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78 頁


接道:「在三四里之內,有我們冰宮中衛隊,組成的三十六班巡視哨,不分晝夜,不停的巡視,但以三里為限,三里之外就算是天塌下來、他們也袖手不管,但限界內的一舉一動,他們也不肯放過。」蕭翎道:「但姑娘卻能從從容容,刀不出鞘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78 / 378)

回過身子,舉手一招,一個身穿白衣的婢女奔來,百里冰一指蕭翎,道:「香雪,?送這位蕭爺先離此地,在三里外那座山神廟等我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香雪應了一聲,回眸笑道:「蕭爺請。」
蕭翎道:「在下不識途徑,姑娘請吧!」
香雪道:「小婢有僭,先行一步帶路了。」
轉身當先而行。時尚書屋
出得大門,立時有兩個白衣人,由壁角躍出,攔住了去路。時尚書屋
香雪迎上前去,低言數語。時尚書屋
兩個白衣人,點點頭退回。時尚書屋
短短三里行程中,連遇四道攔截。時尚書屋
但均為香雪幾句軟百溫語,勸說的退避開去。時尚書屋
香雪說退了最後一攔截伏兵,人已到山神廟前,長長吁一口氣,回目望着蕭翎一笑,道:「幸未辱公主之命。」
蕭翎道:「有勞姑娘了。」
香雪道:「蕭爺太謙……」
微微一頓,接道:「在三四里之內,有我們冰宮中衛隊,組成的三十六班巡視哨,不分晝夜,不停的巡視,但以三里為限,三里之外就算是天塌下來、他們也袖手不管,但限界內的一舉一動,他們也不肯放過。」
蕭翎道:「但姑娘卻能從從容容,刀不出鞘的把在下送了出來。」
香雪笑道:「他們都知我是公主的心腹婢女、對我有些忌憚,不敢開罪於我。」
蕭翎道:「你們那公主為人很凶嗎?」
香雪道:「在我們冰宮之中,最凶的是夫人。」
她未等蕭翎答話,頓了一頓,又道:
「夫人就是公主的母親,我們老爺最怕夫人了……」
她話未說完,忽然瞥見兩條人影奔了過來,趕忙住口不言。時尚書屋
奔來人影,勢如閃電,眨眼間已然到了兩人停身之處,正是那百里冰和錢大娘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一抱拳,道:「有勞公主。」
百里冰道:「兩位一路順風,恕賤妾不遠送了。」
錢大娘嘆道:「勞公主上復尊者,就說老身情非得已……」
百里冰道:「老前輩您儘管放心,家父面前有晚輩一力承擔,絶不會因為此事,而對老前輩有所記恨。」
錢大娘道:「明日老身即將整裝就道,天涯海角尋找我那孫兒,見他之面,老身定帶他同往冰宮一行,面見尊者謝罪。」
百里冰溜了蕭翎一眼,接道:「不用了吧!老前輩見着我那玉兄弟時,代我問他一聲,也就是了,唉!兒時遊戲,如何能當真,晚輩此刻已然清醒多了。」
錢大娘道:「公主為他奔波萬里,他去冰宮謝罪,那也是應該的事,老身如能尋得到他,定當往冰宮一行,公主請回,老身就此別過了。」
一拱手,帶著蕭翎轉身而去。時尚書屋
百里冰望着兩人的背影消失之後,才和香雪無精打采的聯袂而回。時尚書屋
錢大娘帶著蕭翎一陣急奔,回到那老榕樹下,只見景物依舊,金蘭正倚門張望,見蕭翎平安歸來,急急迎上去,道:「二位此行安好?」
蕭翎道:「還好,可有人來過這茅舍?」
金蘭搖搖頭道:「沒有,自從三爺去後,從無人來驚擾過此地。」
蕭翎點點頭道:「真信人也。」
玉蘭和唐三姑聯袂由室內走了出來,先對錢大娘欠身一禮,接道:「三莊主稱讚何人?」
蕭翎道:「馬文飛。」
錢大娘道:「馬文飛怎樣了?」
蕭翎道:「他答應今夜之前,勸阻天下英雄,不得相犯此地,果是言而有信。」
錢大娘道:「他如沒有一點信義,如何能夠服人,統率豫、鄂、湘、贛四省武林人物。」
金蘭插口說道:「三爺和老前輩,跋涉而歸,快請休息一下。」
錢大娘想起了蕭翎和馬文飛相約的期限,只怕還得一場惡戰,輕輕嘆息一聲,道:
「老身真得去休息一下了。」
扶杖步入茅屋。時尚書屋
蕭翎目光一掠唐三姑和玉蘭,緩緩說道:「兩位的傷勢好了嗎?」
唐三姑道:「全好了,聽金蘭姑娘談起經過,當真是苦了你了。」
玉蘭盈盈一禮,接道:「妾婢何幸,受三爺如此大恩,今生今世,也是難以報答得完。」
蕭翎笑道:「同舟共濟,生死同命,不用談什麼受恩相報的話了。」
唐三姑接道:「這些人和咱們無仇無恨,竟然苦苦逼迫,今宵再來,我要他們試試四川唐家的毒藥暗器滋味如何!」
蕭翎急急揮着雙手,道:「使不得,此時此情之下,咱們不宜傷人,雖然咱們無錯,錯在咱們投效了百花山莊,別說咱們幾人之力,無能和天下英雄對抗,就算有此能耐,也不能妄殺好人,如非性命交關,姑娘最好不可妄用淬毒暗器……」
語聲微微一頓,目光掃掠了三人一眼,道:「兩位能解開『化骨毒丹』之毒,只怕出了大莊主的意外,今宵不論是和是戰,咱們都要兼程趕路,趁此空暇,三位也該好好的養息一下體力。」
金蘭和玉蘭相視一笑,齊齊應道:「三爺也該好好調息一下,過關斬將,全憑三爺,妾婢等不過是搖旗吶喊而已。」
半日時光,匆匆而過。時尚書屋
轉眼間日落西山,東方天際,捧出一輪明月。時尚書屋
蕭翎緩緩站起身子,低聲對金蘭等說道,「只要來人不侵入茅舍,三位最好是不要出手。」
大步出室而去。時尚書屋
月光下,只見馬文飛一身藍色勁裝,手執摺扇,早已在相約之處等候。時尚書屋
蕭翎一抱拳,道:「兄弟來遲一步,有勞馬兄相候。」
馬文飛道:「不是蕭兄來遲,是兄弟來得早了。」
蕭翎仰望了皎潔的明月一眼,道:「兄弟初出茅廬,識人不多,自思尚不曾和武林人物有怨恨,何以群雄畢集;處處和兄弟為難?」
馬文飛道:「蕭兄坦蕩君子,言而有信,兄弟深信不疑,但濟濟群豪,並非是為了蕭兄個人,只為蕭兄來自那百花山莊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