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283 頁


臉上藥物,恢復了本來面目,守在雙親身側。過了片刻,蕭大人長長吁一口氣醒了過來。蕭翎急急拜伏地上,。道:「不孝兒蕭翎,叩見爹爹。」蕭大人雙目盯注蕭翎,瞧了良久,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你當真是翎兒嗎?」蕭翎黯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283 / 378)

行約三十里,到了一處四無人跡的山谷之中。向飛停下身子,拱手對蕭翎說道: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「沈木風經營百花山莊十餘年,方圓百里之內,恐怕都有百花山莊的眼線……」
蕭翎接道:「向兄之意,咱們可是要在這山谷之中,找一個存身之處嗎?」
向飛道:「不錯,只有在這等大澤幽谷之中,或可避開沈木風的眼線。」
蕭翎道:「家母身體不適,只怕要用藥物,深山幽谷中,雖然隱秘.只怕採購藥物不便。」
向飛笑道:「這個不用蕭兄發愁,採購藥物的事,者偷兒擔當就是。」
商八笑道:「向兄不但是妙手空空之技,獨步天下,易容之術,也是人所難及!量那百花山莊的眼線,無法認得出他。」
這時,玉蘭、杜九,已然選擇了一片柔軟的草地,放下了蕭氏夫婦,解活兩人被點制的穴道。時尚書屋
蕭翎用泉水洗去了臉上藥物,恢復了本來面目,守在雙親身側。時尚書屋
過了片刻,蕭大人長長吁一口氣醒了過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急急拜伏地上,。道:「不孝兒蕭翎,叩見爹爹。」
蕭大人雙目盯注蕭翎,瞧了良久,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你當真是翎兒嗎?」
蕭翎黯然說道:「正是孩兒。」
蕭大人嘆道:「你變的太多了,昔年你體弱多病,如今卻是這般健壯……」
微微一笑,接道:「仔細瞧過,面貌輪廓依稀還辨得出。」
蕭翎垂下淚來,說道:「孩兒不孝,連累爹娘受苦,實叫孩兒心下難安。」
蕭大人目光流動,掃掠了身側的江湖豪俠,恢復了昔日的和藹笑容,道:「宦海凶險,尤過江湖,爹爹身經了無數風浪,這點驚駭苦難,算得什麼?」
只聽玉蘭低聲道:「相公快來,老夫人有些不對。」
蕭翎臉色陡然大變,一長腰,飛躍而起,呼的一聲,掠過向飛、司馬乾,直落到母親身側。時尚書屋
屈下一膝,扶住母親,急得大聲叫道:「娘啊!娘啊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他心中焦急如焚,淚水如泉奪眶而出。時尚書屋
商八輕輕一批司馬乾,低聲說道;「你會算命卜卦,但不知是否有醫病之能?」
司馬乾道:「兄弟不敢自吹自擂,醫道方面,通而不精。」
商八道:「你先去勸住蕭大哥之後,咱們再商量醫病的事。」
司馬乾點點頭道:「這個兄弟知道。」
舉步行到蕭翎身前向蕭翎說道:「蕭兄且不可亂了章法,兄弟觀老夫人之相,福緣甚是深厚,決不會有何凶險,但請放心。」
蕭翎回顧了司馬乾一眼,道:「司馬兄說的不錯。」
隨手放下母親,站起身子,拭去臉上淚痕,接道:「家母一直是暈迷不醒,哪位熟悉此地形勢,有勞去請位大夫來。」
蕭大人緩步行了過來,瞧了老妻一眼,長長嘆息一聲,道:
「翎兒,不用謊。」
蕭翎躬身說道:「爹爹有何教訓?」
蕭大人道:「自你去後,你母親日夜懷念,積憂成疾,為父的雖然從中解勸,但一直無法使她回覆昔年的歡笑……」
蕭翎道:「孩兒不孝,拖累母親擔憂,罪該萬死。」
蕭大人微微一笑,道:「是以,當那百花山莊中人,找上丹桂村時,為父的雖然瞧出破綻,覺出他們行徑可疑,但你母親卻是信以為真,展露自你去後的初度笑容,為父不忍揭穿內情,只好照他們吩咐上道,唉!我們在百花山莊中,雖然未吃什麼苦頭,但那囚居幽室,昏暗不見天日的生活,卻也是難過的很……」
蕭翎道:「孩兒不能承歡膝下,反累爹娘,想來實叫孩兒惶愧欲死了!」
蕭大人道:「你母親連急帶氣,再加上思兒之心,在那囚居幽室之中,已經染病,再經一番驚駭,暈了過去,吾兒也不用驚慌,只等她醒來之後,見你之面,認出吾兒,先去了心中的憂苦,病勢就算好了一半。」
蕭翎道:「爹爹說的是。」
玉蘭突然站起身來,欠身對蕭翎說道:「歸州城中,有一位名醫,安婢意欲易容,混入城去把他請來……」
只見山腰間,一叢青草之中響起一聲大笑,道:「不用了,天下名醫,敢說無人能及老夫,這區區病勢,老夫自信有着妙手回春之能,一針可使她當場醒轉。」
群豪抬頭望去,只見數丈外的大岩上,站着一個乾枯瘦小的黑衣人,正是那毒手藥王!
群豪都為蕭夫人的暈迷擔憂,耳目失去了靈敏,均不知毒手藥王幾時到了此地!
商八冷笑一聲,道:「你既然來了,就別想再回去啦。」
說話之間,一施眼色,和杜九聯袂而起,搶到左側,擋住退路。時尚書屋
毒手藥王哈哈一笑,道:「老夫如若害怕有來無去,也不會追蹤你們到此。」
說話聲中,飄身而下。時尚書屋
蕭翎急行兩步,擋在父親前面,冷冷說道:「今日你若妄生惡念,必叫你死無葬身之地。」
毒手藥王雙目深注在蕭翎臉上,道:「你就是那假扮的馬成,在百花山莊中,老夫已識破你的身份了。」
蕭翎道:「那時,你如泄露給沈木風,也許我等還不易這般闖出百花山莊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不錯;如若沈木風知道是你,必將傾盡百花山莊全力取你性命。」
蕭翎冷笑一聲,道:「可惜的是時機不再,沈木風錯過殺我的機會了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老夫不肯泄露你的身份,並非存什麼慈悲心腸,而是想留下你的性命,借你之血,救我女兒之命!」
蕭翎道:「咱們沒有這份交情,聽在下奉勸,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好了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老夫只此一女,不達目的,終不罷休。」
蕭翎一皺眉頭,道:「以你此刻處境而言,這話未免說的太過狂妄了!」
毒手藥王仰天一陣大笑,道:「武林之中,哪一個不知道我毒手藥王,狂妄自負,還用得着你來說嗎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