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44 頁


手拭去臉上的淚痕,雙目中暴射出仇恨的光芒,凝注到蕭翎的臉上,道:「你是百花山莊中的三莊主了?」蕭翎抱拳說道:「兄弟正是蕭翎。」那身着孝衣少年,道:「家父死在百花山莊,有此函為證,自是不會假了,父仇不共戴天,在下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44 / 0)

那身着孝衣少年,雙目中淚水泉湧,滴在那信箋之上,雙手抖動的越發厲害,竟是連那信箋也摺疊不成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忽聽一個沉重的聲音傳了過來,道:「石掌門不用太過悲傷,令尊俠名滿江湖,江南武林同道誰不敬重於他,還望節哀應變,留下有用的身體,為令尊報仇。」
語聲未落,人群中,突然大步行出兩個五旬左右的老者,分站那少年兩側,說道:
「掌門人身負振興本門大責,和血海深仇,不可哭壞了身子。」
那身着孝衣的少年,緩緩站了起來,嘆道:「兩位師叔請代我保存此信……」
慎重的把手中書信,交給左邊一位老人,接道:「如若我不幸戰死,就請兩位憑藉此信,召集南派太極門下弟子,另立掌門人,不能讓南派太極門,因我一死從此絶跡江湖。」
他伸手拭去臉上的淚痕,雙目中暴射出仇恨的光芒,凝注到蕭翎的臉上,道:「你是百花山莊中的三莊主了?」
蕭翎抱拳說道:「兄弟正是蕭翎。」
那身着孝衣少年,道:「家父死在百花山莊,有此函為證,自是不會假了,父仇不共戴天,在下今日既然見了證據,心中已無懷疑,殺人償命,欠債還錢,在下要先向三莊主索回這筆血債。」
蕭翎不禁嘆息一聲,道:「石兄話雖不錯,但兄弟亦有隱衷,尚望能給在下一個辯說的機會……」
只聽人聲傳來,一個全身素衣的婦人,懷中抱著靈牌,急急奔了過來。時尚書屋
這婦人右手抱著靈牌,左手掩面,哭的哀哀淒淒,但奔來之勢,卻是快速無比,倏忽之間,已近群豪,直向場中闖來。時尚書屋
四周群豪,看她一個婦道人家,孝衣抱靈,都不自禁的向旁側讓去。時尚書屋
那婦人闖入場中後,反手由背上拔出長劍,高聲說道:「哪一位是百花山莊的莊主?」
蕭翎心中暗暗忖道:奇怪呀!這些人不似事先約好,但卻都及時趕來……
只聽那素衣少婦揚起手中長劍,指着蕭翎,怒聲喝道:「那人可是百花山莊的莊主?」
蕭翎無法否認,只好點頭說道:「不錯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素衣少婦道:「好!那我就先殺了你替我那夫君報仇。」
刷的一劍刺了過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只覺她刺來的一劍,又毒又辣,不禁心頭一震,忖道:這婦人劍招的辛辣,似是尤在那董公誠之上,我如再不出手還擊,只怕要傷在她的劍下……
就在他念頭轉動之間,那素衣少婦已然連貫刺出了八劍。時尚書屋
蕭翎雖以佳妙的輕功,閃開八劍,但已有着手忙腳亂之感。時尚書屋
那素衣少婦眼看蕭翎能夠一招不還的避開八劍,先是微微一怔,繼而放聲大哭起來,手中劍勢隨着那痛哭之聲,越發緊促起來,而且劍劍惡毒無比,均攻向蕭翎致命的所在。時尚書屋
蕭翎避開她八劍之後,已知遇上了勁敵,已然準備還手,卻不料她突然放聲大哭了起來,不覺間激起豪氣,暗道,我蕭翎豈能和一個弱女子一般見識。時尚書屋
但見那素衣少婦,劍招愈變愈詭奇,攻勢也愈來愈凌厲,蕭翎的處境也更見險惡。時尚書屋
蕭翎在勉強支撐下三四十個照面,已然有着措手不及之感,那素衣少婦手中的劍招,似已進入了佳妙之境,行雲流水般,源源不絶。時尚書屋
忽聽蕭翎大喝一聲,劈出一掌,一股強猛的劈空勁氣,迫開那素衣少婦。時尚書屋
凝目望去,只見蕭翎右手按在左肩之上,鮮血由手指縫上,透了出來,這一劍傷的不輕。時尚書屋
枯木大師低聲說道:「阿彌陀佛,小施主定力過人,貧僧十分佩服。」
他說的聲音微小,除了他身側有限幾人可以聽到之外,大都未曾聽到。時尚書屋
蕭翎臉色蒼白,肅然對那少婦說道:「你丈夫也許是當真的為百花山莊中人所傷,但我絶不是殺害你丈夫的兇手,我加盟百花山莊,只不過是數月間事,夫人如若硬要指說在下就是兇手,那也是沒法子的事情,但我得事先聲明,你如再出手,在下可要還擊了……」
那青衣少婦接道:「如沒有這般武功的人,也殺不了我那夫君。」
蕭翎怒道:「怎麼?你認定了我是兇手嗎?」
素衣少婦道:「不錯啊,只有你這般武功,才有殺死我夫君之能。」
蕭翎苦笑一下,道:「倒叫夫人過獎了。」
素衣少婦一振手中長劍,又是一劍刺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心知自己左肩受傷甚重,如若再不還手,只怕難再躲她十劍,右手一揮,迅快拍出,擊向那素衣少婦握劍的右腕。時尚書屋
那素衣少婦劍勢一沉,避開了蕭翎掌勢,一招「迴風弱柳」,反手劈出。時尚書屋
但見蕭翎的掌勢一揮,搶在素衣少婦前面,迫得她收劍退了兩步。時尚書屋
這素衣少婦劍招的毒辣,場中之人早已有目共睹,那確是極盡變化之能,但蕭翎掌勢的快速凌厲,更是出人意料,任那少婦手中劍招千變萬化,卻是一直為蕭翎掌勢壓制,無能發揮威力。時尚書屋
突聽蕭翎大喝一聲:「放手!」
砰的一掌擊在那少婦握劍的腕上,登時長劍脫手,跌落地上。時尚書屋
那素衣少婦左袖掩面,放聲大哭,放腿疾奔而去。時尚書屋
她來的突然,去的迅快,連那跌落在地上的長劍也未撿起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望着那少婦疾奔而去的背影,心中感慨萬端,說不出是怒是恨。時尚書屋
他左肩上的傷勢,更見嚴重,血水泉湧而出,濕透了半個衣袖。時尚書屋
枯木大師看到他慘白的臉色上;神色不停變化,心中暗暗震動,忖道:此人骨奇神秀,英華內斂,武功似己到不着皮相之境,日後成就,定是武林中一代人傑,今日如若逼他過甚,激起他的怒火,造出一番殺劫,不獲武林諒解,那是逼他為惡,為日後武林劫運着想,老袖必得出面助他一臂之力,解去這個死劫。時尚書屋
只見那身着孝服少年撩起長衫,取出了一把二尺不到的短劍,緩步行在蕭翎身前,說道:「在下石奉先,領教三莊主絶學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