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195 頁


卻苦苦追求不捨,我既到了此地,他們很可能隨後就到,你既無能助我,還不如早些逃命去吧!」那人似是對百花山莊有着無比的畏懼,當下說道:「小人想留在此地,幫姑娘共禦強敵……」玉蘭急急揮手說道:「你留此與事無補,反而有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195 / 0)

但聞蕭翎自言自語地說道:「為什麼她要姓岳呢?難道世上當真有這樣的巧合嗎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蘭道:「怎麼?相公可是認識一個岳姑娘嗎?」
蕭翎道:「正因如此,才使我滿腹懷疑,無以自解。」
只聽步履聲響,那大漢捧着食用之物,走了過來,恭恭敬敬的向玉蘭說道:「粗茶淡飯,只怕難合姑娘口味。」
玉蘭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你這座茅舍,暫時借給我們用用如何?」
那大漢道:「在下這條性命,都是姑娘所救,姑娘叫小的死,小的亦是萬萬不敢推辭,何借這一所茅舍。」
玉蘭道:「我們已給你帶來了麻煩,快去收拾細軟之物,早些去吧!」
那大漢愕然說道: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
玉蘭道:「我已脫離了百花山莊,但他們卻苦苦追求不捨,我既到了此地,他們很可能隨後就到,你既無能助我,還不如早些逃命去吧!」
那人似是對百花山莊有着無比的畏懼,當下說道:「小人想留在此地,幫姑娘共禦強敵……」
玉蘭急急揮手說道:「你留此與事無補,反而有害,快些收拾東西走吧!」
那大漢道:「恭敬不如從命。」
匆匆奔入臥室,片刻之後,提着一個小包裹,對玉蘭長揖一拜,急急而去。時尚書屋
金蘭道:「這人很怕死。」
玉蘭道:「不能怪他,他親眼看到二莊主連續處決他六個夥伴,心中如何不害怕,他這一生一世,只要聽到百花山莊四字,都將嚇得亡魂離體!」
蕭翎道:「舍外牛羊成群,你為何要他舍此基業而去?」
玉蘭道:「三爺放了那三個人,必將泄露咱們行蹤,別說百花山莊中人找上來了,便是那三人去而復返,也會要他的命。」
蕭翎略一沉吟,道:「你說的有理,防人之心不可無。」
玉蘭目光一掠桌上食物,說道:「金蘭姊姊清陪相公留在此處,我去約那小要飯的,要他到此地來相見。」
蕭翎道:「何不同行赴約?」
玉蘭道:「大白天裡,相公行動,太過惹人注目,在老爺。夫人未脫險之前,我們行蹤愈是神秘愈妙。」
蕭翎道:「方圓十里,盡都是百花山莊中的暗樁,你一人行動,豈不是危險更大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玉蘭道:「不妨事,妾婢易容改裝而行,他們就不會注意了!」起身而去。時尚書屋
片刻之後,只見一個滿臉污灰、破履襤衫之人緩緩走了過來,笑道:「相公,您看看我可像那小要飯的?」
蕭翎啞然一笑,道:「扮裝得很像。」
金蘭道:「你要多加小心,不要露出破綻。」
玉蘭道:「如在平時,我再改扮的像些,也難以避過百花山莊中的暗被耳目,但此刻,形勢不同,天下英雄,雲集於此,各色各形之人,無所不包,百花山在放任這些人在附近走動,遲遲不肯出手,不是另有陰謀,就是有所顧慮,此時此地,我這身裝扮,足可魚目混珠了。」
蕭翎聽她論事精闢,心中甚是佩服,暗道:這丫頭才智過人,膽大心細,日後在江湖上,必有一番成就。時尚書屋
只見玉蘭抱拳一禮,轉身急奔而去,躍出竹籬,消失不見。時尚書屋
金蘭目注玉蘭去向,良久之後,才回頭對蕭翎道:「相公請靜坐調息片刻,妾婢入廚,為你做些點心食用。」
蕭翎道:「不用了,昔年我在那三聖谷中學藝時,常以瓜果果腹,這已經是很好了,此刻,這歸州境內,到處都是武林高人,舉炊難免要引起他們注意。」
金蘭道:「妾婢從命,相公委屈了!」
蕭翎匆匆吃過,金蘭剛剛收拾好碗筷。時尚書屋
突聞呼的一聲,籬門被人踢開。時尚書屋
金蘭暗中探頭一望,只見四個身着綵衣之八,魚貫走了進來。時尚書屋
這四人在蕭翎腦際,都留着深刻的印象,正是昔年在武當山上聽禪閣中曾經見過的江南四公子。時尚書屋
五年不見,四人仍是那等自命風流的裝束,一個個綵衣鮮艷、花枝招展。時尚書屋
蕭翎略一打量四人,低聲對金蘭說道:「咱們快避開去。」
雙雙閃入內室。時尚書屋
江南四公子大模大樣的登堂入室,直進客廳,那當先而行之人,高聲說道:「有人在嗎?咱們兄弟腹中饑渴,快拿出一些食物和飲用的茶水。」
第2個不聞有人回答,立時怒聲喝道:「這房中打掃甚是乾淨,不似無人居住模樣,如是躲着不想出來,惹得咱們兄弟動了氣,一把火燒你個寸草不留。」
躲在室中的金蘭,微微一皺眉頭,壓低話聲說道:「別讓他真的燒了房子,妾婢還是先去應付他們一下。」
蕭翎略一沉吟,道:「你要多加小心。」
他在五年之前,和江南四公子匆匆見上一面,只覺四人不似好人,但四人品性如何,他卻是不很清楚。時尚書屋
金蘭點頭說道:「妾婢自會小心。」
緩步走了出來。時尚書屋
江南四公子,正待動手搜查,瞥見金蘭緩步而出,不禁眼睛一亮。時尚書屋
那最後一人首先哈哈大笑,道:「好一位標緻的姑娘!」
第2個朗朗接道:「深山育俊烏,茅屋出佳麗,古人誠不欺我。」
那當先一人接道:「不可唐突佳人……」
一抱拳,接道:「兄弟一陣風張萍。」
第2個接道:「在下五毒花王劍。」
第3個接道:「兄弟六月雪李波。」
最後一個躬身長揖,道:「在下寒江月趙光,適纔言語多多開罪,還望姑娘恕罪。」
金蘭不知這些人是故意裝作,還是當真溫文多禮,當下還了一禮,道:「四位請坐。」
五毒花王劍哈哈一笑,道:「這荒涼所在,只住姑娘一人,難道你不害怕?」
金蘭道:「妾身和家兄同住于此。」
王劍道:「原來有令兄相陪。」
六月雪李波接道:「令兄可在嗎?」
金蘭道:「家兄趕集去了!」
寒江月趙光道:「這麼說來,家中只有姑娘一人了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