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260 頁


,沒有要的啦。」飯丐敲敲身前的鐵鍋,道:「可惜難為無米之炊。」要知這幾人在敞廳中,擔心那酒菜之中有毒,不敢食用,再經這一番惡戰之後,人人都已覺饑餓難忍。這時泰山二虎人也清醒過來,但因兩人傷勢較重,失血過多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260 / 0)

酒僧半戒首先醒了過來,啟開雙目,四下打量了一眼,然後低聲問道:「那些黑衣武士,可曾攻過石堡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搖搖頭道:「沒有。」
緊接着飯丐沈鐵鍋、司馬乾,相繼醒來。時尚書屋
馬文飛扯下一片衣襟,把幾處創傷包了起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低聲問道:「馬總瓢把子傷勢如何?」
馬文飛笑道:「內力已復大部,外傷都是皮肉小傷,不足礙事。」
言下之意,是說已有了再戰之能。時尚書屋
司馬乾撿起地上金輪,笑道:「當真是陣慘烈絶倫的惡戰。」
酒僧取過身後的酒葫蘆,搖了幾搖,已是空無一滴,嘆道:
「酒和尚沒有了酒,那是叫化子丟了碗,沒有要的啦。」
飯丐敲敲身前的鐵鍋,道:「可惜難為無米之炊。」
要知這幾人在敞廳中,擔心那酒菜之中有毒,不敢食用,再經這一番惡戰之後,人人都已覺饑餓難忍。時尚書屋
這時泰山二虎人也清醒過來,但因兩人傷勢較重,失血過多,神智雖然清醒,人卻仍然不能掙動。時尚書屋
鳳竹低聲對馬文飛道:「馬爺,請那孫老前輩退回來調息一下,在一時半刻之中,沈木風決不會再遣人手攻這石堡。」
蕭翎起身說道:「我去替他回來。」
鳳竹道:「不用了,小婢有要事奉告諸位。」
馬文飛正起身去請過孫不邪,孫不邪已大步行了過來,道:
「姑娘找老叫化來,不知有何話說?」
鳳竹服過一粒藥物之後,精神大見好轉,支撐着掙紮起來,道:「小婢有幾句重要之言,尚望諸位能夠牢記心頭……」
她喘了兩口大氣,接道:「沈木風可能會施展火攻,把咱們活活燒死!亦可能施放毒物,把咱們毒死!或是緊緊圍困,把咱們活活餓斃!」
她一連說了幾條死路,只聽得群豪個個臉色肅穆,默然不言。時尚書屋
鳳竹淒涼一笑,接道:「不論如何,咱們務須今夜突圍而去,不是小婢長他人的志氣,咱們能夠有三人活着離此,那已是難能可貴了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一皺眉頭,道:「那倒未必見得。」
鳳竹道:「唉!小婢說的是句句實話,諸位信與不信,小婢不能相強,但我仍然要盡我所知,告訴諸位,突圍之後,直向正東,因為正東臨山,只要能夠進入山中,那就算逃得了一半的性命……」
她長長嘆息一聲,接道:「據小婢所知,每日三更,沈木風必有半個時辰以上的坐息,這是最好一段突圍時機,小婢自知已然難有生望,追隨諸位,徒增拖累……」
頓了一頓,又道:「沈木風不知用什麼方法,教出了八大血影化身,人人武功奇高,那些化身身着紅衣,諸位遇上時,要多多小心一些,唉!小婢身份低下,能夠知道的機密,只此而已,諸位要多多保重,小婢要先走一步了。」
突然舉起右掌,直向天靈要穴擊了下去。時尚書屋
那孫不邪久走江湖,見聞廣博,一聽那鳳竹的口氣,已知她有自盡之心,早已暗中留神,是以,鳳竹抬起右手,孫不邪已搶先一步點出了一指。時尚書屋
鳳竹右掌還未觸及天靈穴,孫不邪指力已到,鳳竹抬起的右手,軟軟垂了下來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面色肅穆地說道:「鳳姑娘,你為何尋死?」
鳳竹道:「小婢武功不濟,活着也是難以幫得上諸位的忙,反而拖累諸位,倒不如一死了之!」
孫不邪冷冷說道:「當真是如此嗎?」
鳳竹道:「小婢用心,確實如此。」
孫不邪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老叫化也相信你不會故意騙我,但你尋死的用心,卻複雜的很,你害怕被那沈木風生擒之後,要身受百花山莊中慘厲的規戒處分,伯受那份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的活罪,因此,你就想以死逃避,是嗎?」
鳳竹道:「這個,這個……」
孫不邪接道:「也許你心中還未想到此處,但這種意識、念頭,卻早已深植於你的心中了?」
鳳竹黯然嘆道:「老前輩這麼一提,小婢倒真的有了這種感覺……」
突見人影一閃,一個黑衣武士,疾快的躍入了石堡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右手疾揮,拍出一股潛力,先把那石堡大門封住,沉聲說道:「不要殺死了,捉活的。」
說著話,人已躍回到石堡門口,守住了門戶。時尚書屋
這時,酒僧、飯丐和馬文飛等,盡都醒了過來,室中實力強大,自是不用自己出手了。時尚書屋
馬文飛停身之處,和那黑衣武士較近,摺扇一張,削了過去。時尚書屋
那黑衣武士疾發一掌,擋開了馬文飛手中扇勢,人卻趁機躍避開去,低聲說道:
「馬兄……」
馬文飛微微一怔,摺扇收回,低聲說道:「閣下什麼人?」
那黑衣武士道:「兄弟向飛。」
馬文飛道:「你是向兄?兄弟多有得罪了。」
向飛道:「兄弟冒險衝入這石堡中來,是要和馬兄相約一件要事。」
馬文飛道:「這些人都和我等志同相合,向兄有何高見,儘管請說不妨。」
向飛低聲說道:「兄弟和中州二賈,在金蘭、玉蘭相助之下,已約好了動手的時間,特地趕來通知馬總瓢把子一聲。」
蕭翎介面說道:「諸位混在何處,怎的竟瞧不出一點痕跡?」
向飛道:「如是你能瞧得出,那沈木風亦可瞧得出來了!」
鳳竹精神突然一振,道:「怎麼?金蘭、玉蘭兩位姊姊,也來了嗎?」
向飛望了鳳竹一眼,道:「來了。」
鳳竹道:「現在何處?」
向飛道:「和老偷兒一塊混跡在黑衣武士群中。」
蕭翎道:「那位小叫化,和中州二賈呢?」
向飛道:「都在那裡……」
突聽孫不邪一聲大喝,緊接着響起了兩聲悶哼,想必是又有兩個逼近石堡的黑衣武士,被他掌力震傷。時尚書屋
馬文飛道:「不要傷了自己人。」
向飛道:「不要緊,老偷兒沒有消息傳出之前,他們決不會輕舉妄動。」
馬文飛一皺眉頭,道:「你還要出去嗎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