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366 頁


,傳了過來。孫不邪心神一震,道:「哪來的暴響之聲?」展葉青道:「傳警訊號。」身子一側,衝出房門。轉臉望去,只見無為道長仍然在凝目沉思,似是正在用心思索着一件十分為難的事,對那暴響之聲,充耳不聞。只見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366 / 0)

無為道長道:「老前輩說的不錯,蕭大俠的生死,關係著整個武林同道興亡,而且我們武當派首當其衝,老前輩對蕭大俠的生死,固然是關心的很,但貧道對蕭翎的關心,只怕不在老前輩之下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孫不邪道:「老叫化對醫學一道,是全無研究,蕭翎的生死,全要憑仗道長了。」
無為道長道:「為蕭大俠,為我們武當派,貧道都會盡我心力。」
說罷,凝目沉思,不再言語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緩步走到蕭翎倒臥的木榻前面,低頭望去,只見蕭翎緊閉雙目,面色蒼白,嘴唇發青,不禁心頭黯然,伸出手去,抓住蕭翎的右手,只覺蕭翎掌指一片冰冷,似是全無半分生機,頓時覺着鼻孔一酸,流下來兩滴老淚。時尚書屋
這當兒,突聞得轟然一聲暴響,傳了過來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心神一震,道:「哪來的暴響之聲?」
展葉青道:「傳警訊號。」
身子一側,衝出房門。時尚書屋
轉臉望去,只見無為道長仍然在凝目沉思,似是正在用心思索着一件十分為難的事,對那暴響之聲,充耳不聞。時尚書屋
只見展葉青急急奔到無為道長身側,伸手推着無為道長,道:「師兄,傳警訊號升起,恐已有強敵來了。」
無為道長一躍而起,道:「傳警訊號?」
展葉青道:「不錯,小弟適纔登樓查看,見那傳警火花,似是起於湖畔,想是強敵已經渡湖了。」
無為道長回顧了孫不邪一眼,道:「老前輩留此看護蕭翎,貧道與展師弟回去瞧瞧。」
孫不邪道:「老叫化和你同去,留下令師弟在此守護蕭翎,萬一是那北天尊者去而復返,老叫化當和他一決生死。」
無為道長道:「據貧道看法,那北天尊者受傷不輕,決不會去而復返,八成是沈木風的屬下,追尋至此。」
他心中很急,說完了最後一句話人已飄身離室。時尚書屋
展葉青拔步欲行,卻被孫不邪伸手攔住,道:「小娃兒,你留這裡好好看顧蕭翎,老叫化和你師兄同去。」
展葉青道:「這個,這個……」
但聞無為道長說道:「孫老前輩武功,強你百倍,有他同行,縱遇強敵,亦可對付,你就留在這裡吧!」
但聞話聲逐漸遠去,話說完,人也消失在夜色之中不見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縱身躍離室門,一點院中實地,人已躍上屋面,眨眼間消失不見。時尚書屋
展葉青輕輕嘆息一聲,隨手關上房門,搬把椅子,坐在蕭翎身旁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大約過了一盞熱茶的工夫,突然蕭翎夢囈般地叫道:「好冷啊!好冷啊!」
展葉青站起身子,拉起棉被,蓋在蕭翎的身上。時尚書屋
就在他動手替蕭翎蓋棉被的當兒,突然砰的一聲大震,緊閉的木門,突然大開。時尚書屋
一陣夜風,吹了進來,燭影搖晃,燈光暗而復明。時尚書屋
展葉青迅快的轉過身子,右手一抬,長劍出鞘,凝目望去,只見一個頭輓宮髻,身着綠衣,胸綉金花的美麗婦人,緩步進入室中。時尚書屋
展葉青道:「金花夫人。」
金花夫人冷冷說道:「不錯。」
目光一掠蕭翎接道:「他傷的如何?」
展葉青長劍一揮,灑出一片劍花,道:「他雖已無拒敵之能,但有我展某在此,量你也不能加害於他。」
金花夫人神色肅然,緩步向木榻前行去。時尚書屋
展葉青長劍推出,划起一道銀虹,喝道:「站住,要再向前進一步,當心我劍下無情。」
金花夫人淡然說道:「別激怒我……」
展葉青道:「激怒你又能怎樣?」
金花夫人道:「要你試試白綫兒的威力。」
展葉青道:「白綫兒?」
金花夫人道:「天下最毒最奇的怪蛇,如生雙翼,靈活無比,全身堅硬如鐵,刀劍難傷。」
展葉青道:「有這等事,在下倒是有些不信了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這不能試,沒有一個人,能有第2次再試的機會……」
目光投注到蕭翎的身上,接着道:「我不會害他,只過去瞧瞧他的傷勢。」
展葉青冷冷說道:「我如何能信得過你。」
金花夫人右手探入懷中,取出一個尺餘長,半寸徑的玉盤,揚手冷漠地說道:「你和我兄弟的交情如何?」
展葉青道:「誰是你的兄弟?」
金花夫人道:「蕭翎。」
展葉青回顧了蕭翎一眼,道:「不算好,也不太壞。」
金花夫人突然長長嘆息一聲,又收起玉盤,道:「我如讓你死在白綫兒毒日之下,我那兄弟醒來之後,心中定然不快。」
展葉青道:「這倒不用夫人多慮……」
金花夫人接道:「我沒有很多時間,你快說,除了咱們動手之外,還有什麼法子,我可以過去看看我兄弟的傷勢。」
展葉青道:「你如是真的無意下手加害於他,瞧瞧他的傷勢無妨,不過……」
金花夫人道:「不過什麼?快些說呀!」
展葉青道:「為了防患未然,我要點你幾處穴道,使你沒有抗拒之能,如若你動手加害於他,我可出手阻止。」
金花夫人冷冷說道:「好!你出手吧……」
雙手交叉,閉目而立。時尚書屋
展葉青左手疾出,點了金花夫人兩處大穴,一側身,道:「你可以行近木榻瞧他,但不得出手觸及到他。」
金花夫人冷冷的望了展葉青一眼,緩步行近木榻,星目神凝,盯注在蕭翎臉上,瞧了一陣,道:「他傷的很重!」
展葉育道:「很重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什麼人傷了他?」
展葉青道:「北天尊者。」
金花夫人道:「他獨門玄冰掌力,除了他自製的解藥之外,天下無解救之藥……」
展葉青接道:「這倒不勞費心,敝師兄精通醫道,自有逐寒之法。」
金花夫人冷笑一聲,道:「令師兄那點道行有限的很……」
緩緩退後五步,道:「快解開我的穴道,我去找北天尊者,替他討取解藥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