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66 頁


袍人點了蕭翎穴道之後,凝目沉思良久,才長長嘆息一聲,伸出雙手,在蕭翎全身上下摸了一遍,說道:「倒是一付百世難得的習武之材,可惜生具三陰絶脈的缺陷……」聲音微微一頓,哈哈笑道:「是啦,他如不生具三陰絶脈之症,似此等良好的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66 / 0)

他本是一時動了敬老之心,采來生果,作奠相拜,但想到此地四面絶壁,人跡罕至,今生只怕也將老死這深谷之中,再也難和岳姊姊見上一面,竟引動了心中的愁苦悲傷,忍不注放聲大哭起來。他生性倔強,縱是遇上生死交關的大事,也是隊不落淚,但此刻情由心生,悲從中來,這一哭,直哭的哀哀欲絶,淚盡腸折,大有一瀉千里,不可收拾之局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那面壁而坐,形如泥塑木刻,心似古井鐵石的黃袍人,似是也被蕭翎淒絶的哭聲所動,突然輕輕嘆息一聲,黃袍顫動,回過身來,出指點在蕭翎的「下極」穴上。時尚書屋
蕭翎已哭的人如酒醉,感覺早失,那黃衣人嘆息轉身,均無所覺,糊糊塗涂的被點了穴道,沉沉睡去。那黃袍人點了蕭翎穴道之後,凝目沉思良久,才長長嘆息一聲,伸出雙手,在蕭翎全身上下摸了一遍,說道:「倒是一付百世難得的習武之材,可惜生具三陰絶脈的缺陷……」
聲音微微一頓,哈哈笑道:「是啦,他如不生具三陰絶脈之症,似此等良好的習武之材,自是早被人收羅門下,哪裡還能遇得到老夫。」
這石室中只有他和蕭翎兩人,那蕭翎暈迷不醒,「可算只他一人了,」但他這般自言自語放聲而笑,生似和別人說話般,忽然一皺眉頭暗道:「我們相約各自參悟絶學,我如相救此子,定然消耗不少時間,那一定比不過他們了。」
一念至此,對蕭翎生出了極深恨意,想道:莫要是他們故意找這孩子,用來耗我參悟神功的時間,這計策果然毒辣,哼!此事誤我神功,留他不得!殺機上湧揚起掌來,一掌劈下!
掌勢將要觸及蕭翎的天靈要穴,心中又是一動,暗道:他適纔哭得腸折氣竭,淚盡血流,那絶非裝得出來,他誤認我已死去,採摘甚多生果,奠祭於我,是何等仁慈之心,我如一掌把他打死,那是終生一世,難以心安了。再想到自己已是年登百歲之人,縱然悟通神功,也是難以再活多久時間,此子和我素不相識,這般待我,其情是何等深厚,倒不如把我這身武功,傳授於他,由他承繼我的武功,雖死猶生……他心中念頭百轉,忽善忽惡,面上神色也隨着心念變化不定,忽而面湧殺機,忽而滿臉仁慈,可憐那暈迷在地上的蕭翎,已然數歷生死之劫,而不自知。時尚書屋
只見那黃袍老人面上的煞氣,逐漸退去,代之而起的是一臉慈祥笑容,望着那暈臥在身側的蕭翎,低聲說道:「孩子,你在我神功將通之際,來到此地,誤了我大乘之學,這究竟是緣是孽,連老夫也是無法分辨它了。」
兩手揮動,在蕭翎全身推拿起來。時尚書屋
他掌指所到之處,蕭翎全身的骨骼,一陣格格作響,陣陣白氣,由那掌心指尖之間冒了出來。那白氣越來越濃,片刻之間,籠罩了蕭翎全身,有如濃霧輕雲。這黃衣老人竟用出了數十年苦修而得的真元之氣,替蕭翎化解那與生俱來的三陰絶脈。時尚書屋
蕭翎穴道雖然被點,但他內藏功力未息.仍然有着強烈的反應,全身的肌膚,隨着那黃袍老人移動的掌指,微微的顫動。時尚書屋
足足有一頓飯工夫之久,那老人的臉上,開始泛出汗水,再過片刻,已然汗落如雨,但他仍然不肯停手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汗水濕透了他的黃袍,滴在蕭翎身上。時尚書屋
直待他開始喘息起來,才停下兩手,長吁了一口氣,探手由懷中摸出了一個白玉瓶來,啟開瓶塞,倒出了一粒白色的丹丸,托在掌心,舉手拂拭一下頭上的汗水,望着那白色的丹丸,臉上泛現出無限惜愛之情,良久之後,才長嘆一聲,托開蕭翎的牙關,把那粒白色的丹丸放入了蕭翎的口中,自言自語他說道:「孩子,你好好休息一會。」
一掌拍活了蕭翎的穴道。蕭翎突然睜開了雙目,望了那老人一眼,似想要開口說話,但他睏倦難支話還未說出口,人已睡熟了過去。時尚書屋
醒來時,室中景物大變。只見石室一角處,火光熊熊,兩隻又大又肥的山鷄,正架在火上燒烤,陣陣香味,傳了過來,身旁邊,坐著那銀髯垂胸的黃袍老人,面色慈和,望着他微微而笑。蕭翎舒展一下臂腿,但覺全身舒暢無比,有如脫胎換骨,一挺身爬了起來,怔怔地望着黃袍老人,暗道:原來他沒有死……
只聽那黃袍老人笑道:「孩子,你醒了嗎?」
蕭翎道:「老伯伯,你還好好活着嗎?」他想到那老人面壁而坐的情景,目下雖然見他笑容慈和,明明是好好的人,但仍似不敢深信。時尚書屋
黃袍老人笑道:「自然是活着的人。」
蕭翎嘆道:「老伯伯,你在深谷中很久了?」
黃袍老人道:「大概有三十年。」
蕭翎吃了一驚,道:「三十年,啊!好長的一段時光!」
黃袍老人嘆道:「孩子,日月輪轉,數十年彈指即過,老夫入這山谷之時,你還未出生人世,但此刻老夫已然行將就木了。」
蕭翎暗暗想道:這人生在世,總是要難免一死,你活了這大年紀,還這麼貪生。他因是身罹絶病,難以活過二十,幼小之時,常常聽父親談論這生死之事,他早知自己難以活得多久,是以十分輕淡生死。時尚書屋
那黃袍老人看他只管望着自己出神,似是正在想著一樁極重大的心事,當下問道:
「你是在想些什麼?」
蕭翎心中大急,暗想:總不能告訴他,說他活的太長命了吧!
大急之下,忽然想到那木屋之中,白紗蒙面之人,當下隨着說道:
「老前輩既然未死,想那木屋中的人,定然也是活的了?」
黃袍老人道:「你見過她了?」
蕭翎道:「我看她盤膝坐在木榻之上,面上垂着厚紗,看不出她是否還有氣在,你既然未死,想來那人定然也不會死了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