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65 頁


撞,頓然停下,高聲說道:「室中主人請恕晚輩無禮。」但聞室中傳出回音,竟是無人相應。蕭翎略一猶豫,舉步而入。室中四壁蕭條,除了一張木榻,別無陳設,木榻上盤膝坐著一個面蒙白紗的人,蕭翎一步步行近木榻,那人動也不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65 / 0)

原來,那大鵬束斂雙翼,直向一座深谷中瀉下去,待要將着實地之際,忽然雙翼一展,穩住了下墜之勢,輕靈的落着在實地之上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轉眼四顧,只見這深谷中青松蒼翠,綠草如茵,夾雜着無數山花,景物秀麗,暗暗喜道:原來這深山絶谷之中,也有這等好所在。翻身下了鵬背,向一株巨松之下行去。時尚書屋
這巨松不知歷經了千百萬年,粗如磨盤,密枝茂葉,蔭地畝許,蕭翎行近松下,忽見一座木屋,倚松而搭,心中大喜,暗道:好啊!原來這裡早已有人住了。時尚書屋
那木屋半借巨松作壁,雙門緊閉,蕭翎大喜之下,直向木屋衝去,雙手用力一推,木門應手而開。時尚書屋
推開木門,似是才覺到自己太過莽撞,頓然停下,高聲說道:「室中主人請恕晚輩無禮。」
但聞室中傳出回音,竟是無人相應。時尚書屋
蕭翎略一猶豫,舉步而入。時尚書屋
室中四壁蕭條,除了一張木榻,別無陳設,木榻上盤膝坐著一個面蒙白紗的人,蕭翎一步步行近木榻,那人動也不動一下。時尚書屋
蕭翎心中納悶,暗暗付道:這人不知是死是活,這般靜坐不動,口中卻高聲說道:
「晚輩蕭翎,打擾老前輩的清修,這裡先謝罪了。」
那人仍是端坐不動,有如一座木雕的神像一般。時尚書屋
蕭翎心中有氣,想道:好啦!你裝聾作啞的不理,我也不理,看咱們哪一個先說話吧!退到木屋一角,盤膝坐了下去,竟閉上雙目,也自運氣調息起來。時尚書屋
待他運息完畢,已是黃昏時分,回頭望去,那人仍是端坐如故,蕭翎心想和他慪氣,也不再出口喝問,只覺腹中又饑又渴,大步行出木屋。時尚書屋
這道山谷,氣候溫暖,生了甚多果樹,纍纍果實,滿谷皆是,大都是未聞未見之物,蕭翎爬上樹去,摘了幾個果實吃下,忽然想起那只大鵬鳥來,滿谷不見蹤跡,不知已飛往何處。時尚書屋
這谷中別無存身之處,蕭翎只好又回到木屋之中,想起借宿別人之室,先得打個招呼,當下深深一揖,道:「晚輩流落在此,此谷別無宿處,不得已只有借住老前輩的木屋了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他自覺說過就算,也不奢望那人答應,退在屋角,倚壁睡去。時尚書屋
他這些時日中,一直未曾好好睡過一次,這木屋雖然簡陋。卻是比那峭壁石筍安全的多了,心中一寬,沉沉睡熟過去。
第10回

:深谷傳絶技

蕭翎醒來天已大亮,看那蒙面人時,仍是原姿端坐,暗道:
哼!你不理我,我也不再和你說話。走出木屋,摘了一些水果吃過,又找了一處山泉洗洗臉,看陽光滿谷,景物更見秀麗,想到回那木屋中去,也是一人孤坐,不如在這谷中走走,遂信步行去。時尚書屋
這山谷不過百八丈長,蕭翎雖是走的很慢,但也不過是片刻之間,已到盡處。時尚書屋
只見兩座山峰在此連接一處,一塊高逾兩丈的大岩石,擋在雙峰交接之點,蕭翎童心大起,繞過大岩,忽見一座石門,半啟半閉,心中喜道:好啊!這裡有座石室,如是可以宿住,那就不用借他的木屋了。時尚書屋
那石門開啟不過三寸,容不得一人通過。時尚書屋
蕭翎雙手用力一推,沉重的石門竟也應手而開。時尚書屋
他在無意之中,服食了許多極為難得的千年石菌,氣力大增,只是他自己並不知道罷了。時尚書屋
這是座天然的岩洞,用人工加了一扇石門,岩洞甚淺,深不過兩丈,寬不足九尺,室外天光透射全室,景物清晰可見。時尚書屋
蕭翎仔細一瞧,不禁心中一跳,原來這岩中,也有一個身着黃袍的人,面對石壁而坐,不禁暗暗一嘆,想不到這石洞也有人住了。時尚書屋
目光轉處,只見光滑的石壁上,畫了八幅人像,或坐或立,或臥或伏,姿勢各自不同,痕跡宛然,似是用刀刻在壁間。時尚書屋
除了八幅畫像和那面壁而坐的黃袍人外,這室內竟連一座木榻也沒有。時尚書屋
蕭翎繞過身去,想看看那人的面貌,但那人面頰極近石壁,鼻尖和石壁幾相接觸,除了搬動那黃衣人的身體之外,別無可想之法。想到私自闖入了別人的安居之室,乃是太不禮貌的事,急急抱拳一禮,道:「晚輩蕭翎,無意之間,闖入了老前輩清修之室,還望恕罪。」
那面壁端坐的黃袍人,竟也是理也不理,端坐不動。時尚書屋
蕭翎心中有氣,忖道:怎麼這谷中之人,盡都是些不肯講話的怪人。時尚書屋
一陣山風吹了進來,飄起那黃袍人的衣袂,獵獵作響。時尚書屋
但那黃袍人仍是動也不動一下。時尚書屋
一個念頭,閃電般掠過了蕭翎的腦際,暗暗想道:這些人端坐在此地,既不見食用之物,也不聞呼吸之聲,我推門而入,滿室繞走,如是活人,那是萬萬忍受不住的,難道他們都是死了的人不成……念頭一轉,又暗自思忖道:這山谷之中,定有蟲蟻之物,如是死人,豈有不招來蟲蟻之理?時尚書屋
這兩人是死是活,各有其理,在蕭翎心中盤旋不決,竟是無法料定。時尚書屋
忽然間他想起了雲姑的死狀,也是這般盤膝而坐,面目如生,風華猶在,想這兩人,能到這重山隔阻,絶壁攔道,四面峭壁千尋,人跡難至的深谷之中,那自是身負絶世武功之人,縱然死去,也能和雲姑一般保持着屍體不壞。時尚書屋
他雖然聰慧絶倫,但究是孩子之心,想到這些人孤苦伶仔的死在這大山深谷之中,連一個憑弔祭奠之人,也是沒有,不禁悲從中來,黯然位道:「老伯伯,你們死在這等深山之中,終年山洞處孤寂,可憐連一個祭奠之人也是沒有,這深谷之中,沒有紙錢,我去采些生果,當作祭品,拜祭你們一番,聊表一番尊敬之心……」
說完,跑出石洞,采了一些生果,供在那老人身後,拜倒地上,說道:「老伯伯,我蕭翎給你叩頭了。」
跪在地上大拜三拜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