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38 頁


蕭翎暗暗想道:由此歸家,自是該坐船的好,但船上必有他們派遣的水手,我的行動,一直在他們監視中,倒不如坐原車的好,當下說道:「我仍乘原車而行,不勞費心了。」包子威應了一聲,躬身退去。蕭翎打量了一下室中佈設和院中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38 / 378)

蕭翎目光轉動,早已不見金蘭,心中自是納悶,正待開口詢問,那包子威似已瞧出了蕭翎心中所思之事,搶先說道:「三位姑娘都己由內人接入內廳款宴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這一席晚宴,就在包子威恭謹中匆匆用過,蕭翎雖然是受盡了尊嚴禮遇,但卻有着枯燥無味之感。時尚書屋
晚宴過後,包子威親自送蕭翎到安歇之處。時尚書屋
這是座擺滿鮮花的精緻跨院,錦帳綉被,布設的極盡豪華。時尚書屋
包子威待蕭翎落座之後,恭恭敬敬他說道:「三莊主幾時上路?」
蕭翎道:「明晨一早就走。」
包子威欠身說道:「三莊主是乘坐原車,還是換坐快舟,請吩咐一聲,也好讓屬下準備。」
蕭翎暗暗想道:由此歸家,自是該坐船的好,但船上必有他們派遣的水手,我的行動,一直在他們監視中,倒不如坐原車的好,當下說道:「我仍乘原車而行,不勞費心了。」
包子威應了一聲,躬身退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打量了一下室中佈設和院中形勢,熄去燭火,盤膝坐在榻上,運氣調息。時尚書屋
但他腦際思潮起伏,竟然難以靜下心來,他想到玉蘭、金蘭的反常情態,在兩人的心底處,似是隱藏了一樁很大的隱秘;還有那唐三姑也變的痴痴獃獃,其間定有隱情,明天上路之後,必得設法追問個明白不可。時尚書屋
他打定了主意,心情也逐漸的靜了下來,真氣逐漸由丹田升起,衝上了十二重樓。時尚書屋
需知他內功正值精進之期,每次調息,必入渾然忘我之境,也正是修習上乘內功最危險的時期,如若在他靜坐之時,有人暗中施襲,縱非必死,亦得重傷。時尚書屋
不知過去了多少時間,突被一陣兵刃接觸的金鐵交嗚聲驚醒過來。時尚書屋
睜眼看去,窗外月光如水,有兩條人影,正自迴旋交錯在月光下。時尚書屋
蕭翎暗道一聲慚愧,起身離榻,輕步行至窗口。時尚書屋
凝神望去,只見包子威舞着一柄金刀,和一個全身夜行勁裝,施用文昌筆的大漢,正在打的難解難分,那大漢筆法十分辛辣,攻勢凌厲,着着都指向包子威的要害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包子威武功亦是不弱,手中一柄金刀,環身飛繞起一片光幕,任那施筆大漢攻勢凌厲,一時間也無法取勝。時尚書屋
蕭翎只瞧的心中暗暗奇怪:這座廣大的宅院,如若是百花山莊中的分舵,絶不至只有包子威一人,何以不見有人助戰?時尚書屋
他心中疑團未解,場中形勢已變,但見包子威金刀疾變,展開了反擊,一時間刀光大盛,反把那施筆大漢圈入一片刀光之中。時尚書屋
蕭翎暗中觀戰,長了不少見識,原來包子威在初動手時,隱藏寶刀,採取守勢,先讓那施筆大漢放手搶攻,直待瞧出他筆法中的漏洞,智珠在握,才展開了反擊之勢,招數變化,盡找施筆大漢的缺陷,那大漢果然被迫的手忙腳亂起來,幾度要振作反擊,但一直是力難從心。時尚書屋
搏鬥中突然一聲悶哼,刀光筆影,突然收斂,那施筆大漢身子搖動了一陣,一交跌倒在地上,包子威左手疾出,點了那人穴道,還刀入鞘,對著蕭翎臥房抱拳一禮,道:
「屬下無能,致令敵人侵入了三莊主息駕的跨院中,驚擾好夢,心中不安的很。」
蕭翎吃了一驚,暗道:原來他早已知道我醒了過來,暗中觀戰的事……
心中念頭電轉,口中卻緩緩應道:「不妨事。」
包子咸道:「多謝三莊主的大量。」
伸手提起那施筆大漢,回身退出跨院。時尚書屋
蕭翎心中納悶,幾次想叫那包子威進來問問,那施筆大漢是何等人物,夤夜來此為何?但他終是忍了下去。時尚書屋
次晨起床,包子威早已在室外相候,兩個綠衣婢女,捧着漱洗用具恭候門外。蕭翎步入室外小廳,兩個婢女,立時奉上漱洗用具,待蕭翎梳洗完畢,包子威才緩步而入,長揖請安,但卻絶口不提昨夜中事。時尚書屋
蕭翎看那包子威神色平靜,似已忘了咋夜之事,也只好裝出一付若無其事的神情,說道:「她們起來了嗎?」
包子威道:「姑娘都已經準備好了行裝,坐待三莊主的動身令諭。」
蕭翎道:「好!你要她們即時登車,我們立刻上路。」
包干威道:「廳中已為三莊主擺下早點,屬下斗膽請三莊主食用過後再走。」
蕭翎本待推辭,但又覺堅決拒絶,使那包子威太過難看,只好隨往廳中,匆匆吃畢,上車趕路。時尚書屋
金蘭、玉蘭仍然是青衣小帽的書僮裝扮,唐三姑也是像昨日一般,登車之後,就靠在車欄上,似是大病未癒,一言不發。時尚書屋
蕭翎登上馬車,金蘭立時揚起手中長鞭,叭的一聲,馬車起動如飛而去。時尚書屋
只聽包子威高聲說道:「屬下恭祝三莊主一路平安。」
蕭翎心中憋了一肚子疑團,車行三里左右,立時掀簾而出,四外打量了一眼,伸手帶動馬緩,馮車向一條荒涼的山道上轉去。時尚書屋
他已暗定主意,今天非得逼出二婢和那唐三姑心中的隱秘不可。

第2十一回 施毒計顯殺機

這條荒涼的山道,連人跡也極少見,車行約二三里;已難再行,觸目荒草,一片蕭索,蕭翎一帶繮繩,馬車停下,冷冷說道:「金蘭、玉蘭,你們下去。」
二婢應聲下來,並肩而立。時尚書屋
蕭翎一帶繮繩,轉過馬頭,緩緩說道:「此地距那百花山莊不遠,你們如是想回百花山莊,那就請便了。」
金蘭嘆息一聲,道:「妾婢們如若有錯,三爺儘管責罵就是,為什麼要迫妾婢們重入虎……」
虎字說了一半,突然住口不言。時尚書屋
蕭翎道:「我瞧你們在百花山莊中還快活一些,還是回去的好。」
金蘭流下淚來,黯然說道:「三爺可是氣惱玉蘭妹妹嗎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分享與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