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38 頁


偏不回去,你要怎樣?」那道裝少年出手如電,蕭翎如何能逃避得過,只覺左臂一麻,左腕脈穴,已入那少年道人的掌握之中。但聽一聲沉重的嘆息傳了出來,緊接着響起了無為道長蒼勁的聲音,道:「不許迫他回來,讓他自去吧!」那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38 / 0)

蕭翎凝目沉思了片刻,突然一躍下榻,大步向外行去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無為道長一皺眉頭,道:「孩子,你要到哪裡去?」
蕭翎道:「我也出去瞧瞧,看是不是我岳姊姊找我來了。」
伸手拉開木門,大步而出。時尚書屋
抬頭看去,星河耿耿,這是無月的深夜。時尚書屋
一陣寒風吹來,蕭翎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冷顫。時尚書屋
忽然由身側響起一個低沉的聲音,道:「夜風寒冷,小施主還是請回去吧!」
蕭翎轉臉望去,不知何時,身側已然站着一個背插寶劍的少年道人,當下定了定神,道:「我不回去!」
那少年道人不過十八九歲,生的眉清目秀,背插長劍,道袍飄風,打量了蕭翎一眼,冰冷道:「此地何地,豈可亂闖,小施主如若不肯自動退回,貧道只好代為效勞了。」
說話之間,一伸手,橫向蕭翎手腕上抓了過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手腕一縮,大聲喝道:「我偏不回去,你要怎樣?」
那道裝少年出手如電,蕭翎如何能逃避得過,只覺左臂一麻,左腕脈穴,已入那少年道人的掌握之中。時尚書屋
但聽一聲沉重的嘆息傳了出來,緊接着響起了無為道長蒼勁的聲音,道:「不許迫他回來,讓他自去吧!」
那少年道人急急鬆開了握在蕭翎左腕上的五指,口中連連應是,人向丈餘外一株巨松下面退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抖動了一下麻木未消的左臂,大步向前行去。時尚書屋
隱隱見滿院花樹,在夜風之中搖動,陣陣香氣,迎面撲來,蒼蒼青松,雜陳于花樹之間,景物十分清幽。時尚書屋
一來夜色膝隴,蕭翎的視線不清,二則他也無心觀賞景物,大步而行,尋門而出。時尚書屋
這座道院,十分廣大,蕭翎地勢不熟,走了甚久,仍然在花樹林中穿來行去。時尚書屋
但他生性堅毅,雖然冷得全身顫抖,認定了一個方面,仍然是勇往直前,毫不畏縮。時尚書屋
但見兩隻高大的白鶴,散行于花樹之間,眼看蕭翎行近身側,也不逃避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這些新奇的事物,都已無法引起蕭翎的興趣,一心之中,只在想唸著岳小釵。時尚書屋
他堅信岳小釵會來找他,於是忍不住高聲喊道:「岳姊姊,岳姊姊……」
他用盡了全身的氣力呼喚,深夜之中,響起一片回音,盡都是呼叫姊姊的聲音。時尚書屋
呼叫中,仍不停向前奔行、穿過一片廣大的花圃,到了一座青石砌成的圍牆下面。時尚書屋
一扇圓門,早已打開。時尚書屋
蕭翎身體虛弱,經過這一陣奔走呼喝,頭上已出了汗水。時尚書屋
他舉起衣袖,擦拭了臉上的汗水,身子一側,穿門而出。時尚書屋
圓門外,交錯着白石鋪成的小徑,夜色中望去,隱隱見樓閣聳立。時尚書屋
蕭翎略一打量四周的形勢,選擇了一處空曠的方向奔去。時尚書屋
此時、他已有如瘋狂一般,一面拼盡全力向前奔走,一面不住的大聲呼叫着岳姊姊。時尚書屋
不知奔跑了多少路程,蕭翎已累得上氣不接下氣,眼前晃動着片片的雲彩,每一片雲彩中,都站着一個美麗的玉人,那正是對他關愛備至的岳姊姊,這幻覺激發了他生命的潛力,呼叫着向前狂奔。時尚書屋
他拚命的狂奔着,直到精疲力竭,才停了下來,汗水濕透了他全身的衣褲。時尚書屋
他已無力再奔行一步,眼前金星直冒,內腑中氣血上湧,只覺雙腿一軟,栽倒地上。
第6回

 處處現敵蹤

蕭翎也不知道過去了多少時光,醒來已是滿眼陽光。時尚書屋
目光轉動,只見數尺外盤膝端坐著雲陽子,自己卻躺在一片柔和的草地上,四周蒼松青翠,景物悅目。時尚書屋
數丈外,是一道百丈深壑,一道瀑布由對面山峰上直垂而下,水落深澗,聲如悶雷。時尚書屋
只見雲陽子臉上掛着一片慈和的笑意。道:「孩子,你醒了嗎?」
蕭翎揉揉眼睛,坐了起來,問道:「這是什麼地方?」
雲陽子笑道:「這是三元觀的後山。」
蕭翎抬頭望去,果然見身後殿閣聳立,已在三四里外。時尚書屋
他想起昨夜狂奔的事,腿上筋骨仍有些隱隱作痛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緩緩站起身子,走了過來,笑道:「還覺着難過嗎?」
蕭翎長長吁一口氣,但覺氣血舒暢,除了筋骨有些痠痛外,毫無不適之感,當下說道:「我很好,唉!道長可見到我的岳姊姊嗎?」
雲陽子笑道:「沒有,令姊如若想念於你,想她不久定會尋來。」
蕭翎道:「昨夜來的不是我岳姊姊嗎?」他追隨岳小釵數日涉險,對江湖中事,已然略有所知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笑道:「不是。孩子,我那掌門師兄雖然醫道通神,胸羅玄機,但他一向深居避世,就是本觀中的弟子們,也是難得見他一次,難得他賞識於你,替你治療絶症……」
蕭翎接道:「這有什麼稀奇,岳姊姊也會幫我療病。」
雲陽子微微一笑,道:「就算她能療治你的絶症,可是她此刻行蹤不明,遠在天涯,一時之間,也是見她不着。」
蕭翎垂下頭去,默然不語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道:「你如不肯聽我的話,絶症未癒之前,擅自行動,不但我那掌門師兄一番苦心,將付流水,你那與生俱來的絶症,亦將提前發作,那時,你那岳姊姊縱然尋來,亦是無法見到你了!」
這一番言語,果然說得蕭翎大為心動,暗道:是啊!如我病重而死,今生今世,都無法再見到岳姊姊了!
心念一轉,說道:「要我聽你相勸之言不難,但必須答允我一件事情。」
雲陽子道:「你說吧!只要貧道力所能及,絶不推辭。」
要知武當派,是江湖間正大門派,素來受武林同道尊仰,無為道長和雲陽子,都是武當派中,百年來未見的人才,不但武功成就,強過上幾代的師長,道德修養,也都有過人之處,只因心中暗愧利用一個尚未全解人事的孩子,是以對蕭翎百般容忍。時尚書屋
蕭翎凝目尋思了一陣,道:「我留在此地可以,但如我那岳姊姊來尋我時,你定要告訴我,讓我跟她離開這裡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