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22 頁


格,少樹一個強敵。當下說道:「家母確已仙逝,老前輩又不肯和晚輩動手,大量放過晚輩,這番情意,我這裡謝過了。」欠身一禮。楚崑山被她帽子一扣,一時之間心中轉不過彎,雖是不願就此罷手,放棄那奪取「禁宮之鑰」的念頭,但偏又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22 / 378)

岳小釵縱身一躍,飛落到蕭翎身側,說道:「兄弟,他沒有傷害你嗎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道:「沒有,我們談的很好。」
岳小釵嘆息一聲,道:「楚大俠身份極高,行事光明磊落,不會傷你這個不解武功的孩子,但江湖險詐,防不勝防,此事不可為例,以後切不可隨便和人接近。」
楚崑山聽得岳小釵問蕭翎是否受到傷害,心頭大怒,正待發作,又聽岳小釵出口讚他,一腔怒火立時消去,拂髯一笑,道:「岳姑娘說的不錯,憑老夫在江湖的聲譽,豈會傷害一個天真爛漫的孩子。」
岳小釵暗暗想道:此人性格頑固,拘泥于俠名身份,放下下臉來和我為敵,樂得利用一下他這迂腐固執的性格,少樹一個強敵。當下說道:「家母確已仙逝,老前輩又不肯和晚輩動手,大量放過晚輩,這番情意,我這裡謝過了。」
欠身一禮。時尚書屋
楚崑山被她帽子一扣,一時之間心中轉不過彎,雖是不願就此罷手,放棄那奪取「禁宮之鑰」的念頭,但偏又想不出以何措詞回答,口中不由自主應道:「好說,好說。」
岳小釵道:「晚輩就此別過。」
牽着蕭翎,暗運內勁,托着他的身子,疾奔下山而去。時尚書屋
楚崑山獃獃地望着四人背影,逐漸離去,消失不見,才忽然覺着,那「禁宮之鑰」
非同小可,豈能被人幾句恭維之言,輕輕放過,遂拔步疾追上去。時尚書屋
岳小釵攣着蕭翎一陣急奔,足足有六七里路,才放緩腳步。回頭看張乾、何坤,雖然仍追在身後,但兩人己累得大汗淋們。時尚書屋
張乾舉起衣袖,擦拭一下頭上的汗水,道:「姑娘,咱們要到哪裡去?」
岳小釵道:「咱們眼下處境,十分險惡,看來已是難再兼顧我娘的遺體,目下情勢咱們只有先行衝出這險地,趕到衡山沉燕谷去……」
霍然驚覺,住口不言,流目四外打量。時尚書屋
何坤道:「主母遺體,豈可不顧,咱們拼了性命、也得護走主母的遺體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岳小釵搖頭道:「一則來人的目光,都已集中我的身上,二則那地方十分安全,要緊的是咱們如何擺脫追蹤鐵騎。」
張乾道:「姑娘才智,向非我等能及,那自然是不會惜了。」
岳小釵辨認了一下方向,牽着蕭翎,直向西南行去,一路上選行密徑,步涉澗谷,儘量隱秘行蹤。時尚書屋
三人行了半日之久,居然未再見攔路和跟蹤之人。時尚書屋
冷陽西斜,照耀着白雪山峰,幽靜的深山中,突然間響起了一聲長嘯。時尚書屋
岳小釵霍然收住腳步,隱身一處山壁大岩下面,低聲說道:「看來敵勢強大,遍佈這綿連大山之中,神風幫又有靈鴿,想在白晝避開敵人耳目,只怕不是易事,只有認定方向,俟天色入夜之後,再行趕路。」
張乾道:「姑娘說的不錯。」
取下身帶乾糧,分別食用。時尚書屋
其實幾人這一陣渡澗掠谷奔行,除了岳小釵內功精湛,不覺着疲累之外,張乾、何坤都已十分疲乏,需要休息,蕭翎雖是被岳小釵半抱半拖趕路,但冷風如劍,早已吹得半身僵硬了。時尚書屋
岳小釵對蕭翎十分愛惜,停下之後,立時要他打坐調息,並以本身內功助他,催動氣血取暖。時尚書屋
只聽那長嘯之聲,漸漸遠去,顯然敵人已走岔了路。時尚書屋
蕭翎得岳小釵功力之助,血流運行加速,不大工夫,僵硬的身軀已逐漸回暖,他長長吁出了一口氣,道:「姊姊,那『禁宮之鑰』,可在你的身上嗎?」
岳小釵先是一怔,繼而搖頭笑道:「現在你還冷不冷?」
蕭翎舒展一下雙臂,道:「現在,唉,不冷啦!那『禁宮之鑰』,究竟是一件什麼寶物,竟然有這樣多的人來搶?」
岳小釵道:「這是武林中一個真實的往事,數十年來,武林很多高人,都在尋找那『禁宮之鑰』,因為那『禁宮之鑰』關係一件絶大的隱秘。」
蕭翎聽得神往,說道:「姊姊,可以告訴我這段故事嗎?」
岳小釵輕輕嘆息一聲,說:「這並非故事,聽我娘說過,這是件千真萬確的事,被捲人這場漩渦的人很多,連少林,武當、峨眉、華山四大門派,都牽涉在其中。」
她抬起頭來,遙望遠處一座山峰緩緩地接道:「實際的年代。我已經記不清,大約是四十年前吧!那時,武林中人才鼎盛,爭名之烈,尤勝今日,逐鹿爭霸的結果,脫穎而出十個奇人,武功各擅勝場,其中有一人,不但武功卓絶,且更善建築之術。因這十人個個才氣縱橫,雖然修習的武功路數不同,但都已入爐火純青之境,為了相互剋制,每三年相約比試一次,一連十八年,較技六次,仍然無法分出勝敗。」
蕭翎正聽至熱閙之處,岳小釵突然住口不言,心中大急,問道:「姊姊,以後呢?」
岳小釵淒涼一笑,接道:「他們經過十八年的比試,無法分出勝敗,心中都知道,無法在武功上勝過眾人了,因為一個人受體能限制,遇上才智相若,又同樣肯下苦功的對手,就是拚鬥一生,也很難在武功上分出勝敗,如果勝過眾人,壓倒群雄,非得別走蹊徑,出奇制勝不可……」
她忽然住口不語,側耳聽了一陣,道:「有人來了。」
語聲未住,突聽汪江兩聲狗叫.兩隻高可及人的捲毛黑狗,並馳而到。時尚書屋
岳小釵一鬆腰間軟劍的扣把,抖出長劍,挺身而出。時尚書屋
那兩隻黑狗,奔近幾人停身處丈餘左右,陡然停了下來。時尚書屋
只聽一陣哈哈大笑,黑狗之後,轉出一個圓團臉,又矮又胖,大腹便便,足登逍遼福字履,身穿育綢長衫,外罩黑緞團花大馬褂的入來,正是中州二賈中的老大,金算盤商八。時尚書屋
岳小釵柳眉聳動,還未來及開口,商人已抱拳一揖,搶先說道:「兄弟正要尋找姑娘,不期在此遏上。」
張乾、何坤,齊齊站了起來,拔出兵刃,準備出手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分享與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