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58 頁


「眾口鑠金,人家說的歷歷如繪,步大俠又說是他親目所睹,親耳所聞,要我如何能夠不信。」蕭翎一字一句地緩緩說道:「他們都是傷在沈木風的手中!」楚崑山獃了一獃,道:「沈木風也來了嗎?」蕭翎點頭說道:「來了,但他卻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58 / 0)

蕭翎道:「只怪我初入江湖,不解險惡,識人不明,才閙出這樣一件事情,一時失足,終生抱恨,使天下武林都不恥我蕭翎的為人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楚崑山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年輕人沒有經驗,不能怪你,既知失足,應該及時回頭才是……」
說至此處,聲色突轉嚴厲,大聲接道:「為什麼還要下那毒手,傷斃了九名武林高手,別人不知他的為人,也還罷了,但那三湘老漁翁,和老夫相交了數十年,他的為人,老夫知之甚深,謙和慈愛,從無仇家,你竟皂白不分的把他也傷在淬毒暗器之下?」
蕭翎俊目中神光一閃,肅然說道:「楚大俠也相信那九名武林高手,是我蕭翎傷的嗎?」
楚崑山道:「眾口鑠金,人家說的歷歷如繪,步大俠又說是他親目所睹,親耳所聞,要我如何能夠不信。」
蕭翎一字一句地緩緩說道:「他們都是傷在沈木風的手中!」
楚崑山獃了一獃,道:「沈木風也來了嗎?」
蕭翎點頭說道:「來了,但他卻一直隱身在暗處,不肯出面,連傷九名武林高手,是有心要嫁禍於我。」
他回顧了金蘭一眼,接道:「如若不是她告訴我事情經過,連我也不知內情。」
楚崑山收了雙輪,右手拉著顎下長髯,輕輕的扯動一陣,目注金蘭,道:「你當真的瞧到了嗎?」
金蘭道:「目睹耳聞,一字不虛。」
楚崑山聽他聲音嬌柔,不禁一皺眉頭,道:「你究竟是男子還是女人?」
金蘭道:「小婢金蘭,女扮男裝。」
楚崑山道:「原來如此,你說說此事經過,也好洗刷蕭翎的冤枉。」
金蘭道:「那時三爺身受重傷,力盡暈倒,大莊主卻突然出現,點了三爺的穴道,扶他上車,連傷九名追蹤馬車的高手,事情經過,就是如此簡單,但說出來有誰肯相信呢?」
楚崑山手拂長髯,搖頭晃腦他說道:「老夫相信,此乃三十六計中移花接木之策,不足為奇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此人當真是迂腐的可以,似是計出有典,大可不用懷疑了。時尚書屋
站一側靜靜聽聞,始終不發一言的步天星,突然介面說道:「敗兵之將,原已無說話餘地,但在下心中有數點疑問難明,實難忍下……」
蕭翎道:「步兄有何高論?兄弟洗耳恭聽。」
步天星道:「九個受傷武林高手,已然死了八個,只餘那風塵三俠中的神行追風客,還有一口氣息未絶,此人輕功,蓋代無雙,他是當先追近馬車之人,只要他能夠說話,此事不難弄個明白。」
蕭翎急急接道:「不知他現在何處,請步兄帶兄弟去瞧瞧,或能代為效勞,療好他的傷勢。」
步天星凝目沉思了片刻,道:「這個必得酒僧、飯丐同意之後才行,兄弟難作主意。」
蕭翎知他心中仍有極深的懷疑,不再多言此事,回顧了楚崑山一眼,道:「老前輩既然相信在下之言,還望代我解說一二。」
他一直記着南逸公的話,和人平輩論交,難得稱人一聲老前輩,但想初遇楚崑山時,自己不過十二三歲,楚崑山已白髯垂胸,這才破例稱他一聲前輩。時尚書屋
楚崑山道:「老夫既然相信你之言,自是要為你解說,但因那沈木風惡名太著,你既和百花山莊攀上了關係;恐非是短時間能夠解說的清楚,日後還得你自己忍耐一些才行。」
蕭翎道:「但得老前輩為我解說,已經夠了,至於他們能否相信,也無法強人所難。」
楚崑山道:「你如能脫離那百花山莊,自可消除武林同道之疑。」
蕭翎道:「目下還難如此,必得先見過那沈木風之後,才能決定……」
金蘭介面道:「沈木風心機是何等的陰沉,手段是何等毒辣,三爺既已陷足於先,拔足必得等候到適當時機……」
她回顧了玉蘭和唐三姑一眼接道:「兩位可看到了這兩個可憐姑娘嗎?」
楚崑山、步天星四道目光,一齊投注到唐三姑和玉蘭的臉上,說道:「這兩位不知是何等人物,受了什麼暗算?」
金蘭道:「一位是賤妾閨房好友,同是天涯淪落人,奉侍于三爺身旁為婢,另一位卻是武林中大大的有名人物……」
步天星接道:「什麼人?」
金蘭道:「唐三姑娘,不在西南道上走動之人,提起唐三姑,也許還無人知道,但如四川唐家,只怕天下皆聞了。」
楚崑山道:「數百年來,四川唐家一直是威勢顯赫,自成一派門戶,但不知這位唐三姑唐姑娘在四川唐門中,是何身份?」
金蘭道:「唐姑娘得天獨厚,境遇和我們兩姊妹大不相同,她是當今唐家主事人,唐老太太的嫡親孫女。」
楚崑山道:「好啊!這沈木風當真是膽大的很,四川唐家的淬毒暗器,天下有誰不知,數百年來,一直被人尊為施暗器的泰山北斗,這沈木風竟是不把唐家看在眼中。」
步天墾接道:「兩位姑娘目光遲滯,神情恍忽,似是中了迷魂藥物之類的毒。」
金蘭道:「如是中了迷魂藥物,那也不算沈木風的手段,她們服用了化骨毒丹,此刻毒性尚未完全發作,發作時的痛苦,實叫人不敢去想……」
她回目望了蕭翎一眼,接道:「蕭三爺大仁大義,俠骨鐵膽,他盡可拋棄我們不管,但他卻不忍心棄我們獨去,才落得這般下場,被武林同道視為殺人兇手。」
她為了蕭翎的清白,不計後果,說出了事實經過,話說出口,卻突然想起那泄露莊中秘密的森嚴條規,當真求生不能,求死不成,要遍歷百般痛苦。時尚書屋
一念及此,頓時心頭大震,冷汗淋漓而下。時尚書屋
蕭翎一抱拳道:「兩位想已盡知內情,但願能在天下英雄之前,為我蕭翎辯說幾句,在下就感激不盡,咱們青山綠水,後會有期。」
楚崑山突然叫道:「且慢!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