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41 頁


對無為道長,都有着無比的崇敬,丈餘外就合掌當胸,垂下頭去,不敢仰視一眼。穿過了兩重殿院,景物忽然一變。只見一座廣大的花園中,聳立着一座紅色的閣樓,一方橫匾上寫着「聽蟬閣」三個大字。四周蒼松環繞,水聲瀑瀑,行得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41 / 0)

無為道長看他豪壯的氣概,不禁暗暗點頭,說道:「江南四公子,個個身負絶技,貿道雖然未曾見過四人,但聽聞傳冒,四人的武功,已到了飛花傷人之境,你毫無武功,自無防身之能,會見四人之時,不可離開貧道三尺之外,以免我救援不及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道:「我不怕死,但我會聽從道長的話。」
無為道長笑道:「孩子,你的膽氣很大。」
牽着蕭翎,離開了丹室。時尚書屋
蕭翎緊隨無為道長的身後,步行在白石鋪成的小徑上,流目四望,見觀中景象已變。時尚書屋
那些川流不息,穿行小徑的成群道人,已然不見,但每一要道上,殿房的門口,都肅立着一個手拿拂塵,背插長劍的道人。時尚書屋
這些道人對無為道長,都有着無比的崇敬,丈餘外就合掌當胸,垂下頭去,不敢仰視一眼。時尚書屋
穿過了兩重殿院,景物忽然一變。時尚書屋
只見一座廣大的花園中,聳立着一座紅色的閣樓,一方橫匾上寫着「聽蟬閣」三個大字。時尚書屋
四周蒼松環繞,水聲瀑瀑,行得切近,才看清那「聽蟬閣」是建築在河他之中,一座朱欄浮橋,接通閣中。時尚書屋
兩個身着青衣的道童,分站在朱橋兩側,二人一見無為道長,立時欠身合掌,垂首恭迎。時尚書屋
左面一個道童,未待無為道長相詢,已先行說道:「客人已到,現正由雲陽師叔相陪在聽蟬閣中待茶。」
無為道長舉步登上朱橋,低聲對蕭翎說道:「孩子,記着,不要離開我身旁三尺以外。」
蕭翎道:「記下了!」舉步上橋。時尚書屋
行完了三丈朱橋,進入閣中。時尚書屋
但見閣中窗明几淨,打掃的纖塵不染,雲陽子正陪着四個身着綵衣的少年,圍坐在一張松木桌子四周談話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當先站起身子,欠身對無為道長一禮,道:「見過掌門師兄。」
四個身着綵衣的少年,也徐徐地站了起來,拱手作禮,但八道目光,卻都不期然地投注到蕭翎身上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合掌欠身,還了四人一禮,笑道:「不知四位大駕蒞臨,貧道未能親迎觀外,深以為歉,還望見諒。」
四個綵衣少年微微一笑,齊聲說道:「我等久慕道長的大名,思欲一見,只因不便打擾清修,以致拖延至今,始能一償心願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無為道長笑道:「貧道疏懶成性,很少在江湖之上走動,近年來很多武林奇人,均未一晤,今日一睹諸位風采,實乃一大快事。」
說話之中,就雲陽子身旁一張松木椅子上,坐了下來。時尚書屋
只聽左首一個綵衣少年笑道:「道長世外高人,自是不像我們這些凡夫俗子,整日裡在江湖上混闖。」
無為道長微微一笑,道:「言重了……」
輕輕咳了一聲,接道:「貧道雖然極少涉足江湖,但江南四公子的大名,卻是敬聞已久,只因是尚未得人引見……」
目光一掠雲陽子,接道:「師弟還不替我引見一下……」
左首之人,介面說道:「不用了,還是我等自己來吧!兄弟一陣風張萍。」
第2個綵衣少年笑接道:「兄弟五毒花王劍。」
第3個綵衣少年輕笑一聲,道:「兄弟六月雪李波。」
第4個綵衣少年冷冷接道:「兄弟寒江月趙光。」
無為道長向四人一拱手,微微一笑道:「幸會了。」
寒江月趙光仰起臉來,望着屋頂,冷冰冰他說道:「我們四兄弟今日聯袂來訪,是想向道長請問一事。」
無為道長道:「貧道洗耳恭聽!」
一陣風張萍朗朗一笑,道:「道長德高望重,天下敬仰,想必對咱們四兄弟的名聲,已是早有所聞了?」
六月雪李波不容無為道長開口,搶先接道:「江湖傳言我門四兄弟,行事偏激,心狠手辣,但在兄弟看來,那是見仁見智之說,是非善惡,無非是心唸作祟罷了。」
無為道長仍是一副和善的神態,微微一笑道:「賢昆仲聲威遠播,天下有誰不知……」
一陣風張萍朗朗長笑,打斷了無為道長之言,接道:「江湖上的傳聞,豈可盡信,我們兄弟今日冒昧來訪,一則是久慕道長的大名,特來拜見,二來是聽得人言,雲陽道兄南下歸來時,帶回來一個人質,不知此事是真是假?」
此人言語尖厲、刻薄,只聽得雲陽子雙眉聳動,滿臉慍意,正待反唇相激,卻被無為以眼色阻止。時尚書屋
五毒花王劍目光一掠蕭翎,接道:「道長乃武當掌門,一言九鼎,我們兄弟自然是信而無疑。」
這幾句話,明捧暗刺,不讓無為道長有婉言推拒的餘地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淡淡一笑,道:「諸位言重了,貧道師弟確曾帶回一個身罹絶症的童子,但絶談不上什麼人質!」
寒江月趙光冷冷說道:「道長可知那人是誰嗎?」
無為道長道:「願聆高見。」
六月雪笑道:「咱們兄弟四人,一向是直來直去,不轉彎子。道長可知道岳雲姑嗎?」
無為道長道:「岳家劍法譽滿天下,貧道雖未見過那岳雲姑,卻是早聞其名。」
寒江月趙光道:「那人就是岳雲姑之子……」
蕭翎一挺胸,道:「誰說的,我叫蕭翎。」
江南四公子八道目光,齊都投注在蕭翎的身上,笑道:「你叫蕭翎?」
蕭翎道:「不錯啊!」
五毒花道:「岳小釵是你的什麼人?」
蕭翎道:「是我姊姊。」
寒江月趙光冷冷道:「你姓蕭,她姓岳,怎麼是你的姊姊呢?」
蕭翎究是年紀幼小,被他這一逼問,一時間想不出適當措詞回答,不禁為之一獃。時尚書屋
一陣風張萍微微一笑,道:「不管你叫蕭翎還是岳翎,和那岳雲姑有着深厚的關係,那是不會錯了。」
風花雪月四公子,常年相處,彼此的心意早已相通,不論武功,言語,均能相互配合,一冷一熱,一進一退,絲絲入扣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