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337 頁


已然延至肘間。面臨生死之際,黑白二老也不禁有點英雄氣短,回頭望了沈木風一眼,道:「沈大莊主。」沈木風重重的咳了一聲,打斷了兩人之言,接道:「區區身上現有療毒聖藥,兩位請過來,給在下瞧瞧。」黑、白二老齊齊舉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337 / 0)

只聽逍遙子哈哈大笑,道:「不錯,這叫百步斷魂黃蜂針,混在一筒毒水之中,只要沾上一點毒水,傷口就立刻開始潰爛,任你內功如何精純,也是無法抗拒這等百種毒蛇之液混集的奇毒,何況兩位又中了那液中的毒針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黑、白二老雖是稱雄關外的英雄,也不禁聽得臉色大變。時尚書屋
但聞那逍遙子接著說道:「那毒針細如牛毛,隨着人身行血,深入內腑,兩位就算是鐵打金剛,銅鑄羅漢,今日也是難逃死亡之厄!」
黑白二老對望了一眼,欲言又止。時尚書屋
逍遙子右手平舉拂塵,緩步走出艙門,淡然一笑,接道:「兩位只有一條出路。」
黑白二老眉頭聳動,似想開口,但卻又強自忍了下去。時尚書屋
逍遙子輕輕咬了一聲,道:「除了敝君主身懷獨門解藥之外,天下再無可救兩位性命的藥物了。」
黑白二老低頭看臂上傷勢,一片濃黑,已然延至肘間。時尚書屋
面臨生死之際,黑白二老也不禁有點英雄氣短,回頭望了沈木風一眼,道:「沈大莊主。」
沈木風重重的咳了一聲,打斷了兩人之言,接道:「區區身上現有療毒聖藥,兩位請過來,給在下瞧瞧。」
黑、白二老齊齊舉步,行到沈木風的身側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道:「兩位傷在何處?」
黑白二老齊齊應到:「傷在左手之上。」
沈木風道:「其他之處,可被傷着?」
黑白二老搖頭說道:「大約被我劈出的掌力,震落毒針,擋回毒水,除了左臂之外,別處尚未傷到。」
沈木風道:「兩位請捲起袖管,讓在下仔細瞧瞧傷勢情形。」
黑白二老依言捲起袖管,只見數道黑線,已然衝過肘間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道:「兩位怎不運氣閉住穴道,竟讓劇毒上延?」
黑白二老道:「此毒強烈,雖然閉了穴道,亦是阻它不住。」
沈木風突然左手一揮,大聲喝道:「好!也讓他們見識一下我沈某人的毒刀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一股疾急的暗勁,直向逍遙子打了過去。時尚書屋
逍遙子拂塵一揮道:「沈大莊主就算有翻天覆地之能,今日也別想生離此地了。」
內力貫注在拂塵之上,劈了出去,接下了沈木風一記遙遙的劈空掌力。時尚書屋
這一掌乃沈木風畢生功力所聚,威勢非同小可,逍遙子雖借手中拂塵發出內力,擋下一掌,竟然被震得向後退了一步,不禁心頭震動,暗道:這沈木風如此武功,確實不可輕視……心中念頭轉動間,耳際間響起了兩聲慘叫,站在艙門口處的兩個青衣童子,突然倒斃地上,略一掙動,氣絶而逝。時尚書屋
凝目望去,只見兩個青衣童子的前胸之上,各自插着一柄形如柳葉,全身發藍的毒刀。時尚書屋
原來,沈木風全力發出一記劈空掌風之後,緊接着又打出兩柄毒刀。時尚書屋
他心知這兩刀未必能傷得那逍遙子,是以,打向了兩個青衣童子。時尚書屋
果然刀不虛發,兩個青衣童子應手而倒。時尚書屋
就在逍遙子打量那青衣童子之時,又聽兩聲悶哼傳來。時尚書屋
抬頭望去,只見黑白二老兩條左臂齊肘間被生生斬斷。時尚書屋
原來沈木風傷了兩個青衣童子之後,以分黑白二老的心神,手中長劍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一舉手間斬落了黑白二老的左臂。時尚書屋
蕭翎隱身旁觀,只看得心中大為震動,忖道:這沈木風果然惡毒,如若他不一舉斬斷黑白二老的傷臂,只怕兩人要屈服在逍遙子惡言恐嚇之下了。時尚書屋
但聞沈木風那沙啞的聲音說道:「兩位左臂傷勢甚重,雖有靈藥,只怕也難療治,情非得已,兄弟只好代兩位斬去這個累贅了,免被那逍遙子惡言離間了咱們深厚的感情。」
黑白二老傷臂處,鮮血如注,疼的臉都變了顏色,口中還連連應道:「沈大莊主說的不錯。」
沈木風微微一笑,道:「兩位快請運氣止血,咱們還有一番惡戰。」
黑白二老互望了一眼,齊齊撕下一片衣襟,把傷臂包了起來,低頭看兩截斬落的傷臂,已然變成了深紫顏色,連那血色,也變成了紫黑之色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抬起頭來,望了逍遙子一眼,道:「道長以兩個隨身童子之命,換了敝友兩條斷臂,那也不算沾光了。」
逍遙子淡然一笑道:「貧道佩服沈大莊主的手段夠辣,也佩眼貴友這等壯士斷腕的豪氣……」
沈木風冷冷接道:「言重了,道長還有什麼詭計、陰謀,儘管施展出來,我沈木風倒是要見識一下哩!」
逍遙子突然仰天一陣哈哈大笑,道:「沈大莊主請回頭看看。」
沈術風道:「看什麼?」
逍遙子道:「看看到了什麼地方?」
沈木風回頭看去,只見江浪滾滾,已不知到了何處,不禁一皺眉頭。時尚書屋
逍遙子微微一笑,道:「這艘五彩巨舟,高百花山莊越來越遠了,沈大莊主若有興趣,咱們到南海遠遊一番,再回中原不遲。」
沈術風冷笑一聲,道:「道長之意,可是笑我沈木風不識水性嗎?」
逍遙子哈哈一笑,道:「你縱然稍識水性,也難和敝君主在水中抗衡。」
孫不邪低聲對蕭翎說道:「這五彩巨舟,越行越遠,對咱們亦是不利,老叫化是旱鴨子,不知諸位的水性如何?」
蕭翎道:「在下亦是不識水性。」
孫不邪道:「眼下情勢,雙方僵持不下,咱們幾人實有着舉足輕重的份量,形勢所迫,咱們也不得不用點手段了。」
蕭翎道:「什麼手段?」
孫不邪微微一笑,道:「你們聽老叫化的。」
大步行了出去,說道:「沈大莊主久違了。」
沈木風陰沉的臉上,閃掠過一抹驚異之色,但不過剎那之間,立時恢復了平靜,淡淡一笑道:「原來孫兄也在此地。」
逍遙子回顧了孫不邪一眼,道:「另外三位呢?」
孫不邪冷冷說道:「他們已經等得不耐煩了。」
逍遙子道:「等什麼人?」
孫不邪道:「道長心中有數,那也不用老叫化子挑明了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