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32 頁


退開,出言相激蕭翎,要他到室外比試,但蕭翎竟是不吃激將之法,反而蹲下身去,這一來。毒手藥王只嚇的三魂出竅,七魄飛天,本是正在出言相激蕭翎,卻變成了改口相求。蕭翎緩緩抬起頭來,冷冷說道:「我如要傷她之命,只不過是舉手之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32 / 0)

蕭翎突然伸手拔出「天突」穴上的銀針,緩緩站了起來,向毒手藥王說道:「像你這般殘忍冷酷的人,卻有着這樣一個善良的女兒,唉!父女之間,一惡一善,竟有如天壤之別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毒手藥王怒道:「你敢教訓老夫!」右手一揮,一指點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一閃避開,退後兩步。時尚書屋
毒手藥王駭然躍退,高聲說道:「走!咱們到室外較量,你如能……」
突然改口說道:「不能傷我女兒,她從未做過一件壞事。」
原來蕭翎退了兩步之後,剛好站在那少女身側,只要一抬腳,就可踏在那少女前胸之上。時尚書屋
毒手藥王急怒出手,忘了愛女和強敵,只不過兩步之隔、攻出一招,立時警覺,駭然退開,出言相激蕭翎,要他到室外比試,但蕭翎竟是不吃激將之法,反而蹲下身去,這一來。毒手藥王只嚇的三魂出竅,七魄飛天,本是正在出言相激蕭翎,卻變成了改口相求。時尚書屋
蕭翎緩緩抬起頭來,冷冷說道:「我如要傷她之命,只不過是舉手之勞……」
毒手藥王急道:「她身體虛弱無比,你縱然碰她一下,也可能要她的命!」
蕭翎道:「你如能以慈愛女兒之心的一半,施愛世人,只怕你那毒手藥王之名,早已被稱作神手藥王了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別碰我女兒一下,咱們好好商量,只要是老夫能力所及、我都會答應你。」
蕭翎低頭看去,只見那少女早已緊閉雙目,鼻息聲微,似已睡熟過去,不禁一獃,暗道:怎的這等快法,剛剛還在對我說話,眨眼竟已是睡熟過去……
忽見火光一閃,毒手藥王晃燃起一個火摺子,高舉手中,緩緩走了過來,臉上是股驚怒交集的神情,自言自語地說道:「你如敢動我女兒一下,害她死去,我要殺死一千一萬個女孩子替她償命。」
蕭翎聽得一愣,道:「我如殺了你的女兒,兇手是我,你不找我報仇,又為什麼要去殺那些無辜的人?」
毒手藥王道:「我要殺上一萬個女孩子,到陰間去陪她,免得她孤苦伶仔,無人陪她玩耍,然後再殺了你替她報仇,然後再毒死天下所有學會武功的人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心中大震,暗道:這人對別人手段毒辣,對女兒竟然這般深情,這移愛之恨,竟然要發泄到天下武林人物的身上……
只見那毒手藥王低頭望了那少女一陣,道:「你沒有傷着她?」
蕭翎道:「傷一個毫無反抗之力的女子,在下還不屑為得,何況,她對我還有着救命之恩……」
毒手藥王接道:「不錯,不錯,如不是小女勸告,哪裡還有你的命在。」
他看到女兒無傷,激動的心情逐漸平復了下來,長長嘆息一聲,接道:「可憐小女她救了你的性命,卻害她自己又陷入病苦的折磨中。」
蕭翎突然站了起來,道:「走!咱們到室外草地上去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幹什麼?」
蕭翎道:「我要好好的教訓你一頓。」
毒手藥王一躍而起,正想發作,忽然又忍了下去,緩緩說道:「你武功雖然不弱,但絶不是老夫之敵。」
他原想怒叱蕭翎幾句,但見蕭翎仍然站在女兒身側,舉手之間,即可傷到女兒,乃強把怒火按了下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大步向前行了幾步,道:「我不離開令愛遠些,你也不敢對我發作,現在你不必擔心我傷害她了。」
毒手藥王望了蕭翎一眼,點頭說道:「你小小年紀,倒有英雄氣概,老夫也不和你一般見識了,你可以走啦!」
蕭翎道:「你點我穴道,放我身上之血,豈能就此算了,如不讓你吃點苦頭,我不是太吃虧了?」
毒手藥王冷冷道:「你當真要和老夫動手嗎?」
蕭翎沉吟了一陣,道:「你要放完我身上之血,置我死地,但你的女兒,卻救了我的性命,恩怨相抵,也該算了。」
拉開大門,大步而去。時尚書屋
毒手藥王沒有出手阻擋,望着蕭翎的背影,消失在門外夜色中。時尚書屋
蕭翎長長吁一口氣,繞回那存放棺木的廂房中,但見兩個棺材蓋子,都已打開,棺中空空洞洞一無所有,心中忖道,中州二賈已在這棺木中放下書信,自該蓋好棺蓋,此刻棺蓋大開,那留書必已被人取去,適纔金花夫人和那玉蘭來過,留書極可能落在兩人的手中……
一想到棺中留書,陡然心中一震,暗道:那中州賈探聽我的消息,涉險偷探百花山莊,想那莊中防守嚴密,中州二賈縱然是武功高強,只怕也難以平安的退出百花山莊,一念動心,立時躍出廂房,施展開輕功,疾向百花山莊奔去。時尚書屋
直待到了百花山莊,才突然想到自己已是百花山莊中的三莊主,那中州二賈,縱然有着什麼凶險,也是不便出手相救,怎生想個法子掩去真正面目……
付思之間,瞥見周兆龍緩步走了出來,道:「三弟到哪裡去了?」
蕭翎鎮定了一下紛亂的思緒,道:「一言難盡,小弟几乎被人放完身上存血而死……」
周兆龍原本冷肅的臉上,泛起了驚訝情,道:「有這等事,什麼人這般大膽?」
蕭翎暗想:經過之情,絶不能照實說出,看來只有編造一番謊言了。時尚書屋
他本不善機詐,但自聽金花夫人一番話後,心中已然提高了警惕,沈木風輕描淡寫的幾句話,半騙半強的取走了玉仙子的畫像,更是使他警黨到了自己處境,表面上受盡了寵愛,骨子裡卻是風急浪湧、險惡異常,再在那古廟中聽得中州雙賈的對答之言,幾下里印證所得,已感覺到,自己正陷入泥沼之中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