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84 頁


嘴噴出一口血來,仰面摔倒地上。蕭翎目光一轉,投注到那手執判官筆的大漢身上,道:「要命的就快些閃開!」那大漢料不到蕭翎出手一擊,就把同伴傷在當場,生死不明,不禁為之一獃,直待蕭翎出口喝問,才清醒過來,雙筆一振,分攻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84 / 0)

顯然。這兩人早已聽得樓下的爭吵,兵刃都已出鞘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怒目圓睜,冷冷地問道:「你們認識我嗎?」
那手執雁翎刀的大漢,神色如常地說道:「這望花樓上,只受大莊主一人之命,其他的人,一概不聽。」
蕭翎怒道:「百花山莊,人人都叫我三莊主,難道是白叫的嗎?」
右手執判官筆的大漢倨傲地說道:「這望花樓乃是大莊主居住之地,自應戒備森嚴,除了大莊主召見之外,任何人不得登樓。」
蕭翎道:「如是我一定要上去呢?」
左面大漢答道:「咱們雖認得兩位莊主,但手中兵刃無限,卻認不得三莊主。」
蕭翎怒道:「狗奴才,你竟敢這樣放肆。」
右手一揚,點了出去。時尚書屋
一縷指風,疾奔而去,那大漢還未舉起手中雁翎刀,修羅指力已中小腹,張嘴噴出一口血來,仰面摔倒地上。時尚書屋
蕭翎目光一轉,投注到那手執判官筆的大漢身上,道:「要命的就快些閃開!」
那大漢料不到蕭翎出手一擊,就把同伴傷在當場,生死不明,不禁為之一獃,直待蕭翎出口喝問,才清醒過來,雙筆一振,分攻向蕭翎兩處穴道。時尚書屋
蕭翎冷笑一聲,道:「咱尋死路,怪不得我出手毒辣了。」
身子一側,巧妙的避開雙筆,人卻直欺過去,右手橫劈一掌,推出一股潛力,逼住了雙筆,左手翻轉之間,扣住了那大漢右臂,微微一扭,只聽格噔一聲,生生把那大漢一條右臂扭斷,接道:「暫斷一條右臂,略示薄懲。」
一抬左腳,踢中那大漢穴道,大步上了三樓。時尚書屋
那大漢一條右臂被生生扭斷,只覺疼徹心肺,默運全身功力,和那疼痛時抗,再被蕭翎一腳踢了穴道、摔倒地上,眼看蕭翎奔上三樓,無法出手阻攔。時尚書屋
周兆龍眼看蕭翎瘋狂的舉動,連傷二層樓門守衛,心中暗自吃驚,想這一十三層望花樓中的守護武功,一層高過一層,蕭翎這等沖搏之戰,必也是一層比一層激烈,這些人都是百花山莊中的精英高手,瀋水風絶不會坐令他們傷亡殆盡,說不定立時就要閙出兄弟反目的慘劇。時尚書屋
忖思之間,人已衝上了三層樓。時尚書屋
這望花樓數月前被那被俠常大海帶領兩個弟子一閙,傷了數層守衛之人,各層守護之人,都經過沈木風再三調整。時尚書屋
這三層樓上,是一個五旬左右的老者,左手執着鐵盾,右手握著一把短刀,面色一片鐵青,當門而立,眼看蕭翎和周兆龍走了上來,仍是一語不發。時尚書屋
蕭翎重重地咳了一聲,問道:「你認識我嗎?」
那老者望也不望蕭翎一眼,冷冷答道:「你是咱們百花山莊的三莊主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道:「既然知我身份,何以不知禮數?」
那老者道:「望花樓侍衛除了沈大莊主之外,從不對其他人行禮。」
蕭翎道:「你口氣不小!」
微微一頓,接道:「快閃開去!」
那老者冷笑一聲道:「拿來。」
蕭翎道:「拿什麼來?」
那老道:「大莊主的召見令牌。」
蕭翎道:「我乃三莊主的身份,不用令牌。」
那老者道:「三莊主如肯聽在下良言相勸,還是暫時下樓的好。」
蕭翎道:「如我一定要上呢?」
那老者右手短刀在鐵盾之上一碰,道:「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!」
蕭翎道:「你留心了。」
呼的劈出一掌。時尚書屋
那老者左手鐵盾斜裡推出,接下蕭翎掌勢,右手短刀「丹鳳撩雲」橫裡捲了上來。時尚書屋
那鐵盾光滑異常,蕭翎掌力擊在鐵盾之上,立時被滑向一側。時尚書屋
蕭翎身子一側,避過一刀,飛起一腳,踢向那老者小腹。時尚書屋
那老者左腕一沉,手中鐵後封住了下盤,右手短刀一振,閃電一般,削向蕭翎的右腿。時尚書屋
蕭翎看他門戶封閉的十分嚴謹,疾快地收回了踢出的一腿。時尚書屋
那老者趁勢而上,鐵盾主守,短刀主攻,竟然是凌厲至極。時尚書屋
蕭翎被他一輪急攻,迫的一連向後退了五步。時尚書屋
金蘭低聲說道:「三爺!清改用兵刃!」
周兆龍怒聲喝道:「賤婢多口!」
蕭翎掌勢一變,展開反擊,一連攻出四掌,招招如電光石火一般,快速絶倫,劈向那老者手腕,把劣勢穩了下來。時尚書屋
那老者雖然被迫的改採守勢,但全身上下,都在鐵盾和短刀護衛之下,卻無絲毫空隙可乘。時尚書屋
惡鬥了十餘招,仍是不勝不敗之局。時尚書屋
玉蘭唰的一聲,抽出了背上長劍,道:「三爺接劍。」
二婢似是已根了心,周兆龍雖在身側,她們也不再顧忌。時尚書屋
周兆龍正待出言喝止,忽聽蕭翎大聲喝道:「放手。」
砰的一掌,擊在那老者右腿之上,手中的短刀應聲落地。時尚書屋
蕭翎一招得手,哪還容地逃開。時尚書屋
右腳趁勢飛起,踢中了那老者左脫,手中鐵盾,也被踢落地上,左掌五指疾出,按在那老者左肩之上,冷冷說道:「你以下犯上,該當何罪?」
那老者一閉雙目,不聞不理。時尚書屋
蕭翎心中一動,暗道:這些人何以對那沈木風如此忠心,竟是視死如歸,這其間定然是有原因,必得查個明白不可,心念轉動,冷然喝道:「你要不要命?」
只聽周兆龍道:「三弟不可殺人!」
蕭翎並無殺那老者之心,借勢順水推舟,收回揚起的掌勢,道:「二莊主之命,饒你不死就是。」
只聽一陣森冷的笑聲,傳了過來,道:「長幼有序,三弟在激憤之中,能聽你二哥之命,足見情義深重了!」
蕭翎抬頭望去,只見沈木風那高大微駝的身子,站在四層樓梯口處,望着幾人。時尚書屋
周兆龍欠身抱拳一禮,道:「見過大哥。」
沈木風一揮手,道:「二弟不用多禮。」
他似是有一股特別震懾人心的殺氣,金蘭、玉蘭雖已下定了必死之心,但一見沈木風出現之後,竟是嚇得渾身發抖,齊齊跪了下去,道:「奴婢們叩見大莊主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