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220 頁


傷大雅之事,彼此用用心機,反可收到輕鬆之效,你可是認為那個商老大,當真為我激怒而去嗎?」玉蘭笑道:「我親眼看到了,難道還是假的不成。」杜九道:「那不過是借題發揮罷了,他如是決定不要去,再激他也是無用。」玉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220 / 0)

杜九輕輕咳了一聲,笑道:「姑娘不用這般盯我,也不要不相信,這等事馬上就可以當面表演,分辨真假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目光轉注到商八臉上,接道:「眼下唯一的難題,是如何找到那馬文飛,取來他的銀牌,如是定要明天中午才能取到,杜老二難為無米之炊,咱們只有遵照玉蘭姑娘的老辦法,由那側門混進去了!」
商八來回走了一趟,低聲說道:「好!你們守住蕭大哥。」
縱身而起,兩起兩落間,人影已消失不見。時尚書屋
杜九回頭對玉蘭說道:「我要不用激將之法,老大也不會全力去弄那馬文飛的銀牌。」
玉蘭道:「久聞你們中州二賈情同骨肉,義重生死,怎麼在你們兄弟之間,也要動用心機?」
杜九微微一笑,道:「無傷大雅之事,彼此用用心機,反可收到輕鬆之效,你可是認為那個商老大,當真為我激怒而去嗎?」
玉蘭笑道:「我親眼看到了,難道還是假的不成。」
杜九道:「那不過是借題發揮罷了,他如是決定不要去,再激他也是無用。」
玉蘭道:「原來如此。」
杜九道:「天地之間凡是老大,總歸是要比老二利害些。」
玉蘭微微一笑,道:「你瞧那商爺能不能拿到那面銀牌?」
杜九道:「照我杜老二的看法,馬文飛決然斗不過我商老大,他既然去了,那就有八成拿回來的希望。」
玉蘭道:「他要咱們在此地等待,咱們何不藉此機會好好休息一下。」
杜九心中一動,暗道:二婢傷勢未癒,跟着我們跑了這麼遠的路,想必早已是疲累不堪了,當下說道:「不錯,咱們正該藉此機會休息一下才是。」
玉蘭、金蘭傷勢本未全好,再經過這一陣奔走,已有些發作之征,但她們十分要強,直待杜九應了聲,才閉上雙目,盤坐調息。時尚書屋
杜九看二婢調息禪定,悄然行近蕭翎身側,低聲說道:「兩位姑娘都曾為毒手藥王所傷,但為追尋大哥的行止,她們才抱傷趕路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道:「我知道她們很疲倦,實在應該好好的休息一下才是。」
杜九為人本極木訥,不擅言詞,蕭翎又正在想著一件為難的事,不願說話,言罷又抬頭望天,凝目沉思。時尚書屋
杜九輕輕咳了一聲,緩步走到丈餘外處一座亂石堆上,蹲了下去。時尚書屋
夜闌人靜,荒野幽涼,遠處傳來了幾聲梟鳴,增加了不少寒夜的恐怖。時尚書屋
突然間,那蹲在玉蘭身側的黑毛虎獒,一躍而起,直向正東方撲去。時尚書屋
二婢運息正值緊要關頭,雖聞聲息,但卻未動,蕭翎和杜九,卻為這虎獒躍奔之勢所驚,蕭翎一提氣疾向那虎獒奔行方向追去,口中卻施展傳音之術,說道:「杜兄弟,你照顧兩位姑娘。」
他動作奇快,兩個飛躍,人已追到虎獒身後六六尺處。時尚書屋
杜九人已站起,原想追那虎獒而去,他久年和兩隻虎獒相處,知它們天賦的靈敏耳目,雖武功絶佳之人,亦難及得,決不會無因而警,但見蕭翎已捷足先去,只好倒躍退回,守護在二婢身側。時尚書屋
玉蘭為人機警多智,急急把真氣納回丹田,睜目望去。時尚書屋
只見杜九瘦高的身影,擋在身前,目光四下輪轉,這情形分明是遇上了什麼警兆,當下說道:「杜爺,你在瞧什麼?」
杜九回望了玉蘭一眼,道:「不妨事,姑娘只管運氣調息,有在下替兩位姑娘護法。」
玉蘭目光左右轉顧一眼,見蕭翎不在,忍不住問道:「相公呢?」
杜九見玉蘭對蕭翎異常關懷,自己也想隨後追去看看,不由道:「我要去了,有誰為兩位姑娘護法呢?」
玉蘭道:「不妨事,小婢調息已完,我替金蘭姊姊護法,杜爺只管放心前去。」
杜九道:「好!姑娘如若遇上警兆,那就長嘯相召,在下聞警就趕來馳援。」
玉蘭道:「記下了,杜爺趕快去吧!」
語聲甫落,瞥見一團黑影,急奔而至,直撲向杜九膝下,正是那黑毛虎獒。時尚書屋
緊隨在虎獒之後,兩條人影,聯袂而至,左首蕭翎,右首卻是一陣風彭雲。時尚書屋
杜九冷冷說道:「我道是誰,原來是小叫化子。」
彭雲道:「諸位離開那浮台不久,小要飯的越想越不是味兒,就悄然離開,尋找幾位,我得那划舟弟子相告,一路追來,兜了半夜,仍是找不到幾位行蹤,如不是遇上了這頭大黑獒,還有得小要飯好找了。」
杜九道:「那馬文飛不問皂白,把我們逼退浮台,固然是瞧不起你小要飯,可是對我們兄弟,也算是一場不大不小的羞辱,日後如是有得機會,非得還給他點顏色瞧瞧不可。」
彭雲被這幾句譏諷之言,說的臉上熱辣辣的難受,一時間窘在當地,說不出話。時尚書屋
玉蘭為人精明,眼看形成僵局,急急介面說道:「彭爺不用放在心上,咱們這位杜二爺,最是愛開玩笑。」
彭雲豪放不覊,但生性卻很剛傲,被杜九一番話,譏諷的心頭難過異常,但覺發作不對,不發作又難消心頭悶氣,但被玉蘭兩句話,輕輕化解開去,當下說道:「杜二爺不用找小要飯難過,那馬文飛逼你們下了浮台,這個難堪,小要飯的實要比幾位更難下台,因此,小要飯的拼着受家師一頓責罰,擅自作主,傳諭調集門下弟子,特來恭候差遣。」
杜九哈哈一笑,道:「這麼看將起來,你小叫化的倒還是一個可交的朋友了。」
說話之間,商八急奔而回。時尚書屋
蕭翎道:「那馬文飛可曾答應了嗎?」
商八微微一笑,道:「馬文飛沒有見到,但兄弟此行,卻是幸未辱命。」
杜九道:「怎麼?你可是偷了一個銀牌回來?」
商八微微一笑,道:「不錯,是偷來的,不過,小兄還沒有這份能耐。」
杜九道:「你可是遇上了那個神偷向飛了嗎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