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91 頁


對金蘭說道:「四周形勢開闊,最利於守,姊姊也請調息一下,由我一人護法即可。」金蘭道:「好!一個時辰之後,叫我接你的班。」起身走向屋角,盤膝坐下,運氣調息。荒涼的茅室之中,只餘下玉蘭一個清醒之人,手握長劍,耳目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91 / 0)

玉蘭道:「大莊主重出江湖一事,已然傳遍江湖,他昔年結仇無數,此刻又一意孤行,只恐已引起天下武林的關注,紛紛趕來此地,查看形勢,唉!只怕近日之內,即將有一場驚人的搏殺惡戰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蘭道:「咱們藉機和天下英雄聯手!」
玉蘭搖頭接道:「不行。」
金蘭道:「為什麼?」
玉蘭道:「在未救出老爺、夫人之前,咱們還不能和百花山莊中人正面衝突,相公武功高強,搏鬥之間,恐怕是難免傷人,如是過分激怒那沈木風,只怕是兩位老人家要吃虧。」
蕭翎輕輕嘆息一聲,緩步走向茅屋一角,盤膝坐了下去。時尚書屋
玉蘭道:「根公放心打坐,妾婢為你護法。」
要知那蕭翎內功正值大進期間,每日打坐調息,不可缺乏,而且一經打坐,很快就進入了物我兩志之境。時尚書屋
玉蘭提起手中長劍,步出茅舍,環行了一周,重又入室,低聲對金蘭說道:「四周形勢開闊,最利於守,姊姊也請調息一下,由我一人護法即可。」
金蘭道:「好!一個時辰之後,叫我接你的班。」
起身走向屋角,盤膝坐下,運氣調息。時尚書屋
荒涼的茅室之中,只餘下玉蘭一個清醒之人,手握長劍,耳目並用。時尚書屋
突然間,響起了一陣轆轆輪聲,由遠而近,直行過來。時尚書屋
玉蘭心中一動,暗道:這來人不知是敵是友,是友還則罷了,如若是敵,必得先要叫醒他們早作準備。心念轉動,悄然而起,行至門側,探首望去,果見一輛馬車,急急馳來。時尚書屋
在這荒涼的郊野中,突然馳過來一輛馬車,自然非平常的事。時尚書屋
玉蘭正待回身叫喚醒金蘭,突見車簾挑了起來,跳下來一個白色勁裝、胸綉金花的嬌媚女人。時尚書屋
只聽那婦人咯咯笑道:「三莊主在這裡嗎?」
口中問話,人已直向茅舍中闖了過來。時尚書屋
來人正是滿身藏有劇毒之物的金花夫人。時尚書屋
玉蘭自知攔她不住,故意提高聲音,道:「夫人別來可好。」
想藉此驚醒蕭翎、金蘭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花夫人一陣風般,衝入了茅舍,蕭翎已聞驚而起,暗作戒備。時尚書屋
金蘭也被玉蘭故意提高的聲音驚醒,和玉蘭雙雙擋在門口。時尚書屋
二婢心中暗作算計,如是金花夫人萬一和蕭翎閙翻動起手來,兩人守在門口,既可阻敵退路,又可阻攔救應。時尚書屋
金花夫人舉起纖白玉手,理一下鬢前散髮,笑道:「幸喜你沒走遠。」
蕭翎對金花夫人,有着畏懼和厭惡的混合心情,當下答道:
「為什麼?」
金花夫人笑道:「小兄弟,這樣簡單的事,都想不出來嗎?你如走遠了,我怎能這般容易的找得到你。」
蕭翎道:「夫人找我,有何見教?」
金花夫人回顧了二婢一眼,道:「這兩個丫頭靠得住嗎?」
蕭翎道:「她們都隨我一齊背叛了百花山莊……」
金花夫人咯咯一笑,接道:「小兄弟,難說啊!知人知面不知心,你怎敢保證她不是那瀋水風派在你身邊的好細?」
蕭翎道:「在下自信不致看錯,不用夫人費心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好!那咱們就不談這個,談談你今後行跡如何?」
蕭翎道:「居無時地,四海為家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你認為沈木風會放過你嗎?」
蕭翎斬釘截鐵地道:「我不怕他。」
金花夫人笑道:「不用犟嘴,你不是已經答應他,去殺那少林掌門方丈嗎?」
蕭翎道:「那沈木風卑鄙無恥,竟把我父母擄作人質,迫我去殺那少林掌門方丈!」
金花夫人道:「少林寺一向被你們中原武林視作泰山北斗,想那戒備定然十分森嚴,憑你一人之力,如何能殺得了那少林寺掌門方丈?」
蕭翎沉吟了一陣,道:「此事雖是艱苦萬分,但也是無可奈何!」
金花夫人突然一整臉色,道:「小兄弟,你認為你殺了那少林寺掌門方丈之後,那沈木風當真會釋放令尊令堂嗎?」
蕭翎獃了一獃,道:「那沈木風為人老好巨猾,是否會臨時變卦,很難預言。」
金花夫人突然仰臉咯咯大笑起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被她笑的心頭火起,怒聲喝道:「你笑什麼?」
金花夫人道:「我笑你吃了瀋水風的苦頭之後,對他的為人,仍是一點也不瞭解,就算隻身一劍,盡戮少林僧侶,他也不會放過你的父母。」
蕭翎道:「為什麼?」
金花夫人道:「因為武林中還有八大門派,和無數的高手和他作對,你本領愈大,武功愈強,他愈要緊緊的掌握住你不放,但你們道不同難相為謀,最後終難免火併一途,如今他既然掌握了控制你的一道無形枷鎖,豈肯輕易放開!」
蕭翎只覺地言來理由甚足,不禁黯然一嘆,道:「夫人說的不錯。」
金花夫人嫣然一笑,道:「咱們相識以來,第1次聽到你這般讚我。」
蕭翎緩緩抬起一雙淚水晶瑩的星目,嘆道:「我蕭翎不能承歡膝前,已是大大的不孝,如再連累了父母受苦,當真是萬死莫贖的大罪了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小兄弟不用急苦,好在瀋水風目下絶不會有一點虧待令尊和令堂之處,咱們有足夠的時間救他們出來。」
蕭翎徵了一怔,道:「你為什麼要這般的相助於我?」
金花夫人笑道:「我天生怪僻,越是討厭我的人,我就越要幫他,直到他不討厭我時為止。」
這幾句雖是說的笑話,但蕭翎卻聽出那笑語中藏着無比的淒涼。時尚書屋
金蘭、玉蘭突然齊齊欠身作禮,道:「夫人如肯相助蕭相公救出老爺、夫人,公子必然終身難忘此思此情。」
金花夫人咯咯笑道:「也不用他感激我,你們好好的照顧着他,不可貿然從事,我要去了!」轉身一躍,人已到了室外。時尚書屋
就在她轉身躍出的一剎那間,蕭翎看到她似是滴落下兩顆淚珠。時尚書屋
只聽輪聲轆轆而去,帶起了兩道煙塵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