,就是躺在那棺木中之人,你剛纔已經瞧到了。」蕭翎道:「她還活着嗎?」黑衣人點點頭,道:「她病勢發作之後,就和死人無疑,我必得點她幾處穴道,以保住她最後一口元氣不散,護住心脈,然後再設法替她療治,每次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28 / 0)

蕭翎道:「什麼辦法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黑衣人道:「看你的神態,似是有着很好的武功……」
蕭翎道:「武功麼,略知一二。」
黑衣人道:「內功愈深的人,效果也愈大……」
蕭翎聽得茫然不解,大聲喝道:「你在胡說什麼,叫人聽不明白。」
那黑衣人道:「我每日為你預備下最好吃的東西,只要你肯和我合作,我絶不傷害你的性命。」
蕭翎道,「你在說些什麼?」
那黑衣人忽然變的很有耐性,笑道:「我走了很多地方,一直就未瞧到過有你這般的人物,只要你肯幫忙,小女定然是有救了。」
蕭翎笑道:「如若是救人的事,在下倒是願盡心力,你說出來聽聽吧,要我如何幫忙?」
那黑衣人道:「小女患染了一種絶症,就是躺在那棺木中之人,你剛纔已經瞧到了。」
蕭翎道:「她還活着嗎?」
黑衣人點點頭,道:「她病勢發作之後,就和死人無疑,我必得點她幾處穴道,以保住她最後一口元氣不散,護住心脈,然後再設法替她療治,每次她都能幸得生還……」
蕭翎道:「有這等事,那你的醫道不錯啊!」
黑衣人道:「這倒不是老夫自誇,當世之間,恐難再有超過老夫醫道之人。」
蕭翎仔細瞧去,只見他臉上的肌肉僵硬,除雙目可以轉動,嘴巴可以說話之外,怎麼看也不像一個活人面孔,暗道:這麼樣一位形容古怪的人,還要自誇醫道絶世,如若他說的是實話、當真是人不可貌相了。時尚書屋
只聽那黑衣人接著說道:「老夫到此,本想訪一位摯友,但小女的病勢,卻突然發作,老夫不得不暫棲身這古廟之中,先設法救了小女之命,再去拜訪那位故友。」
蕭翎道,「你說了半天,還未說出救人之法,但在下得事先說明,對醫道我可是一竅不通!」
黑衣人道:「那倒不勞費心,只要你答應救助小女就行了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道:「好吧,我答應。」
那黑衣人喜道:「好極了。」
突然伸手摸出了一個玉杯,和一把細微鋒利的鐵管遞了過去,道:「你先放出一杯血來,讓我瞧瞧你的血色如何?可否能用?」
蕭翎獃了一獃,道:「要放出一杯血來?」
黑衣人道:「怎麼?你自己答應的,現在又後悔了不成?」
蕭翎心中暗道:不錯,我確實答應過他,拿起那鋒利的細小鐵管一瞧,不似塗有毒藥,當下說道:「如果令愛當真能被在下身上一杯血救活,蕭某有何吝惜。」
舉起鐵管,刺入了左臂之上,果然鮮血由那鐵管中流了出來,片刻間已流半杯。時尚書屋
但聞那黑衣人高聲說道:「可以了,不用放啦。」
那黑衣人接過玉杯,高高舉起,仔細的瞧了一陣,然後用舌尖伸入杯中抵了一下,品嚐了一陣,突然笑道:「好血,好血!」
蕭翎心中一僳,道,「人身血液,其味如一,難道我身上之血,和別人不同嗎?」
那黑衣人眉字間,洋溢着一片歡愉,說道:「不同,不同,這裡面學問大了,我走遍天涯,嘗過無數人的血液,但卻以你身上的血最好!」
蕭翎道:「老前輩既是位岐黃妙手,為什麼不把令愛的病勢一次治好?」
黑衣人道:「良藥苦難求,老夫雖然有回春之手,也是無可奈何!」
蕭翎道:「你帶著重病奄奄的愛女,走遍天涯海角,可就是為她尋藥的嗎?」
黑衣人道:「十幾年來,我足跡遍及了大江南北,但終於被我尋到了療治小女病勢的良藥!」
蕭翎道:「不知那藥在何處?」
黑衣人道:「就在這座荒涼無人的古廟之中。」
蕭翎四顧一眼,道:「靈藥生天地,想不到你天涯海角都找不到的良藥,竟然生長在這荒涼的古廟之中。」
黑衣人微微一笑,道:「小女雖然身罹重病,但她的容貌,卻依然是嬌若春花,你答允賜血給她,那是她的救命恩人,請過來瞧瞧小女的容色如何。」
蕭翎搖頭笑道:「在下適纔不知,多有冒犯令愛,此刻既已知道,豈可再有冒犯,男女不便,不用瞧了。」
那黑衣人左手揭開棺蓋,說道:「有老夫在此,瞧瞧何妨!」
蕭翎暗道:這人枯瘦如柴,卻偏把女兒說的嬌艷如花,倒不妨瞧瞧,看他女兒究竟是何等模樣,舉步走了過去,正待探頭瞧向棺中,突然腰問「京門」穴上一麻,不禁心神大震,左手正待回拍出去,左臂「天井」、「曲池」二穴,又已被人點中,緊接着「五樞」、「維道」二穴,又是一麻。時尚書屋
他全身之上,五處要穴均已被點,就是莊山貝、南逸公等也是禁受不起,身子搖了兩搖,一交跌倒地上。時尚書屋
那黑衣人拍拍雙手,笑道:「年輕輕的,竟有如此功力,唉!可惜呀!可惜!」
蕭翎雖被點了五處穴道,但無一處啞穴,全身的勁力雖已失去,但口還能言,怒聲喝道:「在下早該存具戒心才對,但卻被你巧言所騙,遭你暗算,大丈夫死而何懼,誰要你假慈悲了!」
那黑衣人微微一笑,道:「小女沉痾、世無良藥可醫,兄台乃是她救命之人,老夫這裡先謝過。」
蕭翎道:「要我救你女兒之命,應該好好的商量才對,為什麼還要暗算於我?」
黑衣人笑道:「此等事情,不是商量能成,此刻你為老夫所制,縱然是告訴你,也不妨事。」
他輕咳了一聲,接道:「老夫要把你身上之血,放人我女兒的體內,小女固然是沉菏可起,但你卻失血枯死,此等事情,豈是可以商量的嗎?如若老夫和你商量,你是否能夠答應呢?」
蕭翎獃了一獃,道:「在下從未聽人說過,有此等療病之法!」
那黑衣人又道:「別忘了老夫乃當代第1神醫,別人視為難事,但老夫卻易如反掌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