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36 頁


來爭去,搶着要為我醫病,這等好心之人,當真是世上少見的很。雲陽子臉色一整,冷冷說道:「貧道自忖醫道,恐不在你成兄之下,但尚自知無能醫好這位小施主的病勢,憑成兄那點醫道,哼!只怕是自詡太高了吧!」青衫儒士笑道:「兄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36 / 0)

青衫儒士兩道目光一直在蕭翎的身上打轉,瞧了半天,道:「雲陽道兄不惜千里跋涉,把這位小兄弟送回武當山去,當真是為了替他治病嗎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雲陽子道:「不錯。」
青衫儒士道:「有道救人如救火,這位小兄弟既是身罹重病、如何還能忍得千里奔波之苦。」
雲陽子道:「這個貧道自有良策,不勞成兄費心。」
青衫儒士笑道:「我看不用了!」
雲陽子道:「什麼不用了?」
青衫儒士道:「兄弟不才,亦通醫理,這位小兄弟的病勢,兄弟亦可醫得,那是用不着再千里迢迢,趕回武當山了。」
雲陽子道:「貧道已得沈兄同意,成兄這等橫裡插手干涉,不知是何用心?」
青衫儒士淡淡一笑,道:「救人性命,兄弟是不甘後人。」
蕭翎聽得心中直叫奇怪,暗道:他們這般吵來爭去,搶着要為我醫病,這等好心之人,當真是世上少見的很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臉色一整,冷冷說道:「貧道自忖醫道,恐不在你成兄之下,但尚自知無能醫好這位小施主的病勢,憑成兄那點醫道,哼!只怕是自詡太高了吧!」
青衫儒士笑道:「兄弟被武林同道稱作百手巧醫,難道是白叫的嗎?」
雲陽子道:「貧道只聽過成兄那百手書生之名,卻從未聞過百手巧醫之稱。」
青衫儒士笑道:「那只怪道兄少在江湖之上走動,見聞不多罷了。」
他語聲微微一頓,又道:「道兄既不信兄弟的醫道,兄弟當場試驗給道兄見識一下如何?」
雲陽子冷冷地道:「一個人一生之中,只有一次死亡,這等大事,豈可試驗着玩的嗎?」青衫儒士回顧了酒僧半戒一眼,只見他雙手抱著那盛裝梅花露的玉瓶,鼻息間鼾聲大作,似是已酒醉入夢,心中膽氣一壯,高聲說道:「這位小兄弟可是你們武當門下嗎?」
雲陽子道:「雖非武當門下,但貧道受人之託,忠人之事,自是當盡心力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青衫儒士笑道:「你受何人所托?」
雲陽子似是不願和百手書生翻臉,閙成僵局,忍了又忍才說道:「成兄親目所見,貧道受沈大俠的囑託,送這位小施主回武當山去療治痼疾。」
青衫儒士笑道:「這麼說來,如若沈兄答應,道兄就留下這個小兄弟了?」
雲陽子冷哼一聲,未置可否。時尚書屋
那青衫儒士提高了聲音,叫道:「沈兄如若信得過兄弟醫道,兄弟立即可動手替這位小兄弟療治傷勢。」
蕭翎仔細看那青衫儒士,雖然生的五官端正,皮膚白淨,但雙目之中,神光閃爍不定,眉字之間,隱隱泛現出一層黑氣,心中不喜,生恐飯丐答應那青衫儒士之語,當下高聲說道:「沈伯伯,我不要他替我醫病,我要跟這位道長去。」
青衫儒士雙目一眨,兩道森冷的寒芒,暴射而出,冷冷說道:「武當山離此遙遠,只怕你到不了武當山就要病重而死。」
蕭翎道:「我死了也不關你的事。」
那青衫儒士雙眉聳動,似想發作,忽聞飯丐冷冷說道:「人是老叫化相托雲陽道兄帶回武當山的,如若有人想橫裡攔阻,那是和我們酒僧,飯丐有意為難。」
百手書生臉色一寒,眉字間的黑氣忽見強烈,但在一瞬之間,立時消失,哈哈一陣大笑,道:「既是沈兄的主意,兄弟自是不便再橫裡阻擾了,唉!只可惜這位小兄弟的性命,只怕要送在雲陽道兄一番好心好意的手中了。」
雲陽子涵養過大,淡淡一笑,道:「成兄不用替貧道擔憂。」
微微一頓,又道:
「成兄請讓讓路吧!」
百手書生冷冷一笑,說道:「祝道兄一路平安。」
舉手一招,那又黑又矮之人,應手而退,站在百手書生的身邊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當先開路,護着那背蕭翎的道童出了大殿,放腿向前奔去。時尚書屋
那道童雖然年齡不大,但卻腳程奇快,蕭翎只覺耳際間風聲呼呼,寒氣撲面,吹得他連氣也喘不過來,只好一縮頭,把面孔隱在那道童頭後。時尚書屋
不知過去了多少時間,蕭翎突然覺着那道童停了下來,伸頭望去,只見正停身一座高峰之下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手執拂塵,立在四五尺外,面上帶著微笑,低聲對那道童說道:「放他下來,咱們吃點東西再走。」
那黑衣道童舉手擦拭一下臉上的汗水,說道:「師父,那百手書生,可會追趕上來嗎?」
雲陽子道:「他們雖有追來之心,但我料想飯丐沈重定然會出手攔阻於他的。」
那道童緩緩地放下了背上的蕭翎,長長地吁了一口氣,顯然這一陣子奔走,使他很累了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輕撩道袍,取出於糧,微笑着對蕭翎說道:「你可不要害怕,貧道絶不會虧待於你。」
蕭翎接過乾糧,三人坐下分食,休息一陣,又開始上路,仍由那黑衣道童背着他趕路。時尚書屋
蕭翎人既聰明,幼小時又務旁學,這些時日之中,追隨岳小釵,歷經凶險,使他那純潔的心靈之中,對人世的險詐,又深了一層認識,他心中亦明白,這位仙風道骨、飄飄出塵的道長,並非是真的要為他醫病,才帶著他而行,必然另有所圖,只是用心何在,蕭翎卻是有些想不明白了。時尚書屋
這問題一直苦惱着他,也使他開始動用心機,思慮安危。時尚書屋
又行一日,離開了山區,那道童不便再背着蕭翎趕路,只好替蕭翎僱了一輛馬車,坐著趕路。時尚書屋
蕭翎自覺到身體有了變化,先天的痼疾,被外傷引發了重症,他開始發起高燒,四肢沉重難抬,但神志還能保持清醒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似是十分焦急,極盡心力的療治蕭翎的病勢,不停地替他把脈,並以本身的內力助他暢和血脈。時尚書屋
可是蕭翎的病勢,毫無起色,人也逐漸的暈迷過去,隱隱約約的感覺到服用過很多次藥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