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2 頁


,但掩不住那高雅的氣度。只見她緩步走近木榻,臉上泛現出訝然之情,道:「啊!你醒過來了。」藍衣婦人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難婦承蒙相救,還未拜謝救命之恩。」掙扎欲起。哪知這,動,震動了傷口、只覺全身一陣劇痛,不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2 / 378)

兩個舟子不過剛把那重傷的婦人移上了畫舫、那雙桅巨舟突然冒出一陣濃煙,火舌閃閃,穿窗而出,強勁的夜風中,火勢迅速的蔓延開去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那輕袍老人打量了那延展的火勢一眼,沉聲說道:「快劃開去。」
兩個舟子急急放下那重傷少婦,合力搖櫓急駛而去。時尚書屋
那少婦眼見大火已成,那艘雙桅巨舟,已然難逃火劫,心頭一寬,賴以支持重傷的精神力量,亦隨着鬆懈,暈了過去。時尚書屋
當她醒來之時,發覺自己正躺在一間佈置十分雅緻的臥室之中。時尚書屋
紫檀大床上,鋪着厚厚的褥子,四面紫綾壁,梳妝台上,放置着一面兩尺多高的銅鏡,右首壁角,垂吊著一盞白綾宮燈。時尚書屋
一看之下,立時可覺着這是一個十分豪富的人家。時尚書屋
突然間,室中一亮,垂簾起處,緩步走進一個風姿綽約的中年婦人,穿一身青布衣裙,但掩不住那高雅的氣度。時尚書屋
只見她緩步走近木榻,臉上泛現出訝然之情,道:「啊!你醒過來了。」
藍衣婦人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難婦承蒙相救,還未拜謝救命之恩。」
掙扎欲起。時尚書屋
哪知這,動,震動了傷口、只覺全身一陣劇痛,不禁一皺眉頭。那中年婦人,急急搖手說道:「唉!你全身都是刀傷,不宜掙動。」
藍衣婦人黯然說道:「如非夫人搭救,難婦恐早已沒了性命,大恩不言報,這番情意,難婦當永銘于肺腑之中就是。」
那中年婦人搖頭說道:「不用說感謝的話啦!福禍旦夕,風雲難測,人生在世,誰無危難。你儘管安心休息,寒舍人口簡單,居所甚靜,雖非豪富,但多上三五個人吃飯。也不要緊。」
藍衣婦人接道:「難婦還未請教夫人上姓?」
中年美婦笑道:「我姓蕭。」
藍衣婦人道:「蕭夫人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夫人搖頭笑道;「快不要這般稱呼,我也許長你幾歲,如不嫌棄,那就叫我一聲姊姊吧!」
藍衣婦人略一沉吟,道:「夫人抬愛如何擔當得起。」
蕭夫人輕輕嘆一口氣,道:「妹妹的傷勢極重,不宜多勞神說話,外子已入城替你配藥去了。」
藍衣婦人心中大受感動,熱淚盈眶地說道:「咱們素昧平生,夫人這般對待難婦,叫難婦粉身碎骨也難報答。」
緩緩閉起雙目,兩行清淚順腮淌下。時尚書屋
她似是突然回憶起一件什麼重大的事情,剛剛閉上雙目,忽然又睜開眼來,說道:
「敢問夫人聲,難婦乘的那艘雙桅帆船,可還停在湖中嗎?」
蕭夫人搖頭嘆道:「燒啦!一唉!福無雙至,禍不單行,不但你那雙桅帆船,盡付一炬,連那滿湖蘆葦,也被燒去,最可憐的還是那停泊在湖畔的幾艘漁舟,也被那蔓延的火勢燒燬,火勢燃燒足半夜之久,你那艘雙桅巨帆,早已化作劫灰。」
那藍衣婦人眨動了兩下圓圓的眼睛,默然不語。善良的蕭夫人只道那藍衣婦人心疼巨舟,趕忙介面安慰道:「財帛身外物,你也不必為那慘遭火劫的巨舟心疼了,寒家人口單薄,不妨長留此地。」
藍衣婦人道:「多謝夫人的垂愛。」
蕭夫人望望她身上的刀傷,黯然搖首,退出室外。時尚書屋
那藍衣婦人充滿着痛苦的臉色,這時泛綻出一絲微笑,閉上雙目睡去。時尚書屋
當她再次醒來時,天已入夜。時尚書屋
木案上高燃着一支紅燭,熊熊的火光。照得滿室通明。時尚書屋
寬敞精雅的臥室中,除了美麗的蕭夫人,多了一個身着青緞長袍,面色嚴肅的老人。時尚書屋
燭光下,一個細磁的藥碗,熱氣還蒸蒸上騰。時尚書屋
那臉色嚴肅的老人,目光一掠木榻,劈頭第1句就對那藍衣婦人道:「你身受九處重傷,仍能保得性命,實出老夫的意外。」
藍衣婦人道。「得蒙恩賜援手,使難婦幸脫死劫。」
老人搖搖頭,說道:「老夫雖然粗通醫理,但像此等重傷,實有無能為力之感,但你卻能平安度過,目下看來已無大礙,待傷口彌合之後,再養息一段時日,或可康復。案上藥物,費我不少心思,眼過之後,還望你能屏絶心中雜念,好好睡上一夜、對你傷勢,不無小補,明晨老夫再來替你把脈。」
說完,背起雙手,緩步走出了臥室。時尚書屋
蕭夫人端起藥碗,行近榻邊,低聲說道:「外子為人,心慈面冷,對人素來不會說客氣之言,還望妹妹不要怪他才是。」
藍衣婦人急道:「夫人言重了,救命之恩,深如東海,難婦雖死,亦難報萬—……」
蕭夫人微微上笑,接道:「妹妹請喝下這碗藥湯。」
藍衣婦人嘆道:「難婦落魄之人,怎敢和夫人平輩論交,承蒙抬愛,已然心領。賤名雲姑,請夫人直呼賤名。」
蕭夫人笑道:「妹妹雖受重傷,風采仍然可見,如若我猜想不錯,妹妹必然出身大家,不是個俗凡之人。雲姑輕嘆一聲,不再答語,接過藥湯吃下。」
數日的療養,雲始大部傷口已合,人已可下床走動。時尚書屋
她從蕭夫人的口中,得知了蕭大人乃是一位廉正的御史,因彈劾權臣,被陷害關人天牢,被一位武林高人所救,埋名歸隱林泉。官海凶險,已使他再無心仕途,每日垂釣、蒔花,樂度餘年,夫婦兩人,膝下只有一子。時尚書屋
又過了一月時光,雲姑傷勢已經痊癒,多日相處,她已和蕭夫人成了閨中密友,但她卻絶口不談自己的身世來歷,對那火劫巨舟,也似忘去一般.從未再提過。時尚書屋
蕭家人口簡單,除了夫婦二人和一個孩子外,只有一個追隨蕭家多年的老家人蕭福,一名長工和一個婢女。時尚書屋
蕭大人那一艘畫肪,也毀于那次大火之中,原來僱用的兩個舟子,也辭工他去,一座寬大的庭院,就只有這幾個人。時尚書屋
那長工除了修整花木,做些粗工之外,從不進後院一步,因此,使這花樹環植的內院中,更顯得分外寂靜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分享與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