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237 頁


是姓名還難奉告,區區苦衷,還望賜諒。」司馬乾笑道:「兄台不但武功高強,這胸羅之博,只怕不在兄弟之下,不錯,不論任何卜卦神算,也只能現示吉凶之征,至干吉凶的變化之機,那就要憑仗着卜卦人的智慧,經驗,推論判斷了……」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237 / 0)

這使蕭翎無形中增長了很多見聞,平常之時,還不覺得,但如一聽得別人論起了有關之事,那時余留在腦際間的印象,就清晰的反映出來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是以,當他聽到司馬乾說起以卜卦之術,算出這次凶險,忍不住介面說道:「在下亦聽聞過卜算的奇術,不管何等神卦,亦難推演出未來之事的細節,司馬兄能憑卦象推算出沈本風放蠱毒,實叫兄弟驚服。」
司馬乾怔了一怔,道:「高論,高論,看將起來,你也是卜卦神算能手了。」
蕭翎搖搖頭,說:「這個,兄弟倒是不會。」
司馬乾微微一笑,道:「兄台實非人下之人,不知可否以真實姓名見告?」
蕭翎道:「司馬兄見義勇為,俠心鐵膽,兄弟也不用再作掩飾,只是姓名還難奉告,區區苦衷,還望賜諒。」
司馬乾笑道:「兄台不但武功高強,這胸羅之博,只怕不在兄弟之下,不錯,不論任何卜卦神算,也只能現示吉凶之征,至干吉凶的變化之機,那就要憑仗着卜卦人的智慧,經驗,推論判斷了……」
他回目望了場中一眼,仍然不見有何變故,又施展傳音之術,接了下去,道:「兄弟瞧那險中有變的卦象,心知今宵沈木風在這場接風宴上,必將有着意外的詭計陰謀,為了兄弟自身的安危,也為了證實奇卦是否有靈,因此盡全力來追查那沈木風是何陰謀,不瞞兩位,兄弟為了追求此事,亦曾使出從來未用的奇詭手段……」
話至此處,場中已有驚變,頓時住口不言。時尚書屋
凝目望去,只見那暗夜籠罩的席位之上,突然現出了幾點微光,有如螢光游動。時尚書屋
司馬乾低聲說道:「小心了,這是最上乘的放蠱方法,那放蠱之人,道行極為高深。」
只見那幾點微光,閃動了一陣,突然消失不見...
這時,馬文飛已把司馬乾視作了身負絶世奇技之人,低聲問道:「怎麼那放出的蠱光不見了?」
司馬乾道:「也許那放蠱之人,已發覺心血白費,場中群豪都已逃離她蠱毒所及之地,收回放出毒蠱,也許是另作佈署……」
話還未完,那隱失的微光,突然又閃動起來,而且數量大增,不下數十點。時尚書屋
司馬乾臉色一變,伸手握住蕭翎的左手,充滿驚愕地說道:「好利害的放蠱人,今夜與會之人只怕是很少能逃得此劫了!」
蕭翎低聲問道:「很可怕嗎?」
司馬乾道:「可怕極了。」
馬文飛道:「離席的武林同道,大部藏在四周的花樹陣中,司馬兄既然瞧出了這蠱毒如此利害,何不招呼藏在花樹中的武林同道逃走?」
司馬乾道:「現在嗎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馬文飛道:「自然是現在了。」
司馬乾道:「這等放蠱之法,乃苗疆十三种放蠱之法中最利害的一種,此刻,只要咱們一動,那毒蠱必將追蹤咱們,反不如隱藏起來的好。」
馬文飛心中暗自好笑,忖道:這司馬乾天不伯,地不怕,不知何以對這蠱毒如此的畏懼,實叫人有些不信。時尚書屋
但見數十道微光,繞那席位上閃轉不停,大約有一盞熱茶功夫,重又隱失不見。時尚書屋
司馬乾長嘆一口氣,道:「現在,可以招呼他們逃走了。」
這三人一直用的傳音之術交談,附近雖然藏有他人,卻是無法聽到。時尚書屋
馬文飛正待起身招呼群豪,突見火光一閃,那高聳雲霄的望花樓後、緩步轉出來一個手捧金燈,長髮披垂,身着紅衣的婦人。時尚書屋
那金燈高約尺許,冒出兩寸高的藍色火焰,在夜風中微微搖動。時尚書屋
只見她舉步落足間十分緩慢,神情一片嚴肅。時尚書屋
蕭翎低聲說道:「是啦!放蠱的就是此人了!」
司馬乾低聲問道:「這婦人是何許人物?」
蕭翎道:「苗疆金花夫人。」
馬文飛一皺眉頭,道:「久聞其人之名,乃苗疆中第2高手,想不到竟然被沈木風收羅手下。」
司馬乾雙目圓睜,神情緊張的望着那金花夫人。時尚書屋
只見金花夫人捧着金燈,直向這花樹陣中行來。時尚書屋
司馬乾全身開始抖動起來,低聲向馬文飛和蕭翎說道:「糟糕!她已發覺到此地有人,直向咱們行來。」
馬文飛道:「我們可以逃走嗎?」司馬乾道:「來不及了。」
馬文飛微微一怔,道:「難道坐以待斃不成?」
司馬乾道:「唉!按那卦象而言,咱們本不該遭此凶險,想不到卦象卻失了靈驗。」
說話之間,那金花夫人已經行到了兩三丈外,停了下來。時尚書屋
只見金花夫人雙目圓睜,望着手中金燈,燈中那藍色火焰,映着她充滿殺機的粉頰。時尚書屋
只見她緩緩把燈遞人右手,左手食指探入了口中。時尚書屋
司馬乾道:「糟啦!她要用血光馭蠱之法,咱們今夜決然難以逃得此劫……」
只見金花夫人那探入口中的食指,突然又取了出來,緩緩轉身而去。時尚書屋
她來的像一個幽靈,去的似一陣疾風,只見燈火閃了幾閃,人已消失不見。時尚書屋
司馬乾舉手拭去頭上的汗水,道:「奇怪呀!奇怪!」
馬文飛道:「奇怪什麼?」
司馬乾道:「她要施展血光馭蠱之法,為什麼會突然又改變了心意。」
馬文飛道:「莫非她自知難以傷得咱們,知難而退了。」
司馬乾道:「非也,非也,其中必有緣故!」
遂又望了蕭翎一陣,緩緩問道:「又是兄台弄的神通。」
他一向自負無所不知,但此刻卻是如陷入五里雲霧之中,滿臉茫然,望着蕭翎。蕭翎道:「她雖然退了回去,但不知是否還會留下蠱毒。」
司馬乾道:「不會了,據在下所見,那金花夫人養的蠱似已入通靈之境,早已和她心靈相通,她既退走,那蠱也不會留下。」
蕭翎對他的博學,亦不禁暗生敬佩,道:「這麼說來,那沈木風的這番陰謀,又白費了。」
司馬乾突然探手入懷,取出金錢卦盒,道:「我再來算上一卦看看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