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242 頁


了過來。司馬乾一伸手,接住盒子,卻是不敢伸手去接那毒蛇。馬文飛怕那毒蛇傷人,摺扇一揮,擊了過去。金花夫人冷冷說道:「不用怕,那毒蛇早已死去。」馬文飛揮扇一擊;何等快速,金花夫人話剛出口,馬文飛摺扇已然擊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242 / 0)

說著,撩起白裙進了門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道:「你怎知道我在此地?」
金花關人目光一轉,望着那鳳竹的屍體,道:「這丫頭為我帶路!」
蕭翎道:「何以見得和我有關?」
金花夫人道:「別人也沒有那樣的膽子,敢役使這百花山莊一手調教出來的丫頭,進入望花樓裡去搗鬼。」
司馬乾雖然已知蕭翎的身份不低,但仍不知他的姓名,當下接道:「這丫頭是我派去,和這位見台無關。」
金花夫人右手緩緩從懷中拿出一條紅色小蛇,遞了過去,道:
「就是這條小蛇嗎?」左手拿出一個黑色的盒子,道:「還有這盒中幾條蜈蚣,我譙你還是收回去吧!」雙腕一揚,毒蛇、盒子,一齊飛了過來。時尚書屋
司馬乾一伸手,接住盒子,卻是不敢伸手去接那毒蛇。時尚書屋
馬文飛怕那毒蛇傷人,摺扇一揮,擊了過去。時尚書屋
金花夫人冷冷說道:「不用怕,那毒蛇早已死去。」
馬文飛揮扇一擊;何等快速,金花夫人話剛出口,馬文飛摺扇已然擊中蛇身,腥血飛濺中,攔腰擊作兩段。時尚書屋
司馬乾大慨是自愧役使毒物之能,和這金花夫人相差太遠,接過盒子,一言不發。時尚書屋
蕭翎望了金花夫人一眼,道;「你既能找來此地,想是別人也能找來了?」
金花夫人笑道:「我已在室外,佈下毒蛛,如是有人追蹤我來,那是自尋死路了!」
蕭翎望了鳳竹的屍體一眼,道:「你既然取去她攜帶的毒蛇,諒這丫頭也是你傷的了?」
金花夫人搖搖頭道:「我取下她手中毒物,但她不是死在我的手中!」
馬文飛道:「什麼人殺了她?」
金花夫人揚手一指司馬乾道:「他該是第1兇手!」
司馬乾怔了一怔,道:「我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花夫人道:「不錯,就是你,你把那絶毒的奇蛇,交給了她,卻又不教制蛇手法,她被毒蛇咬中,毒發而死,豈不是死在了你的手中嗎?」
司馬乾道:「這麼說來,在下確是算得兇手了!」
金花夫人道:「如若不是那守樓之人,攻她一招,她已放出毒蛇,也不會被蛇咬中了,那人應算是第2兇手。」
司馬乾道:「應該還有第3兇手才對!」
金花夫人道:「不錯,如若只是兩個兇手,她不致死得這樣安詳了。」
馬文飛道:「夫人語含玄機,不知可否說的更清楚一點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事情簡單的很,這丫頭武功不弱,但卻不夠機警,如若是她不還手,我也會設法救她,卻不料她情急之下,竟然反手攻了一招,是無疑說明了她已生叛逆之心,這時,她手中毒蛇已然放出一半,回頭一口,咬中了她的手腕,」
蕭翎道:「她是中毒而死?」
金花夫人微微一笑,道:「這丫頭被蛇咬中之後,竟然是變的出奇的沉着,想是已存了必死之心,我取下她手中毒蛇、蜈蚣,她就轉身離開瞭望花樓,這時,那守樓之人,還要乘機出手,卻被我出手攔住。」
她對馬文飛、司馬乾說話之時,語氣冰冷,臉色冷漠,但和蕭翎說話時,卻是滿臉春風,笑的一臉柳媚花嬌。時尚書屋
馬文飛望了司馬乾一眼,道:「司馬兄,鳳姑娘只是中了蛇毒而死,司馬兄可有解毒之藥?」
司馬乾搖搖頭,道:「我瞧她不只單純的中了蛇毒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不錯,她出瞭望花樓後,又被埋伏在樓外的高手,擊中一掌,內傷、蛇毒,一齊發作,縱有靈丹妙藥,也是難以起死回生。」
蕭翎道:「你既阻攔那守樓之人于前,為什麼不肯再助她一臂之力,救她性命?」
金花夫人道:「那人隱在樓外暗影之中,突然躍出施擊,我在驟不及防之下,搶救不及。」
蕭翎道:「她受傷之後,就一直走了回來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這丫頭似是已自知生機全絶,內腑受傷,已然難以再運氣和那蛇毒抗拒,因此不敢走的很快,就緩緩走回了翠竹軒來……」
她語聲微微一頓,又道:「你們自作聰明,認為那花樹中,無人出面攔阻你們,就未被人發覺嗎?其實你們的一切舉動,都有人在暗中監視,一舉一動都被傳到望花摟上。」
司馬乾道:「夫人到此地來,自然是無法逃過監視了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在今宵洗塵晚宴上,沈木風似是吃了什麼苦頭,回到望花樓上,一直默然沉思,一語下發,此刻他也許是還未瞭然真象,此人陰沉凶殘,不瞭然內情之前,決不肯隨便發動,現在我到此地來,自然逃不過百花山莊中的耳目,但他們卻無法隨我身後而來,查看我的舉動。」
馬文飛道:「縱然他不解真象,但夫人此來,亦必將引起他的注意了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那你們就別輕舉妄動……」
突然住口不言,臉色一變,冷冷喝道:「什麼人?」
只聽一聲悶哼傳來,但迅快的又歸靜寂!
金花夫人冷笑一聲,道:「量他這苦頭,吃的不小……」
突然間想起了什麼重大之事,接道:「以那沈木風的為人而論,今宵他必將想辦法對付你們,我不便在此久留,也不便出手相助。」
粉頰上閃掠過一抹淒涼的笑意,接道:「三位保重了。」
突然轉身而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口齒啟動,欲言又止。時尚書屋
金花夫人去勢奇快,但見人影一閃而沒。時尚書屋
蕭翎望望鳳竹的屍體突然嘆息一聲,道:「看將起來,這命相之論,實是不可相信!」
司馬乾道;「兄台言外之意,是在指說兄弟了?」
蕭翎道:「司馬兄曾說這位鳳竹姑娘不是夭壽之相,但她卻中了你蛇毒而死!」
司馬乾一皺眉頭,道:「就她生相而論,確非早死之征。」
馬文飛道:「咱們讓一個小姑娘家為我們涉險送命,實非英雄行徑。」
司馬乾道;「馬兄之意呢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