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61 頁


之間,心中忽生不忍之感,想要安慰她幾句,又不知從何說起,不禁黯然一嘆。錢大娘拂拭去滿臉老淚,強作歡顏接道:「適纔老身接到了一位故友之信,明日午正之時,要老身攜帶我孫兒,同去赴宴,但老身那孫兒已然失蹤了兩年之久,訊息全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61 / 0)

錢大娘回顧了金蘭一眼,微微一笑,端起面前玉杯,一飲而盡,說道:「三莊主可知道老身為什麼會選擇這處荒野之地,安居下來嗎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道:「在下不知。」
錢大娘道:「此地既無滌除凡囂的清蓮之氣,又無悅目動人的風物,不論何人,都不會選擇這樣一個養老避世的居處……」
蕭翎道:「老婆婆選中此地,想來是定有道理了。」
錢大娘道:「因為這一棵數千年的老榕樹,才使者身留居陋室,十數寒暑……」
她似是自知說錯了話,不待蕭翎追問,趕忙改變話題,接道:「老身息居于此之時,有一個十八歲的孫兒,和我同住于此,兩前年,我那孫兒突然失蹤,迄今下落不明,老身本要去尋找於他,只因和人有約在先,和一件要事糾纏,無法分身找他。」
說至此處,雙目突然一紅,兩行老淚,順腮而下。時尚書屋
蕭翎看她思念孫兒之情,盡現于神情之間,心中忽生不忍之感,想要安慰她幾句,又不知從何說起,不禁黯然一嘆。時尚書屋
錢大娘拂拭去滿臉老淚,強作歡顏接道:「適纔老身接到了一位故友之信,明日午正之時,要老身攜帶我孫兒,同去赴宴,但老身那孫兒已然失蹤了兩年之久,訊息全無,要我哪裡去找他回來……」
蕭翎道:「那你就據實相告才對,何用我來冒充?」
錢大娘口齒啟動,欲言又止,借勢連聲咳嗽一陣、說道:「我們昔年原是仇人,結怨極深,得以化去嫌怨,全系我那孫兒之故,如若老身不能帶孫兒赴會,定將要引起他的誤會,說不定會當場閙的反目動手。」
蕭翎道:「在下仍是有些不解。」
錢大娘道:「不解之處,儘管請問。」
蕭翎道:「老婆婆今年貴庚?」
錢大娘道:「老身六十有六了。」
蕭翎道:「老婆婆六十六歲,你那故友至少也該在半百之上了?」
錢大娘道,「他尤長老身幾歲,已是七十多了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道:「這就是了,你們都已是花甲以上之人,十年不見,那時你的孫兒,才不過八、九歲,你那故友何以會看重一個大事全然不解的孩子呢?」
錢大娘道:「此中情由,說來話長,三莊主如是不信,先請看過這張請帖。」
右手從左袖之中,取出一張白柬,遞了過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接過白簡,打開一瞧,只見上面寫道:
匆匆一別,轉眼又十易寒暑,無日不在思念之中,明日午時之前,有軟轎數頂登府,請乘轎來此一敘,唯望能攜帶令孫兒同來。時尚書屋
錢大娘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這封函簡,明裡是請老身,其實重要的還是那最後一句,老身思前想後,只有三莊主一人最為適合不過,因此,老身不揣冒昧,請來三莊主,坦然相商,甚望三莊主答允助老身一臂之力。」
蕭翎緩緩把函簡遞了過去,說道:「這倒是一件奇怪的事,容在下仔細考慮一下再說。」
錢大娘緩緩站了起來,說道:「好,你們商量一下,老身告辭片刻。」
蕭翎道:「老婆婆儘管請便。」
錢大娘接過簡柬,緩步走回內室。時尚書屋
蕭翎回顧了金蘭一眼,道:「你都聽明白了嗎?」
金蘭道:「聽明白了。」
蕭翎道:「此事確然有些奇怪,使人有着莫測高深之感,但看那錢大娘語意懇切,又不似虛偽做作。」
金蘭凝目沉思一陣,道:「妾婢亦如墜人五里雲霧之中,江湖固然不乏忘年之交,但如說一個年近古稀之人,對一個十幾歲的孩子,唸唸難忘,卻又使人有些無法相信……」
她突然壓低了聲音接著說道:「這其間定然有什麼古怪,妾婢之意,還是不要答應她的好!」
蕭翎劍眉聳動,沉吟不語,良久之後才緩緩說道:「改名易姓的事,我蕭翎豈可答應。」
但見軟簾啟動,錢大娘啟簾而出,接道:「老身一生之中,從未求告過人,想不到這把年紀了,竟然要求人相助……」
她的聲音,聽起來淒涼無比。時尚書屋
人也似更見蒼老了許多,臉上的皺紋,也似是陡然增加了很多。時尚書屋
但見她緩緩移動着沉重的腳步,走到了蕭翎身側,緩緩伸出右手,道:「如蒙相助,老身願以靈丹二顆相贈,以解那兩位姑娘身受之毒。」
蕭翎低頭望去,果見她掌心之中,托着一個小巧的玉瓶,搖頭笑道:「老婆婆的盛情,在下只有心領了,那兩位姑娘身中之毒,乃是百花山莊的化骨毒丹,除了他們配製的解藥之外,天下的任何解藥丹丸,都難奏效。」
錢大娘道:「三莊主不要小覷老身這兩粒解毒丹丸,如是平常解毒之藥,老身也不會拿出來獻醜的了。」
她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此丹老身已珍存了三十餘年,乃是六十年前,譽滿江湖,被尊為用毒之王金浩的遺物,遍天下只有老身收存兩粒,不論何等劇毒,只要服下此丹,立可解除身上毒性。那金浩雖然未立門戶,但據老身所知,眼下江湖上用毒之人,大都是承繼他的調毒之法,蕭大俠如是不信老身之言,何妨一試?」
蕭翎道:「這等珍貴之物,如是用不對路,豈不是太可惜了嗎?」
錢大娘道:「蕭大俠但請放心,老身如無十成十的把握,也不敢勸你當面試驗了。」
蕭翎想到此行的險難困阻,如若能把兩人身中之毒解去,不但可減去一大拖累,且可為己助力,再想到玉蘭毒發時的痛苦,不禁怦然心動。時尚書屋
回目望去,只見金蘭雙目現出一片乞求之色,顯是已為那錢大娘的言詞所動。時尚書屋
這一瞬間,他心中湧起複雜的感慨,想到取過靈丹,解了玉蘭和唐三姑身中之毒,承人之恩,那是必得改名易姓,冒充那錢大娘的孫兒了。時尚書屋
雖只有短短三日,卻是終身難忘之辱,但想到玉蘭和唐三姑毒性發作的抽筋化骨之苦,心中不禁動搖起來……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