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49 頁


,但也替三爺結下了無數的大仇血債。」蕭翎奇道:「結下了什麼深仇?」金蘭道:「大莊主隱身在車篷之中,不知施用的什麼武功,連傷了九個迫近馬車的武林人……」蕭翎接道:「你都看到了嗎?」金蘭道:「妾婢雖未看到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49 / 0)

金蘭一咬王牙,伸手又點了玉蘭的暈穴,緩緩對蕭翎說道:「三爺,賤婢實是該死,願聽三爺的責罰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怔了一怔道:「金蘭,你這話是何用心?」
金蘭道:「賤妾心中還存有一件隱秘,未曾告訴三爺。」
蕭翎淡然一笑,道:「什麼隱秘?」
金蘭道:「大莊主來過了……」
蕭翎心頭一震,道:「什麼?大莊主來過了,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?」
金蘭道:「那時三爺因失血過多,疲勞過甚,暈過未醒……」
蕭翎低頭望了傷處一眼,道:「我這傷口上的敷藥,可是大莊主為我敷的嗎?」
金蘭黯然說道:「大莊主把三爺扶入了馬車之中,替三爺敷上了藥物,但也替三爺結下了無數的大仇血債。」
蕭翎奇道:「結下了什麼深仇?」
金蘭道:「大莊主隱身在車篷之中,不知施用的什麼武功,連傷了九個迫近馬車的武林人……」
蕭翎接道:「你都看到了嗎?」
金蘭道:「妾婢雖未看到,但聽到了那慘叫之聲,共有九人。傷的定是九個人了。」
蕭翎道:「不知他們傷的如何?」
金蘭道:「聽那慘叫之聲的短促淒厲;只怕那些人難以再活了。」
蕭翎雙目中暴射出冷厲的寒芒,怒聲說道:「大莊主哪裡去了?」
金蘭道:「大莊主連傷了追兵之後,喝令妾婢停車,再三警告妾婢,不得把他到此之事,說給三爺知道,然後飄然而去……」
蕭翎緩緩接道:「我怎的一點都不知道呢?」
金蘭道:「大莊主扶三爺上車之時,順手點了三爺兒處穴道,三爺自然是不知道了。」
蕭翎道:「可是你推活了我的穴道嗎?」
金蘭點頭說道:「這輛篷車,已然成了江湖間仇恨和凶殘的標誌,咱們如若乘此車趕路,不知要招惹多少麻煩……」
蕭翎長長嘆息一聲。接道:「我知道你想要棄車而行,以避人耳目,逃過攔劫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蘭接道:「三爺雖然是勇武過人,但身受重傷未癒,豈能和眾多武林高手為敵,妾婢之意,不如先避敵勢,待傷勢痊癒之後再……」
蕭翎搖搖頭道:「我知道你是好意,但此事關係太大,我們如易裝棄車而逃,或可避開人們的耳目和迫蹤鐵蹄,但此後只怕永難解說清楚了!」
金蘭道:「人無遠慮,必有近憂,目下的誤會,恐已非三爺口舌所能解釋,妾婢之意只是暫避敵鋒,日後再行設法……」
蕭翎道:「大丈夫頂天立地,做事為人,豈可畏首畏尾,何況,玉蘭和唐姑娘服用的化骨毒丹,毒性發作在即,如若咱們棄車易裝而走,縱然能避開天下英雄耳目,也將使百花山莊送藥之人,找不到咱們的行蹤,豈不要延誤了兩人的性命。」
金蘭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三爺英雄肝膽,兒女心腸,妾婢何幸,得能追隨左右……」
蕭翎苦笑一下,道:「你不要捧我了,堂堂七尺之軀,不能保護你們的安全,反賴你伸手相助,想來使人慚愧的很……」
突聞蹄聲得得,傳了過來。時尚書屋
金蘭駭然震動,急急說道:「有人來了,咱得快些走了。」
伸手打開車簾。時尚書屋
蕭翎道:「來不及啦……」
語聲未落,突聽嗤的一聲,一道寒芒,穿過車篷而入。時尚書屋
蕭翎一皺眉頭,伸手接住了飛來暗器。時尚書屋
金蘭低聲說道:「三爺,車中地方狹小,閃避不易,不如到車外去吧!」
蕭翎道:「好!你好好的照顧着兩人,別讓她們受了暗算。」
金蘭道:「妾婢盡我之力。」
她自知無能如蕭翎一般用手去接暗器,唰的一聲,抽出長劍,擋在玉蘭和唐三姑的身前。時尚書屋
蕭翎躍出馬車,抬頭看去,只見兩匹健馬,勒繮站立在七八尺外。時尚書屋
當先一人方臉虎目,滿臉紅光,身着天藍長衫,胸垂花白長髯,正是那八手神龍端木正。時尚書屋
緊傍他身側,站着個全身青衣,面目姣好,端莊嚴肅的青衣少女,背上斜斜插着一柄長劍。時尚書屋
蕭翎目光一掠兩人,拱手說道:「原來是端木大俠……」
端木正冷冷接道:「冤家路窄,今日又叫咱們碰上了!」
蕭翎微微一笑,道:「兩位苦苦追蹤在下,不知為了何故?」
端木正冷冷說道:「不用我們費心動手,自會有人前來找你算帳……」
回顧了那青衣少女一眼,接道:「雪兒,咱們走吧!」
一帶繮繩,撥轉馬頭奔去。時尚書屋
那青衣少女應了一聲,拍馬緊追端木正身後而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望着兩人疾去的背影,心中大感奇怪,暗道:他們追蹤我是幹什麼呢?怎的見了我卻又拍馬而去,江湖上的事情,當真是奇怪的很。時尚書屋
只聽旁立身側的金蘭柔聲說道:「三爺,咱們趕路吧!」
蕭翎長長吁一口氣,自言自語他說道:「是啦!定然是如此用心。」
金蘭道:「三爺,你說的什麼?」
蕭翎道:「我說那八手神龍端木正,定然趕來瞧瞧我的傷勢如何,金蘭,看來咱們前程的險阻一定甚多。」
金蘭心中忖道:何至是險阻甚多,你不肯棄車易裝而行,只怕是永無清靜之時……
口中卻柔聲應道:「吉人天相,似三爺這般正人君子,必獲上天垂顧。」
蕭翎緩緩登上馬車,啟簾看去,只見玉蘭汗水透衣,有如水淋一般,神情間的痛苦之狀,顯得十分可怖,唐三姑卻仍是那付痴痴獃獃模樣,毫無變化。時尚書屋
金蘭一抖繮繩,馬車又向前奔去。時尚書屋
行約兩三里路,忽聽幾聲馬嘶,四匹駕車的長程健馬,一齊倒摔在地上死去。時尚書屋
金蘭獃了一獃,道:「三爺,四匹馬都已受了暗算,一齊倒斃了。」
其實不用她說,蕭翎已然下了馬車仔細查看了一下,嘆道:「四匹馬都中了淬毒暗器,毒發而死,只是那暗器十分細小,當時咱們未能查覺。」
金蘭道:「可是那端木正施用的手段嗎?」
蕭翎道:「大概是他了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