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254 頁


來,行了過來。兩人挺胸抬頭,大步行到右面席位之上,坐了下去。雖只是酒僧、飯丐兩個人,但給予馬文飛等精神上的慰藉,卻是很大,但見左面席位突然站起了七八個人,一語不發的走到了右面席位上來。馬文飛細看來人都是素不相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254 / 0)

馬文飛等人正在商議如何應付沈木風的進攻,突聽一陣虎嘯龍吟般的大喝,道: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「沈莊主,老要飯的一直就坐在左面,可是又不想和沈大莊主交朋友,不知該如何是好?」
蕭翎凝目望去,發覺那說話之人,正是飯丐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淡淡一笑,道:「如是想和我沈木風為敵,那就請到右面席位上坐。」
飯丐冷冷說道「當真是費事的很。」
站了起來,直向右面席位上走去。時尚書屋
酒僧半戒,醉眼也斜的隨着站了起來,說道:「好啊!飯丐、酒僧,我倆一向是焦不離孟,孟不離焦,你老要飯活膩了想找死,說不得我和尚也只好奉陪了。」
緊隨飯丐之後,站起身來,行了過來。時尚書屋
兩人挺胸抬頭,大步行到右面席位之上,坐了下去。時尚書屋
雖只是酒僧、飯丐兩個人,但給予馬文飛等精神上的慰藉,卻是很大,但見左面席位突然站起了七八個人,一語不發的走到了右面席位上來。時尚書屋
馬文飛細看來人都是素不相識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眉頭微微聳揚,哈哈大笑,道:「還有要和我沈木風為敵之人嗎?快請到右面席位上去。」
只聽一人大聲喝道:「生死有命,就算和沈木風交上朋友,也未必就有什麼好處。」
隨着那大喝之聲,又有兩個五句左右大漢,走入右面席位之上。時尚書屋
這兩人馬文飛倒是識得,乃是泰山二虎宋氏兄弟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目光一掠左面席位上的群豪,哈哈一笑,道:「就兄弟想來,這左面席位之上,恐怕還有想和兄弟為敵之人,那就請過右面如何?」
果然,左面席位上,又響起一聲冷笑,道:「人家沈大莊主既是無意和咱們交友,咱們這等高攀豈不是比死了更為難過嗎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只聽一人應聲道:「大哥說的不錯,頭可斷,血可流,大不了一個死字,與其活着受辱,倒不如轟轟烈烈的死去,也顯得有些英雄氣概。」
語聲甫落,又站起四條大漢,直向右面席位上行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心中暗道:眼下所有的人,大都相信如是和那沈木風為敵,十九是難以活命,但千古艱難唯一死,要他們明知必死,而仍有抗拒的豪氣,眼下要想個什麼辦法,使他們心中瞭然,縱然和那沈木風為敵也未必死得了。時尚書屋
但見沈木風臉上一片肅穆之色,緩緩道:「還有嗎?」
他一連喝問數聲,左面席位再無行動之人。時尚書屋
蕭翎暗中留神那紫袍老人的舉動,但見他仍靜坐不動,心中好生奇怪,暗道:他如是沈木風的朋友,就該行入沈木風身後另一座篷帳中才是,如是那沈木風的敵人那就該坐到右面席位上來,以他身份,難道竟也是不敵不友,坐觀虎斗的人物不成。時尚書屋
但見沈木風拂髯一笑,回顧着右面群豪說道:「諸位要和我沈某為敵,不知可否能說出一些原因來?」
馬文飛起身應道:「閣下積惡數十年,殺人無算,眼下之人,不是師門和你結仇,就是父母、朋友受你陷害,每人的仇恨,算起來都很深長。」
沈木風道:「就以馬兄而言,不知為何和兄弟結仇?」
馬文飛道:「是為了師門仇恨。」
沈木風微微一笑,道:「馬兄如要替師門報仇,沈木風總要叫你有一個報仇的機會,怕的是馬兄無能為令師報仇,反將賠上一條性命。」
馬文飛道:「不勞你沈大莊主擔心。」
沈木風目光一轉,望着左面席位上的群豪,冷笑道:「諸位雖不肯折節和我沈某下交,但能不和我沈術風為敵,我沈某人仍是照樣感激……」
??語聲微微一頓,接道:「既然是彼此之間,已叫明了,互相為敵,那就是說,彼此勢同水火,決難兩立……」
只聽酒僧半戒高聲接道:「沈大莊主,也不用講這些大道理了,和尚時限已到,有些等得不耐煩了,還是請沈大莊主早些超度我和尚到西方極樂世界吧!」
他終日裡帶著七分醉意,講起話來,口沒遮攔,別人只道他是講的醉話,其實此人心細如髮,早已留神到沈木風在借說話時機,分散群豪心神,準備暗中施展手腳。時尚書屋
只聽飯丐冷笑一聲,接道:「沈大莊主也不用口是心非,只說冠冕堂皇的話了,還是堂堂的划下道兒,大家一刀一槍的比個生死出來。」
沈木風道:「兩位好像是心中很急?」
飯丐冷冷應道:「沈大莊主詭計多端,咱們是不得不防。」
沈木風道:「好!諸位遠來是客,如何比試,還望諸位出題,文比武打,拳掌兵刃,只要諸位說得出口,我沈某一定奉陪。」
半晌不講話的孫不邪,突然介面說道:「老叫化倒有個主意。」
沈木風道:「領教高見。」
孫不邪道:「有道是強龍不壓地頭蛇,你沈大莊主這番邀請我等參與貴莊英雄大會……」
沈木風淡淡一笑,接道:「據我的記憶,似乎未邀你老叫化子。」
孫不邪咳了一聲,笑道:「不論你是否邀了老叫化,老叫化卻是拿着你們百花山莊的請客銀牌,走進來的。」
沈木風道:「孫兄神通廣大,兄弟是佩服的很。」
孫不邪哈哈一笑,道:「沈大莊主這過獎之言,如確是出自衷誠,老叫化倒是十分愛聽……」
目光一掠右首席位上的群豪,只不過寥寥十幾個人,微微一笑,接道:「彼此之間的人手,相差十分懸殊,可說是一場勢不均,力不敵的搏鬥,你沈大莊主如若是自負英雄人物,咱們就訂下三陣決勝負的東道。」
沈木風搖頭笑道:「打賭的事,兄弟是素不願為,孫兄之請,實是歉難照辦。」
孫不邪哈哈一笑,道:「你沈大莊主之意,可是以多為勝嗎?」
沈木風笑道:「縱然是本莊中人確有此心,兄弟也不允許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