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335 頁


喝道:「站住!」兩個青衣童子哪裡肯聽,頭也不回的向前奔去。蕭翎怒道:「爾等不聽喝叫,別怪我手下毒辣了。」雙手一揚,兩支竹筷,脫手飛出。但聽兩聲尖叫傳來,兩個青衣童子,齊齊摔倒在地上。 第5十一回 雙雄爭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335 / 0)

左手一收桌面,護住身子,右手長劍,突然一緊,又把另一支長劍擊落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探頭望去,只見兩個青衣童子,正在伏身撿劍,那三個綠衣少女,早已走得不知去向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舉起手中長劍一招,高聲說道:「三位快來,咱們上當了。」
口中在招呼蕭翎,左手卻棄去桌面,砰的一聲,拍出一掌。蕭翎和中州二賈應聲奔了過來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掌力威猛,兩個青衣童子,還未撿起長劍,孫不邪掌力已然湧到,兩個青衣童子覺出潛力湧到,合力接了一掌。時尚書屋
這兩個青衣童子,如何能擋得孫不邪的掌力,接得一掌,被震的向後連退三步。時尚書屋
這時,蕭翎和商八、杜九,已然趕到,齊聲問道:「怎麼回事?」
孫不邪哈哈一笑,道:「大概逍遙子只有那三支毒筒,已用以對付強敵去了。」
兩個青衣童子未能撿起長劍,又見蕭翎等三人趕到,心中自知非敵,轉身跑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大聲喝道:「站住!」
兩個青衣童子哪裡肯聽,頭也不回的向前奔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怒道:「爾等不聽喝叫,別怪我手下毒辣了。」
雙手一揚,兩支竹筷,脫手飛出。時尚書屋
但聽兩聲尖叫傳來,兩個青衣童子,齊齊摔倒在地上。

第5十一回 雙雄爭霸業

孫不邪左手又順手取過桌面,高舉護身,當先行了過去,低頭一看,只見兩支竹筷分別插在兩個青衣童子左腿膝彎之處,深入了一寸多深。時尚書屋
這地方乃人身關節要害,受此重傷,自然是難以再奔行了。蕭翎拔下兩支竹筷,輕輕嘆息一聲,默默不語。時尚書屋
杜九右腳一抬,把左側的青衣童子翻轉過來,冷冷說道:「你這娃兒,不過十四五歲,死了實在可惜得很。」
那青衣童子雙目中泛起畏怯之情,但卻咬緊牙關,一語不發。時尚書屋
杜九張着人見人怕的一張怪臉,冷冷說道:「你若是不想死,只有一個法子。」
那青衣童子口齒啟動,但卻未發出一點聲音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杜九冷冷接道:「那三個女娃兒哪裡去了。」
那青衣童子望望身側的同伴,一語未發。時尚書屋
蕭翎輕嘆一聲,道:「別問了,咱們闖出去吧!」
孫不邪道:「老叫化開道。」
桌面護身,向前行去。時尚書屋
這段廊道,不過丈餘長短,轉過彎子。一道木梯直向甲板通去。時尚書屋
只聽一陣金鐵交鳴之聲,傳了過來,顯然甲板上,正有着劇烈的搏鬥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看通往甲板梯口,無法容得一張桌面通過,立刻揮動長劍,削去桌面邊緣,估計那梯口可以通過,當先向梯上行去。時尚書屋
那三個綠衣少女,去的似是十分倉促,竟然連梯口的木蓋也未蓋上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登上樓梯,長劍護面,向外一瞧,不禁微微一獃。時尚書屋
商八瞧出了孫不邪神色有異,低聲問道:「什麼事?」
孫不邪道:「沈木風……」
蕭翎點點頭接道:「有一件事,在下忘記告訴老前輩了,那沈木風前日吃了大虧,被四海君主一舉間,擊沉了數十艘快舟,高手傷亡甚多,那沈木風吃了如此大的苦頭,自然是不肯罷休了。」
孫不邪微微一笑,道:「這叫以毒攻毒,甲板上鏖戰激烈異常,咱們索性等他們打個勝負出來,再上去如何?」
商八道:「如是我們兄弟,身上未帶金鎖刑具,此策當然是大為佳妙,但此刻不如登上甲板,默查情勢,見機而作。」
孫不邪道:「好……這叫混水摸魚,老叫化替三位開道。」
一長身躍上梯口。時尚書屋
蕭翎緊隨登上,抬眼望去,只見甲板上血跡狼藉,數十具屍體橫陳眼下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手執長劍,藏身在一根大桅之後,舉手相召。時尚書屋
蕭翎輕步而行,急急走了過去。時尚書屋
中州二賈,緊隨在蕭翎身後而行,一齊藏身大桅後面。時尚書屋
這時,五彩巨舟上的衛隊,似是已經傷亡殆盡,除了艙前甲板的惡鬥之外,四下不見活人蹤跡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低聲說道:「四海君主吃了大虧,看樣子巨舟上的人手,已經死亡的差不多了。」
蕭翎凝目望去,只見沈木風高大微駝的背影,正站在船頭,手中一柄長劍,仍不停的滴着血水。時尚書屋
逍遙子拂塵拂舞。正和兩個老者惡鬥。時尚書屋
那兩個老人衣服鮮明,一人全身如雪,一個墨暗如漆,正是關外長白山的黑白二老。時尚書屋
昔日百花山莊英雄大會之日,蕭翎雖然見過了黑、白二老,但那時他們一直未曾出手,此刻留心看去,只見二人武功詭奇,自成一派,竟和中原武林道上的武功大不相同。時尚書屋
黑白二老雖是合力對付逍遙子,但他們卻是赤手空拳,未用兵刃。時尚書屋
四隻鐵掌翻飛,和逍遙子那蓬張飛舞的拂塵,打在一起,彼此間互相搶攻,招術、手法,各極其毒辣詭異。時尚書屋
除了逍遙子和黑白二老的惡鬥之外,卻不見那身着黃袍的四海君主何在。時尚書屋
蕭翎心中暗道:四海君主的架子,倒是真大,眼看全軍盡覆,竟還不肯親身臨敵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低聲說道:「奇怪呀,沈木風就算是盡出高手而來,也不能說全無傷亡,怎的清船死傷,儘是四海君主的屬下。」
蕭翎道:「也許沈木風早把傷亡運走。」
語聲未落,瞥見逍遙子手中拂塵疾攻兩招,迫退了黑、白二老,轉身一躍,直奔回艙中。時尚書屋
只見那雕刻着龍鳳的艙門,突然啟動,放過逍遙子後,重又閉了起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細看那雕有龍鳳的艙門,完好無損,顯然,這一場激烈的惡鬥,只限于甲板之上,並未波及艙中,不禁心中大奇,低聲對孫不邪道:「老前輩,甲板上傷亡狼藉,但那艙中,卻是平靜無波。」
孫不邪道:「老叫化亦覺着有些奇怪,大陣小戰,老叫化不知看了多少,亦未見過今日這等奇怪之戰,目下甲板上,除了沈木風和黑白二老之外,再無百花山莊中人,這豈不是和船艙中平靜無波一事,相映為奇嗎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