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247 頁


四十八根木柱,支起了這臨時敞廳。敞廳中,早已擺好了酒席,大部席江上,都坐了人。一個胸綴紅花的青衣女婢迎了上來,低聲說道:「請教大名?」馬文飛道:「馬文飛。」那青衣女婢笑道:「豫、鄂、湘、贛總瓢把子馬大爺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247 / 0)

鳳竹一咬牙,道:「大不了一個死字,小婢已兩世為人,死亦無憾了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司馬乾笑道:「不妨事,姑娘不似早夭之相,在下可擔保你有驚無險。」
只聽一陣步履之聲急奔而至,一個青衣大漢,奔到室門外面,高聲說道:「大宴將開,恭請馬總瓢把子入席。」
馬文飛笑道:「咱們去吧!」當先向外行去。時尚書屋
司馬乾道:「姑娘請隨在馬總瓢把子身後,在下隨後保護。」
鳳竹壯起膽子,緊隨在馬文飛身後而去,司馬乾緊隨鳳竹身後,蕭翎隨後相護。時尚書屋
穿過了叢叢花樹,到了一座廣大的敞廳中。時尚書屋
四個斗大的金字,橫在敞廳門上,寫的是:「英雄大宴」。時尚書屋
這座敞廳,是臨時搭蓋而成,高約二丈,足足有七八大方圓大小,綠蔭遮天,白綾幔頂,四十八根木柱,支起了這臨時敞廳。時尚書屋
敞廳中,早已擺好了酒席,大部席江上,都坐了人。時尚書屋
一個胸綴紅花的青衣女婢迎了上來,低聲說道:「請教大名?」
馬文飛道:「馬文飛。」
那青衣女婢笑道:「豫、鄂、湘、贛總瓢把子馬大爺……」
目光轉到了鳳竹臉上,突然一獃,道:「風竹姊姊嗎?」
鳳竹道:「正是愚姊!」
那青衣少女奇道:「姊姊來此作甚?」
鳳竹苦笑一下道:「我跟隨馬大爺同來赴宴。」
那青衣女子眉宇間,泛現出一片茫然之色,欲言又止,轉身帶路而行。時尚書屋
蕭翎目光轉動.卻不見中州雙賈,和金蘭等何在,想是幾人早已改扮,掩去了本來面目。時尚書屋
那青衣女子帶著馬文飛一直行到左首第2個席位上,低聲說道:「這就是馬爺的席位了。」
馬文飛邁步入席,道:「多謝姑娘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青衣女欠身一禮,退了下去。時尚書屋
司馬乾、蕭翎等分別入了座位,只有鳳竹猶豫不決,想入座,似又不敢落座。時尚書屋
馬文飛低聲說道:「姑娘不用害怕,快請落座。」
風竹一閉眼睛,坐了下去,低聲說道:「小婢有一事懇求三位。」
馬文飛道:「什麼事?」
鳳竹道:「如是小婢被沈大莊主發覺,諸位千萬不能讓他把我生擒了去,唉!那時,小婢恐怕連自裁之能,都將失去,還望三位助我一臂之力!」
司馬乾道:「助你尋死?」
鳳竹道:「嗯!助我死去,免得被活捉之後,受莊中規戒懲治!」
突然間,敞廳中,起了一陣騷動,打斷了鳳竹未完之言。時尚書屋
抬頭看去,只見沈木風儒巾長衫,當先而入,不住對兩側群豪,頷首作禮。時尚書屋
駝背並沒有影響到沈木風的氣度,龍行虎步,神態威重。時尚書屋
周兆龍緊隨沈木風的身後,不住的抱拳作禮,朗朗大笑,連道:「諸位賞光,蓬革生輝。」
金花夫人、毒手藥王,依序緊隨在周兆龍的身後,最後的卻是一個面目俊俏,外罩披篷,內着勁裝,背上插劍的少年。時尚書屋
蕭翎心中暗道:這個人,想必就是那假冒我名的蕭翎了。時尚書屋
只見沈木風行到了主席之上,當先落座,金花夫人等才隨着一一落座。時尚書屋
只見他端起面前酒杯,高舉手中,說道:「群賢畢至,蓬蓽生輝,諸位肯給我沈某人面子,兄弟是十分感激,請盡此杯。」
言罷一飲而盡。時尚書屋
廳中群豪,雖都端起了酒杯,但是真正喝下去的,卻是少之又少,大都是舉到口邊,做個樣子,有很多乾脆舉起酒杯就放下,連樣子也不肯做。時尚書屋
要知那沈木風早已是凶名卓著,不論黑白兩道,一提起血影子沈木風的名字,無不頭疼萬分,退避三舍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目光一掠群豪,滿堂佳賓,也不過三五人真正的飲去了杯中之酒,不禁微微一笑,道:「諸位請放心的吃喝,在諸位酒未到三巡,菜未過五味之前,我沈木風決不會在酒菜之中下毒就是。」
言下之意,那是三巡酒過,菜上五味之後就要在酒中下毒了。時尚書屋
只聽一個沉重的聲音說道;「沈兄之意,可是說咱們對這佳釀、美餚,只能淺嘗數口,適可而止,不可盡興大吃一頓?」
蕭翎轉臉望去,只見那人紫袍白髯,生像威猛,手中端着酒杯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淡淡一笑,道:「那要看和我沈某人為友為敵了!」
紫袍白髯老者道:「我已二十年未入江湖,這次受你之邀而來,那可算給足你的面子了……」
沈木風道:「好說,好說,顏兄有何指教,兄弟是洗耳恭聽。」
蕭翎心中一動,暗道:這沈木風自傲自大,口氣之中,從未對過別人這般客氣,這紫袍白髯姓顏的人,得他如此尊稱,定非平常人物。時尚書屋
只聽那紫袍人道:「這酒菜之中,如是下了毒藥,難道也能為敵為友的嗎?」
沈木風笑道:「顏兄的用心,可是要兄弟當着天下群豪之面,說出心中的計謀、策略嗎?」
紫袍人道:「沈兄做事,向來防患未然,就算揭開酒菜中下毒之秘,那也不足以為害今日大局。」
沈木風哈哈一笑,道:「顏兄知我甚深……」
語聲微微一頓,接道:「如是和我沈某為友,自是不該計較這酒菜之中是否有毒,他也該相信我沈某人能代為療治,中毒又有何妨?」
紫袍人道:「如是為敵呢?」
沈木風道:「當今江湖之上,用毒之人,數不勝數,如是我沈某人的敵人,早該防備才是。」
紫袍人道:「此刻酒餚之中,可已下毒?」
沈木風笑道:「顏兄放心,此刻酒餚之中,都還未曾下毒,顏兄只管大膽品嚐。」
紫袍人突然一仰臉,喝下杯中之酒,未再接言,坐了下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默查場中群豪神態,大部份都對那紫袍人流露敬仰之色,心中暗道:不知這紫袍老人是何許人物,聽他口氣、身份,頗有和沈木風分庭抗禮的氣魄。時尚書屋
突然間一隻手,由下伸過來,抓住了蕭翎的左手,低聲說道:「馬兄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