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285 頁


能耐。」蕭翎緩緩伸出手去,低聲對金蘭說道:「寶劍借我一用。」金蘭應聲拔出長劍,恭恭敬敬遞了過去。蕭翎星目中神光如電,凝注毒手藥王的臉上,緩緩說道:「毒手藥王,你可願見識一下我蕭翎的劍術嗎?」毒手藥王手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285 / 0)

站在蕭夫人身側的玉蘭,突然冷冷說道:「你醫道通神,但用毒的手段,也是人所難及,小婢曾聽沈木風講過,藥王有借物傳毒之能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毒手藥王道:「不錯,老夫確有此能,但還不至于用來傷一個毫無抗拒之能的老婦人。」
玉蘭道:「也許老人家的病,並非你形諸口舌那般嚴重,你卻故意的把它說得厲害異常,以此要挾蕭公子,舍血救你女兒之命。」
毒手藥王已從懷中取出一枚銀針,冷冷說道:「老夫這一針落下,立時可讓她神智清醒……」
蕭翎沉聲接道:「毒手藥王,你如敢暗施手腳,對我母親下毒,你可知我對你如何?」
毒手藥王道:「量你也無能傷得老夫。」
蕭翎接道:「我將先殺令愛,讓你十餘年療救女兒的心願成空,嘗嘗老而失女之痛。」
毒手藥王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別人唬不住我毒手藥王,也許你蕭翎,有此能耐。」
蕭翎緩緩伸出手去,低聲對金蘭說道:「寶劍借我一用。」
金蘭應聲拔出長劍,恭恭敬敬遞了過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星目中神光如電,凝注毒手藥王的臉上,緩緩說道:「毒手藥王,你可願見識一下我蕭翎的劍術嗎?」
毒手藥王手中舉着銀針,道:「老夫以絶世的針灸療病之術,承受你一記劍招。」
這時,場中的氣氛,緊張無比,所有人的目光,都投注在蕭翎的手上,但每人的臉色,卻是一片哀傷悲痛之情。時尚書屋
蕭翎目光轉注到三丈以外的懸崖上一株矮松之上,說道:「好!你要瞧仔細了。」
暗中運氣,全身真力,全都凝聚在右臂之上。時尚書屋
只見他緩緩舉起手中長劍,陡然一振手腕,長劍脫手而出。時尚書屋
長劍出手,幻起了一片輪轉的銀虹,劍氣瀰漫,帶起了一片輕嘯之聲,直飛四五丈高。時尚書屋
但見那輪轉的劍勢,在空中連打了兩個旋身,突然疾向那矮松射去。時尚書屋
一圈銀虹,繞樹飛轉,寒芒過處,枝葉紛飛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待銀虹收斂,長劍現形,那懸崖間矮松,只餘下一個光禿禿的樹幹。時尚書屋
群豪都為這馭劍一擊,瞧的目瞪口獃,半晌之後,才響起了輕微的嘆息和讚美。時尚書屋
毒手藥王點點頭,道:「就老夫記憶之中,五十年來,有此奇技的武林高手。只有四人,三人被困于那禁宮之中,一人下落不明……」
語聲微微一頓,突然提高了聲音道:「你和那莊山貝如何稱呼?」
蕭翎聽他一出口便叫出莊山貝的名字,顯是對這馭劍之術,亦有心得,不禁一獃,口中卻冷冷的答道:「師徒之稱。」
毒手藥王嘆道:「你這點年紀,有此成就,有背武學常規,如若老夫的料斷不錯,除了你得莊山貝等名師傳授之外,必然另有奇遇。」
蕭翎吃了一驚,暗道:這人果然利害,難道我誤食那千年石菌的事,他也能瞧得出來。口中卻答非所問地接道:「憑此一劍,取你女兒之命如何?」
毒手藥王沉吟一陣,道:「那是綽綽有餘了。但卻未必能夠傷得老夫。」
語音甫落,手中銀針已然疾落,刺入了蕭夫人前胸之上。時尚書屋
此人的針灸之術,果然是神奇無比,銀針中穴,蕭夫人立時長長吁出一口氣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低聲讚道:「你的醫術,果有獨到之處,不愧有藥王之譽。」
毒手藥王微微一笑道:「在老夫手中,決無不治之症。」
蕭翎心中暗道,好大的口氣。時尚書屋
但見毒手藥王銀針疾起疾落,片刻之間,連刺了蕭夫人一十二個穴道,收了銀針,探手由懷中摸出一個玉瓶,一抖手,投向蕭翎。時尚書屋
蕭翎接過五瓶,道:「什麼丹藥?如何服用?」
毒手藥王卻淡然一笑,答道:「老夫如是想加害於你,此刻你已身中劇毒……」
目光環掃群豪,哈哈大笑一陣,接道:「不過,你盡可放心,老夫還要用你之血,救我女兒之命。所以……」
蕭翎知他有借物傳毒之能,此言非虛,是以默然不語。時尚書屋
但聞毒手藥王接道:「那瓶中五粒丹丸,不但有補氣益神之效,且可延年益壽,每日服用一粒,五粒眼完,令堂當回覆二十年前的青春活力,你要珍惜了。」
蕭翎一抱拳,道:「多承賜贈靈丹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為證實老夫所言不虛,五日後,老夫再帶小女來此。」
他目光流露出無限的渴望神情,凝注着蕭翎,臉上是一片慈愛和焦灼混合的神情。時尚書屋
蕭翎長長吁一口氣,說道:「大丈夫一諾千金,藥王但請放心,五月內家母果真如藥王所言,在下定當束手施血,相救令愛之命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好!老夫信你之言。」
轉身一掠兩丈,疾奔而去。時尚書屋
商八目注那毒手藥王的背影消失不見,突然抱拳對蕭翎一禮,道:「大哥,可是當真要施血救那毒手藥王之女嗎?」
蕭翎淡然一笑,道:「我既然答應了他,如何能夠騙人!」
杜九急道:「目下大哥一身繫天下安危,豈可這般輕賤自己。」
神偷向飛接道:「老偷兒向主信諾,一言出口,決不反悔,不過,蕭兄目下的處境不同,就是毀去承諾,也一樣受天下英雄敬重。」
蕭翎一揮手道:「諸位的盛情,在下心領,咱們別談這件事了。」
商八緩步走到蕭大人身側,欠身一禮,道:「眼下蕭大哥一人生死,關係著後數十年的江湖命運,此情此景之下,只有老伯一人,或可阻止於他,還望老伯說幾句話,阻攔住蕭大哥。」
蕭大人一皺眉頭,道:「這個,這個,叫我很難啟齒,他以血換藥,救了他母親之命,乃是大孝之事,答應施血於人,乃是大信之事,要他背棄信諾,我做父親的,也覺得難以啟口。」
蕭大人雖然說的大義凜然,但想到獨生愛子,數日之後,施血於人,豈能不黯然神傷,緩緩轉過身去,行到山崖旁一塊岩石之下,倚岩而立,抬頭望着雲天出神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