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76 頁


對方不僅只會那擾人耳目的「七幻步」,而是有真功實學。這一陣互搶先機的快攻,竟未退後一步,讓避一招。那紅衣女亦為蕭翎的武功,暗生傾倒,忖道:這人口氣很大,一身傲氣,但卻不是吹牛,確實有一點真實本領。突聽一個沉重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76 / 378)

蕭翎道:「旁門左道,不足為奇,縱然能幻起七個化身,又該如何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紅衣女道:「這只是一種奇幻的步法,進退之間,都有一定路數,練得純熟,再加上快速的轉動,就可以幻出化身,你自己不懂也就罷了,竟敢信口開河的誣為旁門左道,如若讓我爹爹聽到,準會把你碎屍萬段!」
蕭翎冷笑一聲,道:「令尊那七幻步縱然高明,但也未必就能把我蕭某人碎屍萬段。」
紅衣女怒道:「你可是不信我爹爹強過你嗎?那就先試試我的手段。」
欺身急攻而上。時尚書屋
蕭翎揮掌一封,還了一掌。時尚書屋
人展開了一場搶制先機的快攻,掌指變化,各極迅辣。時尚書屋
蕭翎一連和她搶攻了二十餘招,竟然未占得絲毫便宜,這才知道對方不僅只會那擾人耳目的「七幻步」,而是有真功實學。時尚書屋
這一陣互搶先機的快攻,竟未退後一步,讓避一招。時尚書屋
那紅衣女亦為蕭翎的武功,暗生傾倒,忖道:這人口氣很大,一身傲氣,但卻不是吹牛,確實有一點真實本領。時尚書屋
突聽一個沉重的聲音傳了過來,道:「冰兒,你們是在比試武功,還是在真的打架?」
紅衣女收掌疾退,回身笑道:「我和玉兄弟在探討武學。」
蕭翎抬頭看去,只見北天尊者和錢大娘並肩而立,望着自己和紅衣女出神,顯然,他並未被那紅衣女言語瞞過,神情間流現出滿懷疑慮。時尚書屋
錢大娘似是亦瞧出兩人不似探討武學,臉上神色變化忽驚忽怒,莫可捉摸。時尚書屋
她素知那北天尊者為人,一翻臉全不念故舊之情,出手就要殺人。時尚書屋
只聽那紅衣女嬌笑道:「玉兄弟原是深藏不露,如非我迫你出手,現在我只怕還不知你具有此等身手。」
談笑之中,走近蕭翎,牽着他的右手,奔回房中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北天尊者望着兩人的背影,緩緩說道:「令孫的武功是何人傳授?」
錢大娘道:「除了家傳的武學之外,他受到幾位老前輩的指教,學的十分龐雜,老身亦曾為此數說過他,要他不可務多,應該選擇幾種武功,專心練習,或許有些成就。」
北天尊者道:「據老夫觀察,令孫的武功,不但受過高人指點,而且已然升堂入室,老夫雖然未能窺得全貌,但自信不會走眼。」
錢大娘心中暗暗震驚,口中笑道:「尊者看他有些成就,那真是錢門之喜了。」
北天尊者語氣冷漠他說道:「因此,老夫可以斷言,他一身所學絶非你能調教出來。」
錢大娘道:「老身退出江湖,隱居田園,全為此子,再加上他爺爺生前幾位故友,都很欣賞他的才氣,經常蒞入寒舍,指點他的武功,有時三日而去,有時數月才走,老身知他們都無惡意,是以,也沒有干涉他們……」
北天尊者道:「原來如此,那是無怪令孫的手法指掌,和你們錢家武功路數,全然不同的了。」
錢大娘道:「那些人只肯傳他武功,卻無人肯答應收他為徒。」
北天尊者道:「那是他們自知一己之能,難為他師。」
錢大娘道:「那是尊者過獎他了,老身的看法,可能和輩份有關,和老身往來之人,大都是和他爺爺同輩,如若收他為徒,豈不是亂了稱呼。」
北天尊者道:「武林無長幼,尊者為高,老夫之見,和大娘不同,那些不肯收令孫為徒之人,都有自知之明,老夫看他適纔和小女動手相搏時的數招,掌法的佳妙,變化的快速,招招都可以稱得上絶技二字……」
錢大娘笑着接道:「你不過只看到他數招手法,如何可作這等評斷?」
北天尊者道:「如是他不具那等精博的身手,只怕早已被小女制服了。」
錢大娘道:「原來如此……」
北天尊者不顧錢大娘未完之言,自行接了下去,道:「小女武功,已得老夫大部真傳,所差者,不過火候而已,北海拳掌,素以凌厲見長,適纔老夫目睹他們過招,小女似已全力施為……」
錢大娘接道:「令愛武功,強過小孫甚多。」
北天尊者道:「不然,以老夫所見而論,錢世兄招數穩健至極。任小女攻勢千變萬化,他都能從容破解,這就使老夫不得不心生疑問。」
他緩緩回過頭來,兩道森寒的目光;凝注在錢大娘的身上,接道:「來人當真是錢世兄嗎?」
錢大娘道:「世間哪還會有人冒充他人晚輩之理。」
北天尊者道:「老夫也和那錢世兄有過數面之緣,適纔心中坦然,也就未作深思,如今想起來,那和老夫記憶中的錢玉,似有甚多不同之處。」
錢大娘道:「孩子們最多變,令愛如今也和老身記憶中大不相同了。」
北天尊者道:「不然,老夫略通星卜相人之學,錢世兄留在老夫記憶中,並不是他的形貌,而是他的骨格、氣度……」
錢大娘道:「小孫見得尊者時,尚不足十歲,完全是一副孩子氣,哪裡能談到什麼氣魄兩字。」
北天尊者道:「但那與生俱來的骨格,卻是不會變吧?」
錢大娘心中震動,暗道:此人武功驚人,想不到料事之能,竟也有如此能耐,只要能找出一點微未之疑,就苦苦追問不休。時尚書屋
忖思間,只聽那北天尊者說道:「嫂夫人可否把錢世兄叫過來,讓老夫再仔仔細細的瞧他一陣如何?」
錢大娘正待想一個婉言推托之法,卻見蕭翎和紅衣女已緩步走了出來。時尚書屋
北天尊者不容錢大娘開口,搶先說道:「錢世兄,請到這邊來,老夫有幾句話,要問個明白。」
錢大娘暗裡吃了一驚,但見北天尊者對自己十分留心,別說出言招呼了,就是暗中打個招呼,示意他說話小心一些,也是無法辦到。時尚書屋
那紅衣女輕輕一扯蕭翎衣袖道:「我爹爹叫你了。」
蕭翎道:「不知他有何見教?」放步向前行去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