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299 頁


毒手藥王道:「什麼辦法?」蕭翎道:「各憑武功,一決生死!」毒手藥王道:「你武功奇佳,兼有數家之長,老夫雖然不致于落敗,但卻也沒有勝你的把握,這等風險,豈是老夫甘願去冒的嗎?」蕭翎道:「除了各以武功,分出生死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299 / 0)

毒手藥王道:「如是在一月之內,找不到那生長石菌的懸崖,小女是非死不可,但她有言在先,縱然是至死無救,我也不能取你身上之血,如是小女死去,那千年石菌自是不用找了,老夫就把你和小女葬在一起,免得她一人長眠在那深山大澤之中,孤獨無依!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只聽得心中一涼,道:「藥王之意,可是要在下陪葬嗎?」
毒手藥王道:「正是此意,閣下心意如何?」
蕭翎淡然一笑,道:「藥王想的很好,只是在下卻未必答應,要我帶你去找那千年石菌,勢必要先解開我的穴道不可,在下只允放血救人,並沒有答應殉身陪葬,藥王想要在下殉葬,只有一個辦法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什麼辦法?」
蕭翎道:「各憑武功,一決生死!」
毒手藥王道:「你武功奇佳,兼有數家之長,老夫雖然不致于落敗,但卻也沒有勝你的把握,這等風險,豈是老夫甘願去冒的嗎?」
蕭翎道:「除了各以武功,分出生死之外,在下倒是想不出藥王還有何策能夠迫我殉葬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年輕人究竟是閲歷淺薄,老夫不會防患未然嗎。」
蕭翎道:「如何一個防患之法?」
毒手藥王道:「告訴你不要緊。老夫借物傳毒之能,早已天下皆知,快近一月期限時,如仍未找到那千年石菌,老夫就暗中在你身上下毒,小女死後迫你殉葬,那時你身中劇毒,自是無法和老夫抗拒。」
蕭翎道:「你不該事先說出,在下既然知道了,自是要嚴加防備。」
毒手藥王笑道:「老夫不怕。」
蕭翎忖道:如若他說的句句實言,這人的能耐,當真是可怕得很。口中卻緩緩說道:
「藥王也不用先自誇口,到時間再說不遲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老夫自信你無法防得……」
語聲微微一頓,接道:「此刻咱們先得決定一樁緊要之事。」
蕭翎道:「什麼事?」
毒手藥王道:「你還沒答應願帶老夫和小女,去尋那千年石菌。」
蕭翎道:「只憑令愛那善良之心,在下也是義不容辭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那你是答應了?」
蕭翎道:「藥王可是不信在下嗎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毒手藥王笑道:「哪裡,哪裡,如若不信你蕭翎的話,世間再無可信之人。」
右掌連揮,拍活了蕭翎被點的穴道。時尚書屋
蕭翎挺身而起,舒展一下雙臂,道:「只有咱們三人同去嗎?」
毒手藥王道:「中州二賈見多識廣,如若能夠帶著他們同行,那是最好不過。」
蕭翎道:「帶我兩位兄弟同行,你們父女不嫌人單勢孤嗎?」
毒手藥王笑道:「如若單憑武功而論,你蕭翎一人已可對付我毒手藥王,多上中州二賈,有何不同?」
蕭翎道:「他們願否同去,在下也難做主,必得先和他們商量一下才行。」
毒手藥王笑道:「老夫所見,他們兩人對你蕭翎的敬重之情,別說要他們同去尋那千年石菌,就算要他們上刀山,下油鍋,兩人也萬死不辭。」
蕭翎道:「在下只是善言徵求兩人之意,如是他們不願同去,在下決不相強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老夫去掃除布在石洞口處的劇毒。」
大步行到洞口處,除了佈下的劇毒,高聲說:「兩位老闆,你們那龍頭大哥有請。」
中州二賈正自等得心急,不知石洞中變化如何,聽得毒手藥王招呼之聲,急急奔了上來。時尚書屋
只見蕭翎站在石洞之中,精神奕奕,不禁大感意外,獃了一獃,抱拳道:「大哥無恙嗎?」
蕭翎道:「我很好。」
商八目光轉注到毒手藥王的臉上,道:「藥王可是改變了主意?」
毒手藥王道:「老夫已和蕭翎約好,入川尋找一種靈藥,療治小女傷勢,不知兩位是否有興同去?」
商八目光轉到蕭翎身上,道:「大哥,這毒手藥王之言,可是當真嗎?」
毒手藥王道:「老夫幾時說過了謊言。」
杜九冷冷說道:「就算你說的字字真實,咱們中州二賈,也未必要聽。」
毒手藥王想到借重幾人之處尚多,輕輕咳了一聲,忍了下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道:「他說的不錯,我已答應了他,同去尋找靈藥,相約以兩月為限,如是尋不得……」
毒手藥王接道:「兩月之期是小女和閣下所訂……」
社九冷冷接道:「如是兩月之內尋不到靈藥,可是還要取我家大哥之血,救你女兒之命?」
毒手藥王道:「老夫之見,只怕已無需取蕭翎身上之血了。」
商八道:「為什麼?」
毒手藥王道:「小女無能撐過兩月!」
杜九冷然一笑,道:「其實令愛纏綿病榻十餘年,受盡活罪,一旦死去,藥王也少了一個累贅。」
毒手藥王臉色一變,道:「你咒我女兒,可是活得不耐煩了?」
商八生恐杜九惡言相對,引起衝突,急急接道:「藥王不用生氣,當今武林之中,有誰不知杜老二說話難聽,小不忍則亂大謀,想為令愛尋藥,藥王最好忍耐一些。」
毒手藥王冷哼一聲,未再開口。時尚書屋
杜九仍是那不低不高,冷冰冰的聲音,說道:「咱們龍頭大哥答應了,我們做兄弟的自然是亦步亦趨,追隨一行了。」
蕭翎道:「兩位兄弟不用勉強……」
商八哈哈一笑,接道:「但得追隨大哥,不論天涯海角,赴湯蹈火,都是稱心樂事。」
蕭翎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兩位兄弟最好是別去,一定要去,小兄不敢阻止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老夫常聽人言,你們中州二賈養了兩隻奇種猛犬,不知是否帶著同行?」
商八道:「咱們帶去一隻就是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不知要幾時動身?」
商八望着蕭翎道:「大哥之意呢?」
蕭翎道;「本當向父母拜別,但此去仍是生死難卜,也不用再去打擾兩位老人家……」
毒手藥王道:「既是再無要辦的事,咱們就立刻動身如何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