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43 頁


董公誠道:「百花山莊,積欠的血債大多,你三莊主縱然確未參與其事,但為那百花山莊的惡名所累,如想平安度過,只怕不是易事!」蕭翎劍眉微聳,道:「九大門派中人,雖然素為江湖同道敬仰,但亦不能欺人過甚,在下雖有忍耐之心,並非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43 / 378)

「貴莊保有這顆人頭,時間想是不短的了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搖頭說道:「這個在下就不知道了。」
董公誠道:「蕭兄雖是出道江湖不久,但早已聲名大噪,不知何以又加入那百花山莊?」
蕭翎苦笑一下,道:「這個,這個……」
他這個了半天,才道:「個中原因,不足為人道。」
董公誠目光一掠那箱中存物,道:「不瞞蕭兄,今日來此的人,非我們形意一門……」
蕭翎抬頭望了那遙遙的林木一眼,道:「我知道,那林中還有着很多高人,在監視兄弟。」
董公誠道:「不知三莊主如何來處理今日的事?」
蕭翎道:「在下實不知如何下手,還得就教高明。」
董公誠獃了一獃,道:「這個很困難了,據在下所見,那隱在林中之人,包括了少林門下高僧,以及三大門派中的高人。」
蕭翎道:「怎麼?他們都是來找我算帳的嗎?」
董公誠道:「百花山莊,積欠的血債大多,你三莊主縱然確未參與其事,但為那百花山莊的惡名所累,如想平安度過,只怕不是易事!」
蕭翎劍眉微聳,道:「九大門派中人,雖然素為江湖同道敬仰,但亦不能欺人過甚,在下雖有忍耐之心,並非是永無限制。」
枯木大師高聲說道:「他們或許有皂白不分之嫌,但他們每人都滿懷怨恨而來,如是把他們換了你三莊主,只伯你還不如他們忍耐之力,蕭施主如肯聽貧憎相勸,還望拿出最大的氣度,忍耐下去,不要使今日之局閙出流血慘事……」
他突然合起雙手,閉上眼睛,緩緩地接道:「蕭施主身負絶技,強過了老袖的預料,今日如是蕭施主不肯以無上定力,忍耐下一些屈辱,此後江湖上,必將是血雨腥風,永無寧日,貧僧固步自封,少在江湖之上走動,無緣會過血影子沈木風大莊主,但只聞他這綽號,和結下的遍地敵蹤,不難想見他是武功絶世的人,今日一睹三莊主,當使貧僧此信益堅……」
蕭翎冷冷接道:「大丈夫可殺不可辱,世人如若都把我蕭某人看成了萬惡不赦之徒,那也是沒有法子的事。」
枯木大師道:「榮辱之念,全系一心,今日群豪雲集,大興問罪之師,你蕭三莊主縱然可演出一場觸目驚心的流血慘劇,但何嘗不是你忍辱負重,還我清白的時機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道:「人之生死事小,而榮辱之事大,與其含辱偷生,毋寧載譽而死,更何況勝負乃是未定之數?」
枯木大師道:「話不是這麼說,任重而道遠,唯君子所能,因小不忍而大流血,並不是光彩,忍為百善之本,其中自有玄機。」
蕭翎道:「忍又如何?不忍又如何?」
枯木大師道:「化凶為吉,化暴戾為祥和,在你三莊主之手。個人榮辱事小,眾生平安事大。」
蕭翎聽得心中一動,道:「多謝大師指教。」
抬頭看去,只見那林中緩步走出來僧、俗老少四十餘個不同身份的人。時尚書屋
那些人中,有的已然拔出了手中的兵刃,滿臉殺機的走了走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舉手一揮,低聲對金蘭說道:「好好的保護她們兩人,上車去吧!」
金蘭應了一聲,扶着唐三姑和玉蘭登上了馬車。時尚書屋
蕭翎長吁一口氣,盡吐胸中憂悶,卓然而立。時尚書屋
那現身群豪,迅快的圍了上來,片刻之間,把蕭翎團團圍起。時尚書屋
靠西首一個身着孝衣、滿臉憂戚的少年,突然驚聲叫道:「家父的遺書!」撲跪在那木箱前面,拿起一封書信。時尚書屋
蕭翎目光一轉,只見那封套上寫的是:「文諭文娥吾妻啟閲」八個草書。時尚書屋
那少年情緒十分激動,跪在地上的雙膝和捧信的雙手,都不停的微微顫抖。時尚書屋
全場中二十餘道目光,都凝注在那少年手中的書信之上。時尚書屋
他們雖無人向蕭翎質問一言,但蕭翎卻有着惶惑不安的感覺,他覺出這些人的心中,都對他有着極深的仇恨,想到感慨之處,不禁失聲一嘆。時尚書屋
他這輕聲一嘆,立時便引出四周譏嘲的冷笑。時尚書屋
這是個很微妙的局面,沒有人開口說話,也沒人指說蕭翎,但形諸在蕭翎和群豪之間的氣氛,卻是異常的緊張,似乎都已在暗作準備,立時將展開一場生死的拚鬥。時尚書屋
蕭翎極力使自己心情平靜下來,想開口打破這緊張的沉寂,但卻一直想不出該如何開口。時尚書屋
忽聽枯木大師的聲音,傳入耳中說道:「小施主!沉住氣,此情此景,實是你日後命運所繫,必得以無上禪定之力,來迎接這殺機瀰漫,大變餓頃的一刻時光。」
蕭翎苦笑一下,無可奈何的望了枯木大師一眼。時尚書屋
突聽那手捧書簡,跪在地上的少年,喃喃說道,「爹爹一生光明磊落,沒有不可告人之事,母親思念爹爹,十年來與日俱增,不幸在月前去世,孩兒斗膽要拆閲你給母親的遺書了!」
四周群豪似是都和這身着孝衣的少年相識,而且還對他十分敬重,但又似和他十分陌生,無一人開口勸他一聲。時尚書屋
只見他打開封套,把信箋托在掌中,任命四周群豪觀看,蕭翎目光一掠群豪,轉目瞧向那張素箋,只見上面寫道:
字奉賢妻妝次,為夫被囚百花山莊,遍歷了一十七種不同的毒刑之後,恐已成殘廢之身,見此信有如見為夫最後一面,盼望顧念夫妻情分,善自珍視吾兒,撫養他成人長大,臨書匆匆,不勝依依……
下面落款卻是南派太極門,十二代掌門人石俊山。時尚書屋
信上之言,全是對他妻子的抱疚和付託,後面這落款,卻和信中內容,有些格格不入。時尚書屋
蕭翎心念一轉,忖道:是啦!想是這石俊山寫成此書之後,並無把握能把此信傳入他愛妻手中,才在他落款之上,寫下自己身份,萬一此信落入武林同道手中,也可轉入他南派太極門中。時尚書屋
但聞幾聲黯然的嘆息響起,似是四周群豪都對那石俊山寄有無限的同情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