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5 頁


待雲姨歸來,你就知我所言非虛了。」岳小釵道:「如蒙得允收留,難女願充侍婢,侍奉夫人、公子。」蕭翎搖手說道:「不行,我這樣大了,哪裡還要人伺候,你照顧我媽媽一人,也就行了。」岳小釵星目一轉,回身對蕭夫人跪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5 / 378)

蕭夫人仔細看去,果然發覺岳小釵眉眼輪廓,酷似雲姑,不禁一獃,道:「翎兒說的不錯啊,這岳姑娘當真是有雲始的七分風華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大人輕輕嘆息一聲,道:「你們再談一會吧!我要回書房去了。」
起身緩步而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目睹爹爹離了大廳,不禁膽氣一壯,望着岳小釵道:「可惜雲姨已在六七日之前,留書而去,唉……如若你早來幾日、一見到我那雲姨,就知我說的不錯了……」
話音微微一頓,又遭:「不過,我相信雲姨,總有一日會回來的……」
岳小釵道:「但望公子說的不錯。」
蕭翎道:「你如無處可去,最好能在我們家裡住下,待雲姨歸來,你就知我所言非虛了。」
岳小釵道:「如蒙得允收留,難女願充侍婢,侍奉夫人、公子。」
蕭翎搖手說道:「不行,我這樣大了,哪裡還要人伺候,你照顧我媽媽一人,也就行了。」
岳小釵星目一轉,回身對蕭夫人跪拜下去。道:「難女多謝夫人收留大德」
蕭夫人急急說道:「家中人口不多,姑娘如肯留此,老身極是歡迎。」
一夜天變,雪住雲散。大地春回,歲序更新,萬里晴空,捧出來一輪紅日,這是一個美麗的新年早晨。時尚書屋
蕭翎穿著一身新衣,緩步出室,他自得雲姑傳授了內家上乘坐息之法後,不但弱體易強,而且不知不覺中,已奠下習武的根基,養成了早起的習慣。時尚書屋
抬頭望去,只見一襲青衣的岳小釵,正在打掃着庭院內的積雪。時尚書屋
她的動作,輕靈迅快,片刻工夫,偌大一個庭院中的積雪,已全部打掃乾淨。時尚書屋
只見她緩緩回過頭去,望着蕭翎嫣然一笑.道:「公子早。」
慢步直行過來。時尚書屋
日光照耀着她艷紅的嫩臉,玉人白雪,相映生輝。時尚書屋
蕭翎見她面目身段,無處不像悄然留字而去的雲姨,不禁看的一獃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岳小釵看到他獃獃望着自己的木然神情。心中微生羞意,盈盈一笑,道:「公子為什麼一直望着小婢?」
蕭翎長長嘆息一聲,道:「你長得太像雲姨了,唉!如你再大上幾歲,那我就無法分辨了。」
岳小釵臉色微變,但不過一剎那時間,又恢復了鎮靜的神色,緩緩轉身而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這幾日來,一早就跑到大門口。倚門遙望等待着雲姑歸來,在他幼小的心靈中,一直認為雲姑絶不會決絶地離他而去。時尚書屋
但此刻,他突然有着失望的感覺,岳小釵的音容笑貌,雖然酷似雲姑,但卻無法代替那雲姑給他的慈愛呵護,在他純潔的靈裡,已開始嘗受思念的憂苦。時尚書屋
他信步茫然而行,走進了書房。這地方,蕭翎已數日未來,室中擺設依然,雲姑卻如黃鶴。在這裡,他得到了雲姑慈母般的惜愛,在這裡他學得雲姑上乘內功的坐息之法.他雖然還未完全瞭解雲姑傳授上乘內功的妙用,但他卻知道自己一向虛弱的身體,,突然強健起來,都是雲姑所賜,一縷孺慕的懷念之情,已深植在他心中....._睹物思人,不禁黯然閉下雙目,依照雲姑傳授的坐息之法,開始練習起來。時尚書屋
不知過了多少時間,突然被一聲砰砰的脆響驚醒。時尚書屋
睜眼望去,只見岳小釵臉色慘白,一對明亮的眼睛,怔怔地盯在窗上,手上的茶盤,跌落地上,一隻細磁茶碗摔的粉碎。時尚書屋
蕭翎怔了一怔,道:「你怎麼啦?」
岳小釵如夢初醒一般,舉手理一理鬢邊垂下的散髮,緩緩轉過身來,說道:「你那走失的雲姨,可就住在這書房中嗎?」
她雖然極力想使自己鎮靜,但仍然無法平復了激動的心情,聲音微帶著顫抖,言不由衷。時尚書屋
蕭翎雖然覺着她這幾句話,說的十分突然,但仍然搖頭答道:「雲姨住在這書房左側,這地方是她伴我讀書的所在。」
岳小釵道:「雲姨對你很好嗎?」
蕭翎道:「太好了,所以我一直想唸著她。唉!但願她能夠早日回來。」
岳小釵強忍着心頭酸楚,說道:「但願如此。」
伏身撿起地上的木盤碎杯,黯然退出書室。時尚書屋
蕭翎智慧過人,目視岳小釵異常的神情。心中忽然動了懷疑,站起身來,行近窗前,仔細瞧了半天,卻是瞧不出一點可疑的事物,心頭納悶,隨手打開了窗扇。時尚書屋
但見滿園白雪,遍地瓊瑤,幾株臘梅,盛放雪中,陣陣梅香,隨着寒氣,直透入室中。時尚書屋
忽然間,人影一閃,疾快的隱入了覆雪積壓的花叢之中。時尚書屋
匆匆一瞥之間,頗似那岳小釵的背影。時尚書屋
蕭翎好奇心大動,急急奔出了書房,直追過去。時尚書屋
白雪地上,留下了淺淺的足痕,一蕭翎依着足痕,追尋過去。時尚書屋
繞過叢叢花樹,行到了花園一角,雪上的足跡突然消失不見。時尚書屋
蕭翎停下了身子,抬起頭來。四外張望了一陣,但見藍天如洗,艷陽高照,哪裡還有絲毫的痕跡可尋。時尚書屋
他舉起手來,拍拍腦袋,自言自語地說道:「這就奇怪了,她跑到哪裡去了呢?」
目光轉處,突然發覺了相距自己停身四五尺外的白雪地上,有一片三尺大小的洞口。時尚書屋
這是一口水井,在蕭翎的記憶中,早已枯竭甚久。時尚書屋
這地方是蕭家寬大的花園中,最為冷僻的一角,即是那修剪花樹的長工,也甚少到這角落裡來。時尚書屋
一種奇異的感受,使蕭翎不自覺地向並口行去。時尚書屋
一縷淒涼的哭聲,由枯井中傳了上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心中一陣劇跳,探首向並底望去。時尚書屋
陽光照射下,隱約可見並底的景物。時尚書屋
只見一團活動的黑影,緩緩在井底蠕動,淒涼的哭聲,就由那黑影發出,若斷若續,嬌婉動人。時尚書屋
蕭翎窮盡了目力,凝注良久。才看出那正是岳小釵,在她的身前,似是還有一個人,但那人靜坐不動,有如泥塑木雕一般,對岳小釵那淒涼的哭聲,竟然是聽而不聞。哭聲愈來愈淒涼,聲聲斷人腸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分享與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