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62 頁


,覺着被人放在榻上,脫去衣服,蓋上棉被,身子逐漸回暖。睜眼看去,自己正臥在一座小艙之中,天色早已入夜,艙中點着一支燭火,一個身披蓑衣的老者,年紀五十上下,留着山羊鬍子,正和一個三旬左右,身着黑油布水靠的大漢,對坐喝酒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62 / 0)

他雖生來身體虛弱,但性格倔強,堅毅過人,在這生死之間,心神不亂,閉住呼吸,隨着那滾滾的江流,忽沉忽浮,正感氣悶難支,忽覺身體被人一把抱住,向上升去,同時有一根竹管,伸入了口中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正覺得難過,立時借那管子,吐出一口悶氣,但感身子被人抱著,在水中遊行,江水混濁,雙目難睜,無法看清那人、但口中借那竹管呼吸並無氣悶難過之感。時尚書屋
中州雙賈,雖然走了大半輩子江湖,見聞廣博,但兩人不會水中工夫,哪能想到來人借一根竹管之力,維持住蕭翎的生命,不讓他悶死,江流起伏,竹管微小,雖然浮出水面,也不易看出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身子被人抱住,也不知在水中泡了多久,但感全身愈來愈冷,手腳都已凍僵,浮出水面時,全身已難掙動。時尚書屋
但他神志尚還清醒,覺着被人放在榻上,脫去衣服,蓋上棉被,身子逐漸回暖。時尚書屋
睜眼看去,自己正臥在一座小艙之中,天色早已入夜,艙中點着一支燭火,一個身披蓑衣的老者,年紀五十上下,留着山羊鬍子,正和一個三旬左右,身着黑油布水靠的大漢,對坐喝酒。時尚書屋
兩人的菜餚十分簡單,一盤乾魚,一盤炒花生,便盛酒的杯子,也是吃飯的大碗。時尚書屋
蕭翎伸動一下手腳,暗暗忖道:看來這兩人,也不是好東西,八成也是追問那「禁宮之鑰」的人。時尚書屋
當下轉過臉去;不望兩人。時尚書屋
這兩人也不和蕭翎多言,吃完酒,立時起碇行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睡在艙中,但聞怒潮澎湃,水聲隆隆,小船似是逆水而行。時尚書屋
他的身體本已虛弱,在水中泡了幾個時辰,早已疲累不支,暈暈糊糊的睡了過去,醒來已是紅日滿窗。時尚書屋
那身披蓑衣的老者,送來飯菜,打量了蕭翎一眼,放下菜飯,離艙而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腹中饑餓,只好坐起身來自用,那兩人很少進艙,一日過去,也未與蕭翎說一句話。時尚書屋
天色漸漸入夜,滿天繁星,捧出來一輪明月。時尚書屋
那大漢走進艙來,道:「下船了。」
也不容蕭翎說話,一把抱起,背在背上,跳下船向前行去。時尚書屋
藉著月光看去,只見那人手足並用,向一座峭壁之上爬去,回頭探視,峭壁千尋,江河奔騰,景象嚇人。時尚書屋
蕭翎暗道,完啦!,他把我送上這等險峻的高峰之上,不知是何用心?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那人動作甚快,爬了一頓飯工夫,已然將近峰頂,卻不料他突然向右一折,轉入了一個黑暗山洞之中。時尚書屋
蕭翎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,心中倒很但然,只覺那人左彎右轉,走的速度甚快,行了很久、才陡然停下來用手向前面一推,呀然聲中,眼前忽然一亮。時尚書屋
那大漢放下背上的蕭翎,整了整衣衫,肅容而立。時尚書屋
蕭翎打量四周一眼,但見這座石室,不過兩間房子大小,頂上高吊著一盞琉璃燈,四壁瑩瑩如玉,室中除了一張松木椅子之外,別無陳設,心中暗暗奇怪,付道:這人把我帶人這山洞之中,不知是何用心?時尚書屋
正忖思間,突聽一陣輕咳,石室的一角;緩緩開啟出一扇門來,走出一個青衣少年。時尚書屋
那身着黑衣的大漢,欠身對那少年一禮,說道:「幸不辱公子之命。」
青衣少年一揮手,那大漢退了出去,回手帶上了石門。時尚書屋
石室中,只餘下蕭翎和那青衣少年二人,只見那青衣少年一招手,低聲說道,「小兄弟,你不要害怕……」
蕭翎一挺胸,道:「我不怕。」
青衣少年先是一怔,道:「你的膽子很大,家父特令人請你到此,只不過想向你打聽一件事情,只要你據實而言,絶不會傷害於你。」
蕭翎道:「你們儘管問吧!」
那青衣少年舉手一招,道:「小兄弟請隨我來。」
蕭翎隨在那青衣少年身後,進了那啟開的石門。時尚書屋
這間內室,比外間大了很多,靠後壁處,有一張椅子及鋪着虎皮的木榻,榻上面側臥着一個老人,身上蓋着棉被,看樣子,似是正在臥病。時尚書屋
青衣少年輕步行近木榻,低聲說道:「爹爹。」
只聽榻上老人長長吁了一口氣,緩緩轉過身子,道:「扶我起來。」
青衣少年雙手齊出,扶那老人坐起來,拉一下棉被,圍在他身上。時尚書屋
蕭翎凝目望去,只見那老人骨瘦如柴,全身只餘下皮包骨頭,但骨骼粗大,想他當年未病之前,身軀定然十分魁梧。時尚書屋
那老人兩道目光,凝注在蕭翎的身上,望了一陣,說道:「孩子,你識得岳雲姑嗎?」
蕭翎心中暗道:這人忽然提起我雲姨,不知是何用心?口中卻朗朗應道:「自然識得了,那是我姨母。」
瘦老人一皺眉頭,道:「你叫什麼名字?」
蕭翎道:「我叫蕭翎。」
瘦老人道:「江湖之上盛傳那岳雲姑得到了『禁宮之鑰』,此事是真是假?」
蕭翎道:「自然是真的了。」
他答話但然,乾脆,倒是大大的出了那瘦老人的意外,獃了一獃,又道:「她得到『禁宮之鑰』,可是天下武林之敵,不知她此刻身在何處?」
蕭翎黯然一嘆,道:「死了……」
那枯瘦老人臉色忽然大變,道:「這江湖傳說她逝世之訊,是當真了?」
蕭翎道:「是啊!雲姨雖然死去,但面目如生,除了不會說話行動之外,和活着一般無二。」
那枯瘦老人心情似是受到了巨大震撼,熱淚盈眶,神色淒傷,低聲對蕭翎道:「孩子,那岳雲姑可有子女嗎?」
蕭翎道:「有一位姑娘。」
枯瘦老人一揮手,說:「你去休息吧!江湖之上,到處張滿羅網,追查你的行蹤,但在此地,你可放心的玩耍,不要擔心事了。」
蕭翎心中甚多疑竇,正待出言相詢,那青衣少年卻忽然伸出手來,抓住蕭翎右腕,道:「小兄弟,我帶你去休息吧!」
也不容蕭翎答應,硬把他牽出石室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