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368 頁


已聽那展葉青述說昨夜之事,當下接道:「如若那金花夫人當真的能夠取得北夭尊者的解寒之藥,那自是萬無一失了!」孫不邪道:「別說那金花夫人不是北天尊者的敵手,就算她能夠取得藥物,也未必會如約趕來。」無為道長道:「這個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368 / 0)

無為道長和孫不邪費了不少氣力,才把煎好的藥物,灌入蕭翎腹中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孫不邪對無為道長兩服逐寒之藥,寄望甚大,是以一直目不轉睛的望着蕭翎。

第5十六回 慧婢智救人

哪知蕭翎服下藥物之後,有如石沉大海,過去了一個時辰,仍然不見有何效用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一皺眉頭,道:「道長,你可是用錯藥了?」
無為道長道:「貧道曾親自檢查藥物,所有的藥物,都是地道之物,決不會錯。」
孫不邪道:「如果沒有用錯過藥,蕭翎服下藥物之後,怎的毫無效果。」
無為道長尷尬一笑,道:「這大約因為貧道岐黃之術不精,處方有誤……」
孫不邪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這麼看來,只有寄望于那金花夫人了!」
無為道長早已聽那展葉青述說昨夜之事,當下接道:「如若那金花夫人當真的能夠取得北夭尊者的解寒之藥,那自是萬無一失了!」
孫不邪道:「別說那金花夫人不是北天尊者的敵手,就算她能夠取得藥物,也未必會如約趕來。」
無為道長道:「這個貧道的看法就和老前輩不同了,那金花夫人如真能取得解藥,定然會如約而來,就是她取不到解藥,只要未死在北夭尊者手下亦將會如約趕來……」
等待中的時光,過的特別漫長,孫不邪更是焦急無比,來回在室中走動,不時行近蕭翎木榻之前,一下摸摸蕭翎的額角,一下按按蕭翎前胸,焦急之情,如坐針氈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心中雖然焦急,但尚能沉得住氣,閉目而坐,一語不發。時尚書屋
好不容易盼望到天色入夜,無為道長晃燃火摺,燃起桌上火燭。時尚書屋
這是一段黯然沉悶的時光,無為道長和孫不邪,心頭如同壓上了一塊千斤重鉛,相對無言。時尚書屋
夜近二更時分,仍是毫無動靜,孫不邪心中哀傷,一心想著蕭翎的生死,不知時已二更,無為道長卻是心如火焚,霍然站起,行到門口,打開室門,向外望去。時尚書屋
但見夜空幽寂,哪裡有金花夫人的蹤影。時尚書屋
不禁黯然一嘆,忖道:「完了,就算她取得解藥,但如再晚來上半個時辰,那蕭翎一息斷絶,只怕也無法回生了……」
忖思之間,突聞遙遠處,傳過來一個女子的呼叫之聲。時尚書屋
凝神聽去,那聲音似是隱隱在呼叫蕭翎之名。時尚書屋
靜夜之中,這聲音至少在兩里之外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無為道長心中一動,回頭說道:「老前輩好好的照顧蕭翎,貧道去去就來。」
也不待孫不邪答話,縱躍出室,循聲找去。時尚書屋
那呼叫蕭翎的聲音,斷斷續續傳來,無為道長施用出了全力,循聲奔去。時尚書屋
他輕功卓絶,疾如飄風,片刻之間,已奔行了兩三里路。凝目望去,只見黯淡星光下,站着一個背插長劍,身着玄色勁裝的少女,不斷的呼叫蕭翎之名。時尚書屋
那少女似是已警覺到有人行近,停止了呼叫之聲,道:「什麼人?」
無為道長暗暗吃了一驚,道:這女子是何許人物,耳目如此靈敏。時尚書屋
緩步繞過一株大樹,走了過來道:「貧道無為。」
那玄衣少女兩道秋波直射過來,望着無為道長,冷冷地說道:「你來這裡做什麼,我又不是在叫你。」
語氣雖然冷漠,詞意卻一派天真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道:「姑娘呼叫之人,可是蕭翎嗎?」
玄衣少女道:「不錯啊!你可知道他現在何處?」
無為道長點點頭道:「如是不知蕭翎現在何處,貧道也不會來此了。」
玄衣少女急道:「快帶我去見他。」
無為道長道:「姑娘如不肯說出身份姓名,貧道決不會帶姑娘去。」
那玄衣少女急道:「我叫陸娟黛,行了吧!快帶我去見他。」
無為道長道:「陸娟黛!從未聽人說過。」
陸娟黛道:「不知道我,那你總該知道我爹爹吧?」
無為道長道:「令尊是誰?」
陸娟黛道:「我爹爹北天尊者。」
無為道長怔了怔,道:「原來是冰宮公主,貧道失敬了。」
陸娟黛急道:「我什麼都說了,還不快些帶我去見蕭翎,我爹爹那玄冰掌惡毒無比,再晚了恐怕沒有救了。」
無為道長心中暗道:此刻的蕭翎已經是奄奄將斃,不論此女說的話是真是假,何不先帶她去碰碰運氣。當下說道:「貧道帶路。」
轉身行去。時尚書屋
陸娟黛一面奔行,一面催促無為道長走快一些。時尚書屋
兩人趕回靜室,只見孫不邪左手扶着蕭翎的身子,右手按在蕭翎的命門穴上,正以本身真氣灌入蕭翎內腑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抬頭瞧了無為道長一眼,道:「你騙了老叫化。」
陸娟黛急行兩步,奔到木榻前面,介面說道:「快放開他。」
並指如朝,點向孫不邪的右腕脈穴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右手一抬,讓避開去,一躍而起,揮手劈出一掌,目光卻投注在無為道長的臉上,道:「道長,這位姑娘是誰?」
無為道長道:「北天尊者之女,來救蕭翎之命,老前輩請讓開吧!」
陸娟黛一語不發,右手硬接了孫不邪一記掌力,左手卻從懷中摸出了一粒丹丸,塞向蕭翎口中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掌力何等雄渾,陸娟黛硬接一掌,被震得向後疾退了兩步,左手藥丸,差了兩步,無法投入蕭翎口中,心中大是惱怒,飛起一腳,踢向孫不邪的小腹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飛身一躍,離開木榻,落在室壁一角。時尚書屋
陸娟黛口中恨聲說道:「如是耽誤了他的性命,我就要你們兩人為他償命。」
右手探出,扶住蕭翎身軀,左手捏着丹九,疾快的塞入了蕭翎口中。時尚書屋
金丹入口,自化玉液,瀝瀝入喉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兩目??神,投注蕭翎的臉上,瞧著他服下藥物的變化,一面監視着陸娟黛的舉動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兩道目光更是全神貫注在蕭翎的身上,那藥物果然是靈驗無比,蕭翎服用過藥物不久,突然伸動了一下雙手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