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352 頁


風回顧了身後的紅衣大漢一眼,道:「你們退下去吧。」排列于沈木風身後的紅衣大漢.一語不發,轉身向後退去。沈木風眼看那紅衣人,消失于夜色之中,才緩緩說道:「姑娘還有什麼條件嗎?」南宮玉道:「沒有啦。」探手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352 / 378)

舉手一揮,道:「四面撤退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但見四周那黑衣武士,紛紛向後退去,片刻工夫,皆盡撤完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冷冷說道:「姑娘,四面圍守的武士已撤,老夫已再三讓步了。」
南宮玉望着沈木風身後的紅衣大漢,緩緩說道:「大莊主既然撤退了四周的黑衣武士,自然也不用留下那些紅衣大漢了。」
沈木風一皺眉頭,道:「姑娘不要激起老夫的怒火,我可能要改變承諾之言。」
久久未發一言的蕭翎,此刻卻突然介面說道:「你阻攔我蕭翎的機會,已是愈來愈小,大莊主如若不信,那就不妨一試。」
南宮玉接道:「百里行程半九十,這最後一步你若不讓,豈不是前功盡棄?」
沈木風突然仰天一陣大笑道:「想不到我沈木風一世英雄,竟然被一個困于病魔的柔弱女子,逼的步步失算。」
南官玉笑道:「大莊主言重了。」
沈木風回顧了身後的紅衣大漢一眼,道:「你們退下去吧。」
排列于沈木風身後的紅衣大漢.一語不發,轉身向後退去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眼看那紅衣人,消失于夜色之中,才緩緩說道:「姑娘還有什麼條件嗎?」
南宮玉道:「沒有啦。」
探手從懷中摸出一個黃色布包,道:「其實這張圖案完整無缺的收在我衣袋之中,不論你把我生擒,殺死,都可以很容易取去。」
沈木風伸出手來,正待接過布包,忽聞蕭翎大聲喝道:「且慢!」
沈木風冷然一笑,道:「蕭兄弟意欲何為?」
蕭翎長劍推出,一片劍花護在南宮玉的身前,口中緩緩說道:「急也不在這片刻之間。」
蹲下身子道:「姑娘請伏在在下背上。」
南宮五微微一笑,依言伏在蕭翎背上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暗中提聚了功力,想要出手,但心中卻又對蕭翎那莫可預測的武功,有所顧慮,出手一擊,擊斃那南宮玉並非難事,心中念頭輪轉,臉上卻不露聲色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背起南宮玉,左手卻從南宮玉的手中,取過布包,冷冷說道:「沈木風,接好了。」
左手一揚,布包挾帶一陣疾風,直向旁側飛去。時尚書屋
沈木風雙肩一聳,離地而起,疾如電光石人,一把抓住布包。時尚書屋
蕭翎在拋出布包的同時,人也飛躍而起,直向正南奔去。時尚書屋
待那沈木風接過布包,蕭翎已帶著南宮玉走的蹤影不見。時尚書屋
他目睹蕭翎飛躍的身法,長長吁一口氣,緩緩回身行去。時尚書屋
且說蕭翎背着南宮玉,一陣急奔,一口氣跑出了十幾里路,回頭不見沈木風追來,才停下腳步,說道:「姑娘,可要休息一會嗎?」
南宮玉緩緩睜開雙目,喘了兩口氣,笑道:「你跑的這樣快,又有寒風撲面,差一點就要把我凍死了。」
蕭翎想到她身體虛弱,這一陣急奔,自是承受不了,當下說道:「處境太險惡,在下只想帶姑娘逃命,忘記了姑娘大病初癒。」
南宮玉微微一笑,道:「本來我早該暈過去……」
蕭翎奇道:「可是因為在下及時停了下來……」
南宮玉搖搖頭,接道:「不是,因為是你背着我,我要暈了過去,豈不是無法享受這片刻的溫存了嗎?」
蕭翎獃了一獃,默然不言。時尚書屋
南宮玉淒涼一笑,道:「還記得嗎?我爹爹把我許給你為妻,你卻堅決拒絶……」
蕭翎長長嘆一口氣,道:「玉姑娘,過去的事,不提也罷!咱們先得去找到令尊要緊。」
南宮玉緩緩閉上了雙目,不再言語,黯淡的星光之下,只見兩行瑩晶的淚珠,順着眼角流了下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心想再勸她幾句,但想到此刻多說一句話,就可能多上一分麻煩,裝作不見,背起南宮玉,右手唰的一聲,抽出長劍。時尚書屋
兩條人影,奔行到蕭翎身前,突然停了下來,竟然是孫不邪和毒手藥王。時尚書屋
毒手藥王眼看蕭翎身上背着愛女,心先放下一半,長長吁了一口氣,急道;「蕭大俠,小女沒有受傷嗎?」
蕭翎道:「令愛很好。」
毒手藥王緩步行到蕭翎身前,低聲叫道:「婉兒,你好嗎?」
南宮玉睜開眼睛,望了爹爹一眼,道:「我很好。」
毒手藥王如獲至寶,伸手從蕭翎背上抱過女兒,道:「孩子,你用什麼方法,退了沈木風?」
南宮玉似是很倦,有氣無力地說道:「爹爹啊!我沒有力氣說話了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好!不說,不說,我毒手藥干的女兒,大病初癒,就一鳴驚人。」
他說的眉飛色舞,滿臉歡愉,顯然內心之中.確有着無比的激動、興奮。時尚書屋
蕭翎介面讚道:「令愛的才慧、勇氣.足愧煞了七尺鬚眉,在下十分敬服。」
毒手藥王哈哈大笑,道:「此言出自你蕭大俠方口.自然是可以信得過了。」
孫不邪道:「老叫化倒還不明白南宮姑娘.用的什麼方法,退了強敵。」
毒手藥王道:「自然是絶妙一時的奇計了。」
原來,他也不知女兒如何能使陰沉、險惡的一代梟雄沈木風,撤退了四下的人手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心中暗道:他女兒一直在暈迷之中,十數年如一日,此刻驟然醒來,竟以一個柔弱無力的女子,奇計退去強敵,故是值得高興,但這如痴如狂,未免喜悅的有些過份了……心中念頭轉動,口中卻對蕭翎說道:「蕭兄弟.可知孤南宮姑娘,如何退去強敵嗎?」
蕭翎搖搖頭,道:「詳細內情,在下亦是不知.但那南宮姑娘卻交給了沈木風一個黃色布包。」
孫不邪道:「蕭兄弟可知那布包中,放的什麼東西?」
蕭翎道:「好像是一種什麼圖案。」
孫不邪道:「那圖案定然十分重要,其比重猶過咱們幾人的生死。」
毒手藥王突然介面說道:「奇怪的是小女一直在大病之中,那圖案從何而來呢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