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327 頁


對這兩個地方所知有限,並未列出人數,和他們特殊的武功。蕭翎暗忖道:這四海君主,倒是一位有心人,單是畫這一幅「武林形勢圖」,就要耗去不少時間。只見那黃袍人穿過錦墩,繞過檀木長案,端端正正的坐在金交椅上說道:「三位請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327 / 0)

艙中地方,十分寬敞,佈置更是極盡豪華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地上鋪着很厚的紅毯,四周都是淺綠色的壁綾,一張雕龍描鳳的金交椅,緊靠在後艙壁而放,一隻檀木長案,擺在椅子前面。時尚書屋
四個錦墩,分放兩側。時尚書屋
在那金交椅後的壁板上,掛着一幅六尺見方的巨畫,寫着「武林形勢圖」五個大字。時尚書屋
單是五個大字,就足以引人心神。時尚書屋
蕭翎運足目力,只見那圖上洋列着天下各大門派的所在地,分別記述着他們的特殊武功,和弟子人數。時尚書屋
百花山莊和少林寺,都赫然在上面,但這兩處,一個是數百年來一直被武林同道奉若泰山北斗的武學源起聖地,一個是神秘莫測的江湖屠場。時尚書屋
顯然那四海君主,對這兩個地方所知有限,並未列出人數,和他們特殊的武功。時尚書屋
蕭翎暗忖道:這四海君主,倒是一位有心人,單是畫這一幅「武林形勢圖」,就要耗去不少時間。時尚書屋
只見那黃袍人穿過錦墩,繞過檀木長案,端端正正的坐在金交椅上說道:「三位請坐。」
商八暗暗忖道:你這叫禮賢下士嗎?自己先大模大樣的坐下,然後再請客人落座,豈是待客之道。時尚書屋
但聞逍遙子放聲笑道:「三位請隨便坐吧!」
蕭翎心中忖道:既來之,則安之,當先舉步而行,在一座錦墩上坐了下去。時尚書屋
中州二賈一向跟着蕭翎行事,眼看蕭翎坐下,也跟着坐了下去。時尚書屋
逍遙子微微一笑,高聲說道:「敬茶。」
但見艙壁一角處壁續啟動,現出了一個暗門,五個身着綵衣的美婢,魚貫而出,每人手中捧了一個玉盤,盤上放著一杯香茗,行在蕭翎和中州二賈身前,欠身奉上香茗。時尚書屋
蕭翎和中州二賈雙臂雖然被金鏈鎖了起來,但雙手五指還可運用自如,只是伸縮之間,雙手得一齊動作,自覺十分不雅,當下冷冷的望了逍遙子一眼,道:「多謝姑娘,不用了。」
中州二賈更是各自冷笑一聲,一語不發。時尚書屋
那黃袍人和逍遙子,卻是各自伸手,從玉盤中取過香茗。時尚書屋
逍遙子左手一揮,道:「三位既是不肯飲用,你們還不退下。」
五名美婢,齊齊轉身而去,退回那壁角暗門中,隨手關上了暗門。時尚書屋
逍遙子緩緩把手中茶杯,放在木案之上,低聲對那黃袍人道:「君主有事,也可和三位佳賓談談了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黃袍人啜了一口香茗,放下茶杯,說道:「在下久聞三位大名,今日有幸一會。」
蕭翎冷冷說道:「君主不必客氣,有話可以明說了。」
黃袍人微微一笑,道:「現今武林之中,局勢紛亂,殺伐不息,恩怨糾結,無時或了,上天有好生之德,人豈無惻隱之心,在下有意出主武林,阻攔殺伐,為武林開百世太平基業……」
語聲微微一頓,接道:「三位對此有何高見?」
蕭翎目光轉注到商人臉上,以目示意,要他答話。時尚書屋
商八輕輕咳了一聲,先來了一陣哈哈大笑。時尚書屋
黃袍人一皺眉頭,欲言又止,顯是要待發作,但卻強自忍了下去。時尚書屋
商八笑了一陣,停下笑聲,說道:「君主想出主武林,天下有幸了。」
黃袍人眉頭一展,笑道:「請教大名。」
商八道:「金算盤商八。」
黃袍人目光轉注到杜九臉上,道:「閣下怎麼稱呼?」
杜九冷冷地說道:「冷麵鐵筆杜九。」
黃袍人笑道:「兩位就是江湖尊稱的中州二賈了。」
杜九道:「正是不才兄弟。」
黃袍人目光轉投到蕭翎的身上,道:「這一位定是蕭翎兄了。」
蕭翎道:「不錯。」
黃袍人端起案上茶杯,又啜了一口茶,道:「在下有意為武林排難解紛,需要人手相助,不知三位可否助我一臂之力。」
商八接道:「君主雄才大略,又有逍遙道長相助,我等江湖草莽,不諳武略,只怕我等無能幫助君主。」
黃袍人道:「敝國師已然介紹過三位武功,在下亦是久聞大名,三位如肯相助,在下必將委以重任,日後取得武林君主之位,三位居功,在下必有一報。」
商八村道:他此刻已然自號君主之稱,心中也明白是自尊自妄了。時尚書屋
心中暗罵,口裡卻應道:「茲事體大,在下等一時難作決定。」
黃袍人目光轉注到逍遙子的臉上,道:「國師之意呢?」
逍遙子淡淡一笑,道:「貧道看來,此事簡單的很,願與不願,一言而決,用不着多作思慮了。」
這幾句話,單刀直入,商八倒是真的無法做主了,低聲對蕭翎說道:「大哥做主吧!」
蕭翎略一沉吟,道:「如是在下等不願為君主效勞呢?」
黃袍人想不到,他身上戴着刑具,竟然還說出如此硬朗之言,不禁臉色一變,道:
「三位如是不肯答應,那是不給在下的面子了。」
逍遙子接道:「識時務者為俊傑,貧道的看法,三位還是答應的好。」
蕭翎道:「道長可是想威迫我等。」
逍遙子陰森一笑,道:「不是威迫,貧道言出肺腑,完全是一片金玉良言。」
蕭翎心知此刻一言,立決敵友,面臨到生死關頭,自己也不便擅作主張,回顧了中州二賈一眼,道:「兩位兄弟之意呢?」
商八道:「咱們追隨大哥,生死不渝。」
蕭翎目光轉投到那黃袍人的身上,道:「如是君主威迫在下,蕭某決不答允。」
黃袍人冷冷說道:「三位可知道此刻在下一言,可定三位生死。」
逍遙子急忙接道:「君主息怒,讓貧道再勸他們幾句如何?」
黃袍人道:「好!如是勸他們不醒,那也不用留作後患了。」
言下之意,十分明顯,如是逍遙子仍勸不醒,三人立刻有性命之憂。時尚書屋
只聽逍遙子輕輕咳了一聲,道:「貧道有幾句話,尚望諸位三思。」
蕭翎道:「你說吧!」
一面暗中運氣,提聚功力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