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372 頁


聲,沈木風聽得那樂聲之後,似是甚為震驚,豪氣盡消,全軍而退。」蕭翎道:「道長精通音律之學,可能聽出那樂聲是什麼樂器所奏嗎?」無為道長道:「非蕭非笛,似是兩種樂器混在一起……」沉吟了一陣,道:「似乎是一種古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372 / 0)

無為道長道:「雖和少林掌門頗有私交,但因此事關係太大,那少林掌門也不便強行做主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語聲微微一頓,接道:「私交總歸於私交,但一旦面臨到重要關頭,只怕私交就難發揮作用了……」
他心中感慨甚多,言罷,不禁黯然一嘆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道:「九大門派,故步自封,互不支援,那是自取滅亡了。」
蕭翎道:「目下最重要的事,是如何應付強敵……」
語聲微微一頓,道:「在下有一件不解之事,還得道長指教。」
無為道長道:「什麼事?」
蕭翎道:「那金花夫人怎會到了此地。」
無為道長略一沉吟,把經過之情,仔細的說了一遍。時尚書屋
蕭翎奇道:「沈木風何以會突然撤走?」
孫不邪道:「老叫化也是想不明白。」
無為道長道:「唯一可疑之處,就是那一陣樂聲,沈木風聽得那樂聲之後,似是甚為震驚,豪氣盡消,全軍而退。」
蕭翎道:「道長精通音律之學,可能聽出那樂聲是什麼樂器所奏嗎?」
無為道長道:「非蕭非笛,似是兩種樂器混在一起……」
沉吟了一陣,道:「似乎是一種古箏,和洞簫混合而成。」
孫不邪道:「老叫化想遍數百年來武林人物,就想不到哪一個人,有着樂聲退敵之能。」
蕭翎道:「這確實有些奇怪,在下學藝之時,亦曾聽到家師講說天下武林高人往事,但未聽過有樂聲退敵之能。」
孫不邪道:「此時此地,不用再談這些事了,咱們也該回去瞧瞧了。」
蕭翎探手入懷,取出一錠黃金,放在本案之上,熄去火燭。道:「咱們走吧!」當先出室。時尚書屋
孫不邪緊隨在蕭翎身後而出,一把抓住蕭翎左腕,笑道:「蕭兄弟體能尚未恢復,老叫化助你一臂之力。」
陡然一提真氣,飛身躍上屋面。時尚書屋
蕭翎聽到沈木風帶人追蹤,為樂聲所退,但心中仍是擔心父母安危,一路上急急奔行。時尚書屋
行至湖邊,只見那雲陽子帶著四個中年道長,早已在湖邊等候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低聲問道:「可有事故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雲陽子搖搖頭,道:「一切安好,未見來犯之敵。」
蕭翎急急接道:「道長可曾見過家父家母嗎?」
雲陽子道:「貧道心知兩位老人家是那沈木風用心所在,因此,特請中州二賈和司馬乾等護至山中一處隱秘所在躲藏起來了。」
蕭翎心中暗道:你不要弄巧成拙,口中卻問道:「他們回來沒有?」
雲陽子道:「還在山上。」
蕭翎輕輕咳了一聲,不再多問,飛身躍上木舟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、孫不邪和蕭翎,同乘一舟,雲陽子帶四位武當弟子,共乘一舟。時尚書屋
雙舟齊發,破浪而行。時尚書屋
蕭翎想到父母兩度遇險之事,對兩位老人家的安危,特別惦記,那小舟行速雖然很快,但他卻仍然覺着不夠,親自運槳,舟行如飛。時尚書屋
小舟靠岸,蕭翎顧不得和孫不邪等多打招呼,直向父母房中奔去。時尚書屋
只見木門大開,室中一片黑暗。時尚書屋
蕭翎輕輕咳了一聲,道:「有人嗎?」
內室中傳出來金蘭的聲音,道:「蕭相公嗎?」
蕭翎道:「不錯,家父母尚未歸來嗎?」
室中火光一閃,點起一隻火燭,金蘭勁裝佩劍,緩步走了出來,道:「老爺夫人,已有商爺、杜爺等保護上山而去。」
蕭翎道:「你可知他們現在何處嗎?」
金蘭道:「不知道。」
蕭翎回頭望去,只見孫不邪和雲陽子,並肩站在門外,當下接道:「道長知道嗎?」
雲陽子笑道:「蕭大俠但請放心,貧道擔保令尊、令堂安好無恙。」
蕭翎抱拳一揖,道:「在下知道長心思周密,但未見得家父母之前,在下實難放心。」
雲陽子道:「貧道已派人施放訊號,招請他們回來。」
蕭翎道:「道長如知去處,最好能帶在下去看看。」
雲陽子道:「蕭大俠如此孝心,貧道自是應命,不過,就貧道所料,中州二賈此刻已經接得訊息,保護着令尊、令堂下山而來,如是我等上山尋找,錯了道路,反而耽誤了時間。」
蕭翎嘆息一聲,道:「好吧!咱們就在此等候,但不知要等上多少時間?」
雲陽子道:「至多不會超過一個時辰。」
蕭翎緩步走回父母居住的房中,燃起一支火燭,獃獃坐在廳中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知他連經兩次父母被撈的大變之後,已成驚弓之鳥,心中正自憂苦,也不多言,默默而坐。時尚書屋
一支火燭燒完,仍不見蕭氏夫婦和中州二賈歸來。時尚書屋
金蘭重新燃上一支蠟燭,緩步退到廳門口處。時尚書屋
蕭翎忍了又忍,仍然是忍耐不住,說道:「道長,咱們等了多久?」
雲陽子道:「尚不足一個時辰。」
蕭翎輕輕咳了一聲,欲言又止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口中說的輕鬆,心中卻是感覺到有些不對,緩緩站起身子,道:「蕭大俠請坐片刻,貧道去問問那傳訊弟子。」
也不待蕭翎答話,起身出室而去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剛剛行到室門口處,一條人影疾如飛鳥一般,直竄而入,几乎和雲陽子撞了一個滿懷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身子一閃,避開來勢,伸手一把,抓住了來人左腕。蕭翎霍然站起,凝目望去。時尚書屋
只見來人道裝佩劍,正是武當門下弟子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緩緩放了那人手腕,說道:「什麼事如此匆忙?」
那道人雙掌合十,欠身對雲陽子一禮道:「弟子奉急命而來,一路奔走,早已累得神志不清了,還望師叔原諒。」
蕭翎右手一按桌面,急步而至,道:「什麼事?快說!」
那道長喘了口氣,道:「弟子奉命守護山上一處要道……」
蕭翎急急接道:「我那父母,可是又被擄去了嗎?」
那道人滿臉慚愧之色,道:「弟子守在要道之上,不知怎的竟被人點了穴道。」
雲陽子臉色一變,道:「以後呢?你怎麼醒了過來?」
那道人道:「弟子被掌門師尊救醒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