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48 頁


宇文寒濤冷笑一聲,道:「四位如若不服,兄弟自當奉陪,總要你們輸的心眼口服,死得心安理得。」這時,四個青衣道童,已然捧着酒菜,走了進來。無為道長回顧了懷抱中的蕭翎一眼,見他緊閉着雙目,中毒似是極深,但他修養過人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48 / 0)

無為道長道:「一則貧道有事請教,二則到我們武當山上,都算客人,貧道不願在三元觀中,閙出流血慘劇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宇文寒濤笑道:「道兄之命,兄弟豈敢有違。」
當下一聲低嘯,那繞飛在江南四公子劍光之外的金蜈蚣,陡然又飛了回來,落在他左肘之上,說道:「若非無為道兄代為關說,四位難逃今日之劫。」
江南四公子在武林中名氣不小,竟然對付不了一隻小小的金蜈蚣,而且還閙得寒江月趙光斷去了兩個手指,使四人此來雄心,頓然受挫,但四人縱橫江南道上,十數年未遭挫折,這番身受奇辱,實難忍得下去,一陣風張萍仰臉打個哈哈道:「咱們四兄弟出道以來,從未受過今日之辱,這筆賬咱們兄弟是沒齒不忘。」
五毒花王劍接道:「憑仗毒物,勝之不武,咱們兄弟倒是希望能見識一下,璇璣書廬主人的真實武功。」
宇文寒濤冷笑一聲,道:「四位如若不服,兄弟自當奉陪,總要你們輸的心眼口服,死得心安理得。」
這時,四個青衣道童,已然捧着酒菜,走了進來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回顧了懷抱中的蕭翎一眼,見他緊閉着雙目,中毒似是極深,但他修養過人,遇事沉着,心中雖然焦急,形貌之間,仍然保持鎮靜之色,微微一笑,道:「諸位不是一方豪雄,就是江湖遊俠,難得聚會寒觀,貧道理應一盡地主之誼,從此刻起,諸位最好能把此來的用心,和彼此間的恩怨,暫時拋下,如若再有搏鬥之事,那是誠心看不起貧道了。」
但見幾個青衣道童彼來此往,川流不息,無為道長說完了幾句話,聽蟬閣中的酒菜,已經擺好。時尚書屋
宇文寒濤緩步走了過來微微一點頭道:「道兄適纔有言相詢,不知有何見教?」口中對無為道長說話,兩道眼神卻一直盯注在蕭翎的臉上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怕他暗下毒手,再傷蕭翎,暗運內功,逼出一股暗勁,擋在身前,護住蕭翎,說道:「貧道想請教一事。」
宇文寒濤行走之間,突覺身前橫立一股極強的暗勁,有如一堵氣牆,不禁心頭一駭道:這牛鼻子老道果是有驚人之能,竟然已練成聚氣阻敵的上乘內功,當下一提真氣,拱手笑道:「道長有何教言,只管請說,只要兄弟力所能及,那是無不遵從。」
借那拱手之勢,暗發內力,勁由五指湧出,有如五道無形利箭,直衝過去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無為道長只覺五縷凌厲的指風,直逼過來,心中亦是暗暗吃驚道:這璇璣書廬的主人,確是不可輕視,當下袍袖微拂,又加二成內勁,笑道:「貧道請教宇文兄,這金蜈璇之毒,可有解救之法?」
兩人借拱手拂袖,作禮客套之間,暗中卻各憑神功,相較內力。時尚書屋
這兩人內功修為,都已入爐火純青之境,凶險有過出拳揮掌相搏,但卻不着皮相,只見無為道長全身道袍,起了一陣微微的波動,仍然面含微笑而立,宇文寒濤卻臉色大變,胸前長髯無風自動,身不由主地向後退了兩步。時尚書屋
雙方一觸即收,但彼此之間,心中都已有數,宇文寒濤長長吁一口氣,笑道:「可是要解這位小兄弟的毒嗎?兄弟自當效勞。」
說話之間,順手撿起無為道長身側的玉盒,啟唇兩聲低嘯,肘間的金蜈璇,自動飛回那玉盒之中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道:「不敢有勞宇文兄動手,只請說出那解毒之法,貧道就感激不盡了。」
宇文寒濤隨手合上盒蓋,凝目沉思了一陣,道:「據兄弟那位苗疆摯友相告,這金蜈蚣,乃天下毒物之絶,極是罕見,兄弟雖然略知一些解毒之法,但對此天生的奇毒之物,卻非兄弟力所能及,幸得那位苗疆摯友送給兄弟這金蜈璇時,順便給了我三粒丹丸,兄弟初馴金蜈璇時,不慎被咬了一口,自行眼了一粒,目下還有兩粒,連同這金蜈璇,一併相贈道兄,以示兄弟此來之誠。」
說完話,探手從懷中摸出一個小巧的玉瓶,連那盛放金蜈蚣的玉盒,一併遞了過去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接過玉瓶,倒出一粒丹丸,笑道:「承蒙厚賜,貧道取一粒解毒丹丸已足,余一粒,和金蜈璇,貧道不敢拜領,還是宇文兄自己收着吧!」
廳中群豪眼看那金蜈蚣的厲害,個個心中羡慕,但無為道長卻是拒不肯受,不禁暗叫可惜,就連那雲陽子,也有些感到奇怪,茫然的望了師兄一眼,暗道:你縱然不喜愛此等毒物,也該把它收來毀去,免得宇文寒濤借它害人。時尚書屋
只聽字文寒濤笑道:「道長一派掌門之尊,德望並重,想必是不喜此等毒物,既然這般堅拒,兄弟也不便強人所難了。」
緩步退回,打開描金箱子,把那盛放金蜈璇的玉盒,放入箱中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緩緩起身,單掌立胸,肅容入座。時尚書屋
江南四公子雖然吃了一次大虧,但四人貪心未斂,竟然也厚顏入座。時尚書屋
筵席之間,中州二賈一直注視着蕭翎,看他緊閉雙目,一直在暈迷狀態之中,不禁大為擔心,無為道長雖然一直把蕭翎抱在懷中,但卻不見替他療治傷勢。時尚書屋
酒過三巡,冷麵鐵筆杜九再也忍耐不住,冷冷道:「道長既不肯替這孩子療治傷勢,那就交給我們兄弟帶走如何?」
宇文寒濤笑道:「兩位可自信有能療治他的毒傷嗎?」
冷麵鐵筆杜九哼了一聲,道:「這個不勞閣下費心。」
無為道長緩緩站了起來,臉色肅穆他說道:「諸位遠道來此,貧道以禮接見設筵為各位洗塵,武當派禮數已盡……」
他頓了一頓,繼又淡淡說道:「貧道還有事待辦,諸位酒足飯飽,也該下山去了。」
冷麵鐵筆杜九冷笑一聲,道:「咱們兄弟千里迢迢的趕來此地,豈只是為了吃一頓酒飯嗎?」
雲陽子道:「不知貴兄弟還有何見教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