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298 頁


穴道。南宮玉道:「爹爹醫道精深,天下無出其右,可是當真嗎?」毒手藥王道:「自然當真了。」南宮玉道:「女兒有一事不明,請問爹爹。」毒手藥王道:「什麼事?」南宮玉道:「蕭翎身上之血,為何能救女兒之命?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298 / 0)

毒手藥王獃了一獃,半晌答不出話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南宮玉接道:「爹爹一心一意要救女兒,如是你的女兒死了,你就會死去這條心了!」
毒手藥王嘆道:「就算是爹爹騙了你,那也是一片愛你之心。」
南宮玉道:「爹爹如若真的疼愛女兒,你就解開蕭翎的穴道,我告訴你一個解救我的法子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我兒智慧過人,為父的相信得過。」
右掌連揮,解開了蕭翎被點的穴道。時尚書屋
蕭翎緩緩坐了起來,只見南宮玉手中正抓着皮管,背倚在石壁之上,瘦削的臉上,帶著一絲微微的笑意。時尚書屋
毒手藥王道:「為父的已解開他的穴道,我兒有何自救之法,快些說吧!」
南宮玉轉動一下眼睛,望了蕭翎的雙腿一眼,道:「他雙腿穴道未解,是嗎?」
毒手藥王哈哈一笑道:「婉兒,這些年來,你很少有此刻這般清醒過。」
揮手又拍活蕭翎雙腿上的穴道。時尚書屋
南宮玉道:「爹爹醫道精深,天下無出其右,可是當真嗎?」
毒手藥王道:「自然當真了。」
南宮玉道:「女兒有一事不明,請問爹爹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什麼事?」
南宮玉道:「蕭翎身上之血,為何能救女兒之命?」
毒手藥王道:「簡單得很,因為他食用過一種奇藥,體內之血,與人不同。」
南宮玉道:「這就是了,他並非是天生的奇血,可救女兒,既然如此,爹爹為什麼不問他食用了何物,生長何處?」
毒手藥王一掌拍在腦袋上道:「不錯,不錯,為父的當真急昏了。」
目光轉注到蕭翎身上,道:「小女的話,蕭兄都已聽到了?」
蕭翎道:「聽到了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如是蕭兄肯據實說出,食用的是何物,蕭兄就不用放血也可救小女的性命了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凝目思索了片刻,道:「那是一種生長在懸崖上的奇草,色呈灰白,形如撐傘……」
毒手藥王道:「那是千年石菌了,正是小女病體需要之物,不知生在何處?」
蕭翎道:「長江沿岸,三峽之間,那地方在下無法說出名字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你可曾記得那地方?」
蕭翎道:「隱隱約約,或可尋得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那就有勞蕭兄帶老夫一行如何?」
蕭翎略一沉吟,道:「好!不過在下要事先把話說明……」
毒手藥王道:「老夫洗耳恭聽。」
蕭翎道:「那石菌生在一處上不着天,下不見地的峭壁之間,而且已被在下無意中食用了大半,餘下多少,在下已茫然……」
毒手藥王道:「不要緊,只要那時沒有全部被你吃完,那就行了。」
蕭翎道:「那地方千峰重疊,生長石菌的峭壁,究竟在何處,在下也是無法一下指出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難道你就記不得一點特徵嗎?」
蕭翎道:「那峭壁上,有着一條倒垂而下的瀑布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有此特徵,那就行了。」
蕭翎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在下能夠記起的只有這些,由那千山重峰中,要找出那面峭臂,恐非是短短時日中能夠如願,令愛的身體……」
話到此處頓口不言。時尚書屋
毒手藥王道:「老夫以絶世醫術,還可讓她支撐一個月,如是一個月內,仍然找不到那生長千年石菌的峭壁,只有借用閣下之血,救小女性命了。」
南宮玉突然介面說道:「不要緊,別說一個月,就算兩個月我也相信能夠支撐得過。」
毒手藥王奇道:「孩子,這玩笑之言,你如何可以隨口胡言,為父的醫道,世無倫比,查你脈象,已快到油盡燈干之勢,如非為父的身有靈丹,和銀針過穴之術,只怕連十日也難活得,一月之期,為父的已然是盡我心力了……」
他不讓女兒開口,長長吁一口氣接道:「蕭大俠至誠君子,一諾之允,決不輕變,如果我兒許出兩月限期之諾,為父的實無把握,能讓我兒多活一月!」
南宮玉微微一笑,道:「爹爹少算了一樁支撐女兒生命的力量。」
毒手藥王奇道:「少算了什麼?」
南宮玉道:「女兒求生的潛力。」
毒手藥王沉思了一陣,道:「我兒為何會動了強烈的求生之意?」
南宮玉一雙失去神采的眼神,突然轉注到蕭翎的臉上,道:「為了不讓爹爹放他身上之血。」
毒手藥王略一沉吟,哈哈大笑道:「為父的明白了。」
一抹羞紅泛上南官玉瘦削的雙頰,緩緩把嬌軀偎入了毒手藥王的懷中,閉上雙目。時尚書屋
毒手藥王望着蕭翎說道:「蕭大俠,小女的話,你都聽到了?」
蕭翎道:「都聽到了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那很好,小女自願許下兩個月之期,我雖是她爹爹,但也不便更改她許下之言,兩個月之內,老夫決不取你身上之血,但如超過兩月,仍然尋不到那千年石菌,那也是天意取你蕭翎之血了。」
蕭翎道:「如是令愛支撐不過兩月……」
毒手藥王道:「那是她命中注定要死,我這做父親的也是無可奈何了……」
突然間雙目神光一閃,接道:「你可知小女為什麼要許兩個月的諾言嗎?」
蕭翎道:「令愛心地善良,不忍加害他人……」
毒手藥王厲聲接道:「因為早已自知無法活過兩月時光。」
蕭翎獃了一獃,道:「這個在下就想不明白了。」
毒手藥王一句一字地說道:「小女對閣下情有所钟,寧甘自斃,不忍加害於你。」
蕭翎道:「這個,這個……」
毒手藥王道:「不用這個那個了,小女雖有捨命相救你蕭翎之心,但我毒手藥王卻沒有這等寬宏大量。」
蕭翎道:「藥王之見呢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