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24 頁


,不便應命。」智光大師長嘆一口氣,道,「少林寺戒規森嚴,女施主縱然講的句句真話,貧僧也難做主……」岳小釵接道:「該將如伺?」智光大師道:「要有勞女施主隨貧僧同赴嵩山一行。」岳小釵道:「我如不去呢?」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24 / 378)

智光大師被她說的啞口無言,暗道:這女娃兒說的不錯,我在少林寺中,名列「達摩院」八大高手之一,豈能和一個女孩子家動手,何況那「禁宮之鑰」是否在她手中,還難料斷,無憑無據,豈可加人之罪……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這麼想上一想,頓覺理屈語塞,沉吟良久,答不上話。時尚書屋
良久之後,智光大師才緩緩說道:「老鈉這把年紀。如是以武功強壓你交出『禁宮之鑰』,確有些仗勢欺人之嫌,但那『禁宮之鑰』.卻又是本派必欲取得之物,貧僧等奉命而來,如若聽女施主幾句話就這般自行而退,何以向掌門方丈覆命。」
岳小釵道:「那你要怎樣呢?」
智光大師道,「令堂仙逝一事,江湖從未傳聞,貧僧甚望能一晤令堂……」
岳小釵接道,「難道我還能咒我??死去不成?」
舍光道:「令堂縱然真的仙逝,也望能一睹遺容。」
岳小釵道:「亡母已然入殮,男女有別,不便應命。」
智光大師長嘆一口氣,道,「少林寺戒規森嚴,女施主縱然講的句句真話,貧僧也難做主……」
岳小釵接道:「該將如伺?」
智光大師道:「要有勞女施主隨貧僧同赴嵩山一行。」
岳小釵道:「我如不去呢?」
智光大師緩緩退後兩步,一橫手中禪杖,道;「那只有請女施主憑仗武功,勝過貧僧手中禪仗,如若貧僧技不加人,甘願回寺去,領受責罰。」
岳小釵估計情勢,已難善罷,一抖手中軟劍,道:「大師父名剎高憎,說了可是不能不算。」
智光道:「出家人不打誑言,女施主如勝過貧僧,貧僧決然不再留難。」
岳小釵道:「恭敬不如從命,請大師父接招了。」
起手一劍「鬥柄犯月」,直刺過去。時尚書屋
她急欲脫身趕路,出手劍勢,十分凌厲。時尚書屋
智光大師禪杖斜撩,封開長劍,卻不肯揮杖還攻。時尚書屋
岳小釵知他存心先讓幾招,以重身份,暗道:少林正大門派,果是有別江湖肖小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心頭念轉,手中劍勢卻連施奇招,連環三劍。時尚書屋
智光大師揮舞禪杖,封開連環三劍,心頭暗生懍駭,暗忖道:岳家劍能在江湖上獨樹一幟,果非虛張,這女娃兒年歲不大,卻似已得真傳,不可輕敵,施開禪杖,反擊過去。時尚書屋
他兩臂膂力驚人,鴨蛋粗細的禪杖,揮舞開來,帶起一陣呼呼的風聲。時尚書屋
蕭翎有生以來,從未見過此等劇烈的陣仗,心中大為驚愕,憂慮橫生,擔心岳小釵的安危。時尚書屋
只見兩人搏鬥之勢,愈來愈是驚心動魄,岳小釵劍轉如風,但卻始終在那大和尚縱橫的杖影包圍之下。時尚書屋
蕭翎只看得眼花綜亂,只見一片仗影中,飛旋着一片銀芒,己然分不清楚兩條人影。時尚書屋
突然間響起了一陣嬌喝,蕭翎心頭一震,暗道:完了。閉上雙目不敢再瞧,在他的想象之中,一定是岳小釵傷在了那老和尚的禪杖之下。只聽一個清脆的聲音說道:「大師父,承讓了。」
蕭翎急睜雙目望去,只見兩人都好好的站在月光下,已然停手罷鬥,心中好生奇怪,無法分辨出誰勝誰敗。時尚書屋
智光大師收了禪杖,閃開一步,說道:「岳家劍盛名不虛,女施主請吧!」
岳小釵欠身一禮,牽着蕭翎大步而去。時尚書屋
張乾、何坤緊隨岳小釵身後,勿匆行過。時尚書屋
智光大師果是言而有信,肅然而立,目注幾人行過,不再阻攔。時尚書屋
蕭翎奔行一陣,低聲問道:「姊姊打勝了嗎?」
岳小釵道:「那和尚武功高強,姊姊行險勝他一招。」
蕭翎笑道:「我在擔心姊姊打他不過,妹姊卻勝了他。」
岳小釵道:「他雖敗了一招,並未受傷,如他不肯認輸,盡可揮杖再戰,他功力深厚,久戰下去勝負就難預料啦。」

第4回

 萬里避追騎

幾人又奔行一陣,出了峽谷,明月西斜已經過了子夜,岳小釵仰望明月,不禁一嘆,暗暗忖道:追蹤強敵,不知多少,似這般衝殺下去,不知要打到幾時才能停手……
心念轉動之間,突聞大笑聲傳來,谷口外山壁之下,突然站起七八個人。時尚書屋
原來這些人一聲不響地坐在山壁暗影之下,不出聲息,岳小釵雖有極好的目力,但因未曾留心,竟未覺查。時尚書屋
蕭翎見敵人眾多,暗自想道:岳姊姊本可越峰渡澗而行,只因帶我同走,諸多不便,我如不再累贅于她,她或可脫出強敵的追蹤、圍截,當下說道:「姊姊,你們走吧,不用管我了。」
岳小釵黯然說道:「你可是害怕了嗎?」
蕭翎道:「我不是害怕,只是覺着累贅了姊姊。」
岳小釵笑道:「兄弟不要多心,是姊姊拖累了你。」
左手一伸,抱起蕭翎,右手揮動長劍,向前衝去。時尚書屋
張乾、何坤齊揮動兵刃,分由岳小釵兩翼,向前衝殺。時尚書屋
岳小釵劍風如輪,招招辛辣,當一交接,已有兩人傷在劍下。時尚書屋
蕭翎依偎在岳小釵的懷中,鼻息間甜香幽幽,目光中卻是劍氣縱橫,刀影如雪。時尚書屋
激鬥中,突然聽出岳小釵一聲嬌叱,長劍疾揮,慘叫聲中,又一人中劍倒下。時尚書屋
幾個攔路大漢,眼看岳小釵勇猛無敵,心中大是驚駭,雖想至,他被岳小釵一指點中了穴道,此後就暈迷不醒。時尚書屋
回頭望去,岳小釵已然沉沉睡去。時尚書屋
原來岳小釵早已睏倦,但她又擔心蕭翎閉穴過久,雖經解活了穴道,不知能否醒來,她強忍着睏倦等待,只待蕭翎行血流暢,睜開了雙目,她才微微一笑,閉目睡去。時尚書屋
何坤雖亦睏倦難支,但他心中一直惦記着張乾的安危,這一個沉重的事,使他一直未能睡的十分酣熟。時尚書屋
蕭翎剛剛行近張乾身側,何坤突然警覺,沉喝一聲:「什麼人?」右手疾快抓出,同時挺身而起,睜開雙目。時尚書屋
他雖然已看出來人是蕭翎,但因右手探出奇快,竟是收招不及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分享與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