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364 頁


一句,人也昏了過去!孫不邪見蕭翎面色蒼白如蠟,人也昏死過去,知道受傷甚重,不禁怒罵道:「這老匹夫用的什麼惡毒武功,蕭兄弟竟……」抬頭看去,哪裡還有北天尊者的蹤影。無為道長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老前輩不用氣怒了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364 / 0)

心中警覺,已然遲了一步,凌厲指風,已然通接前胸玄機大穴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匆急之間,疾向旁側讓去。時尚書屋
只覺肋間一疼,指風正擊在大包穴上。時尚書屋
這修羅指力,非同小可,北天尊者雖有着深厚的內功,亦是承受不起,只覺氣血上湧,眼前金星亂冒,几乎栽倒地上。時尚書屋
但他畢竟是有着非常武功之人,一提氣,壓制着翻動的氣血,轉身疾奔而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強行運氣,發出修羅指力,雖是幸得成功,但本身也已支持不住,雙腿一軟,一跟頭向前栽去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、無為道長,齊齊飛躍而上,抓住了蕭翎,急急問道:「傷的很重嗎?」
兩人目光過處,夜色中見蕭翎面色蒼白如蠟,雙目緊閉,口中還喃喃自語,道:
「這是柳仙子的修羅指力。」
說完了這一句,人也昏了過去!
孫不邪見蕭翎面色蒼白如蠟,人也昏死過去,知道受傷甚重,不禁怒罵道:「這老匹夫用的什麼惡毒武功,蕭兄弟竟……」
抬頭看去,哪裡還有北天尊者的蹤影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老前輩不用氣怒了,那北天尊者亦受重傷而逃,這一戰,他並未占得便宜。」
孫不邪搖搖頭,道:「老叫化應該先為他消耗一些內力才是。」
無為道長道:「目下事情已過,老前輩悔之無益,眼下最急的是先設法治療蕭大俠的傷勢。」
孫不邪伸出手去,一探蕭翎鼻息,只覺他氣息微弱,內傷似是十分嚴重,不禁一皺眉,道:「他傷的很重!」
無為道長沉吟了一陣,道:「蕭大俠受傷之事,不宜泄露,貧道之意,就在左近,為他找一處養息傷勢的地方,不知老前輩意下如何?」
孫不邪道:「不錯,沈木風耳目靈敏,此訊如若傳出,他必將很快的得到消息。」
展葉青介面說道:「距此二里之外,有一處富有農家,讓蕭大快在那農家養息如何?」
孫不邪道:「如是人口眾多,只怕泄露消息。」
展葉青道:「那農家雖然富有,但人丁卻是不旺,一對夫婦之外,只有一個女兒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無為道長道:「你何以知道?」
展葉青道:「小弟曾帶馬總瓢把子,在那裡住過兩日,故而知之甚詳。」
無為道長道:「那很好,蕭大俠傷勢甚重,刻不容緩,咱們得立刻趕去才是。」
展葉青應了一聲,轉身而去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抱起蕭翎,無為道長斷後相護,直奔正東行去。時尚書屋
兩里行程,轉眼即到,夜色中果見一座高大的宅院,矗立眼前。時尚書屋
展葉青行到門前,扣動鐵環。時尚書屋
片刻之後,一個中年漢子,手中提着一盞燈籠,開了兩扇木門。時尚書屋
他口中喃喃自語,不乾不淨的亂罵,但一見展葉青勁裝佩劍,立刻嚇的住口不言,神智也大見清醒。時尚書屋
展葉青裝作未聞,抱拳一禮,道:「有勞兄台通報李老丈一聲,就說一位姓展的求見。」
那大漢舉起手中燈籠,瞧了展葉育一眼,道:「原來是展大爺。」
展葉青微微一笑,道:「趙兄還能記得小弟。」
那大漢道:「展大爺太客氣了,這稱呼叫小人如何能擔當得起,展大爺你稍候片刻,小人這就去給你通報。」
那大漢去了不久,帶著一個慈善老丈,迎了出來。時尚書屋
展葉青迎上前去,抱拳一禮,道:「又來打擾老丈。」
那老人道:「老漢房子寬大,用它不完,展少爺快請進屋裡坐。」
那大漢提燈帶路,把幾人引入一座跨院之中,道:「展大爺還有吩咐嗎?」
展葉青道:「深夜驚擾,在下甚是不安,趙兄請休息去吧!」那老丈望了孫不邪和蕭翎一眼,也不多問,和那大漢一齊退出跨院,展葉青推開房門,無限感慨地說道:
「這是馬總瓢把子療傷住的房子,想不到,我們竟然又借用了。」
孫不邪道:「這等善良人家,何以竟肯留我們這江湖人物。」
”展葉青道:「他們夫婦,大約昔年受過馬總瓢把子的恩惠。」
無為道長沉吟了一陣,道:「沈木風耳目遍及歸州方圓數百里,咱們不能拖累到別人,貧道盡半宵之力,如是蕭大俠傷勢仍然不見好轉,咱們也該另外找尋一處隱秘之處,以便蕭大俠療養傷勢,無論如何,不能拖累他們。」
孫不邪道:「道長說的不錯。」
舉步行到木榻之前,緩緩放下蕭翎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低聲說道:「三弟,把燭火拿近一些。」
展葉青應了一聲,手執火燭,行近榻前,無為道長借那明亮的燭火,仔細的查看著蕭翎的臉色,不禁一皺眉頭。時尚書屋
自蕭翎受傷之後,無為道長一直神情平靜,但此刻卻臉色大變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道:「久聞道長的醫道精深,想必早已胸有成竹,有救治蕭翎之法了。」
無為道長不答孫不邪的問話,伸手抓住了蕭翎雙手,瞧了一陣,搖着頭嘆道:「貧道毫無把握。」
孫不邪道:「這麼說來,他傷的十分危險了。」
無為道長道:「他似是被傷在一種很特殊的武功上,不解傷情,實難斷言療救……唉,不過貧道當盡我心力。」
孫不邪道:「道長準備如何着手?」
無為道長道:「此刻他氣息十分微弱,貧道先以本身內力,助他暢和氣血,再行酌情施用藥物。」
孫不邪道:「老叫化對醫學一道,外行異常,如何處理,全憑道長了。」
無為道長心情沉重,面色一片嚴肅,緩緩說道:「貧道先行試試再說。」
扶起蕭翎身子,右手按在背心命門穴上,暗運真氣,一股熱流直攻入蕭翎命門穴中。時尚書屋
足足過了一頓飯工夫之久,仍然不見反應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伸手摸去,只覺蕭翎的左手,仍是一片冰冷,當下說道:「道長不用白費力了,趕快換一種法子試試。」
無為道長長嘆一聲,收回右手,將手從懷中摸出了一個玉瓶,倒出了兩粒丹九,投入了蕭翎口中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