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58 頁


行舟」,硬向無為掌上迎去。但聞呼的一聲,商八連人帶算盤,橫飛出六七尺外,落着實地。無為道長也在一招硬拚之下,真氣一懈,落在地上。商八長嘆一聲,字:「武當掌門,功力果然非凡,兄弟不是敵手……」無為道長冷冷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58 / 0)

就在四人硬拚掌力的同時,中州二賈也同時發動,商八一揮手中的金算盤,寶光閃閃的直向蕭翎撲去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無為道長大袖一揮,怒聲喝道:「兩位當真未把我門武當派放在眼中嗎?」
商八金算盤向前一推,但見寶光流動,響起一陣劈劈啪啪之聲,口中卻哈哈笑道:
「道長好雄厚的劈空掌力。」
身子搖了一搖,硬把一掌接下。時尚書屋
冷麵鐵筆社九緊隨在商八身後,商八接下無為道長一擊,杜九卻借勢躍出,右手執筆護身,左手一抄,抱起蕭翎,翻身一躍,騰空而起,直向外面衝去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怒喝一聲,大袖一揮,人如巨鶴,凌空而起。時尚書屋
忽見寶光耀目,商八一式「潛龍升天」,躍入空中,金算盤呼的一聲,直推過來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盛怒之下,右手一擺「手揮五弦」,直拍而出。時尚書屋
商八金算盤「逆水行舟」,硬向無為掌上迎去。時尚書屋
但聞呼的一聲,商八連人帶算盤,橫飛出六七尺外,落着實地。時尚書屋
無為道長也在一招硬拚之下,真氣一懈,落在地上。時尚書屋
商八長嘆一聲,字:「武當掌門,功力果然非凡,兄弟不是敵手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無為道長冷冷接道:「如若當真讓你們把人搶走,武當派還有何顏在江湖上立足。」
喝叫聲中,人已撲近商八,右手五指箕張,抓了過去。時尚書屋
商八挺着大腹,身軀肥胖,但動起手來,卻是靈活異常,身子一轉,避開無為道長一擊,說道:「咱們兄弟血本有關,因此不得不動點心眼了,道長右手之上,已然中了劇毒,如着勉強運氣動手,不出十招,毒性即將發作。」
無為道長呼的一掌迫得商八退了兩步,抬起右手一看,果見掌心五指之上,有着無數黑點。時尚書屋
金算盤商八接道:「兄弟早知道道長的武功高強,內力深厚,那尋常的暗器毒物,絶難傷得道長,因此,不惜工本,在算盤之內暗藏了化血金針,此物出自西域天山一門,用千年寒鐵製成,細如牛毛,浸有奇毒,鋭利可穿鐵石,縱然是金剛之軀,也難抵受得住,道長想必是早已聽說的了。」
無為道長低頭看去,果見手掌之上,一片紫黑,逐漸向手腕之上蔓延,連忙止住右臂行血,左手連揮,自點了幾處穴字,冷冷說道:「貧道可以斷去這只右臂,決不受你們中州二賈的威脅。」
商八回目一顧,只見杜九左手抱著蕭翎,右手鐵筆飛舞,左衝右突,身外劍光重重,密如光幕,已陷入武當名震天下的五行劍陣之中,不禁暗暗叫苦。時尚書屋
他久走江湖閲歷豐富,心中雖急、表面上仍能保持鎮靜,微微一笑、道:「貴派名門大派,武當三元觀天下皆知,縱然今宵你留下蕭翎,但此後登山的武林人物,必然是絡繹不絶,不像我們兄弟,可以隱秘行蹤,流浪天涯,何況那『禁宮之鑰』並不在蕭翎身上,我們兄弟只不過是答應了岳小釵,保護這蕭翎的安全,讓他們姊弟相見,一言如山,不容損壞招牌。江湖上以訛傳訛,好像是誰要帶去蕭翎,就可輕易取得那『禁宮之鑰』。試想那岳小釵既落入我們兄弟手中,這蕭翎豈能真有大用不成,道長請三思兄弟之言,是否有理。」
無為道長冷冷說道:「話雖不錯,但貧字已答允相護蕭翎,豈肯為一身之生死,有違承諾之言。」
商八突然收斂起嘻笑之容,肅然說道:「道長,咱們兄弟只不過有些愛財,其實,我們積斂的財寶、古玩,雖深宮內苑,也是難以及得,這些身外之物,生帶不來,死帶不去,咱們兄弟一旦死去,這些東西還不是一樣的輾轉流失。論說是早該收山,只是一點貪念,甚難遏止,再加上一點好名之心,情不自禁的又接下這筆生意。我兄弟做買賣雖然施展心機,迫人就範,但卻從沒有強搶豪奪之事,在下兄弟一生中,亦從無毀約棄諾之事,兄弟今宵願向道長許下一個諾言,那『禁宮之鑰』如若是在中州雙賈手中揭開,定當算你道長一份。」
無為道長冷然一笑,道:「貧道豈能是屈服在威迫利誘之下的人。」
商八正容說道:「咱們兄弟,只不過是貪財,但還有要命的人物……」
突聞一聲慘叫,傳了過來,三陰手刁全突然倒拖蛇頭枴杖,疾躍而去。時尚書屋
毒火井伽聽得刁全慘叫之聲,心中一寒,疾攻兩招,一擋雲陽子的劍勢,騰身而起,一躍三丈,伸手去拉背後青銅管子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知那銅管之中,藏着井伽賴以揚名的毒火,此火惡毒無比,如若被他施放出來,勢必有人遭殃、心中大急之下,厲聲喝道:「鼠輩敢施毒火。」
一提真氣,連人帶劍直飛過去。時尚書屋
他舉動雖快,但仍是晚了一步,那毒火井伽,已取下了背上的青銅管子。時尚書屋
就在於鈞一髮之間,一股暗勁悄然湧至,井伽悶哼一聲,打兩個踉蹌,手中那青銅管子,跌在地上,他想伸手去撿,但云陽子已連人帶劍飛奔而至,劍光幻出朵朵銀花,當頭罩落。時尚書屋
毒火井伽來不及再撿地上青銅管子,倏然飄退七尺。時尚書屋
耳際間響起三陰手刁全的陰沉之聲,道:「留得青山在,不伯沒柴燒,咱們走。」
一個中年道人,長劍一擺,斜裡衝了過來,卻被五尺外的刁全揚手一記陰風掌擊中,那道人只覺全身一寒,身子搖顫,向廳退去。時尚書屋
雲陽子左腳一抬,挑起地上的青銅管子,左手接過,張口咬住長劍,騰出右手,扶住那搖搖欲倒的中年字人,低聲說道:「快些坐下,運氣療傷。」
抬頭看時,毒火井伽和刁全已藉機遁走,隱入夜色之中不見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