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73 頁


源而出,攻入內腑,直透四肢百脈,趕忙運氣相引。耳邊響起莊山貝的聲音,道:「孩子,你那義父南逸公,一生孤做自負,當年我們相約到此比武,就是他的主張,山居數十年,竟是改了個性,昔年他嗜殺任性,凡是犯到他手下的人,縱然能夠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73 / 378)

這峰頂積冰滑溜異常,蕭翎行得兩步,撲的一聲,跌在地上,但他衝奔之力未消,人雖跌倒,但仍然向前滑衝過去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南逸公右手一翻,立時有一股暗勁,推了過來,力道柔和,但卻很強,蕭翎向前滑沖的身子,吃那力道一推,立時倒向後退去,耳際間同時響起了南逸公的聲音,道:
「孩子,修武築基,最怕分心,事關你一生的成就,不要以我為念,好好的追隨你莊伯伯,學習武功,他修習的玄門正宗心法,你如能得他垂青,是終身受用不盡了。」
聲音中充滿着慈愛之情。時尚書屋
蕭翎只覺一股熱血衝了上來,熱淚盈眶的抬頭望去,冰峰上,哪裡還有南逸公的影子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突然伸出右手,按在蕭翎背後的命門穴上,說道:
「孩子,快些靜下心來。」
蕭翎只覺一股熱力,由莊山貝的掌心內,源源而出,攻入內腑,直透四肢百脈,趕忙運氣相引。時尚書屋
耳邊響起莊山貝的聲音,道:「孩子,你那義父南逸公,一生孤做自負,當年我們相約到此比武,就是他的主張,山居數十年,竟是改了個性,昔年他嗜殺任性,凡是犯到他手下的人,縱然能夠保得性命,亦必要落下殘廢之軀,武林中人,聞他之名,無不退避三舍,想不到他垂暮之年,竟然動了慈愛之念,對你這般愛護。孩子,你不能負了他一番苦心,他不僅希望我盡傳所能,而且寄望你能盡得我們三人的絶學……」
輕輕嘆息一聲,接道:「你義父用心雖苦,但此事談何容易,盡我們餘生之年,全力造就於你,你能學得多少,那要看你的造化了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蕭翎只覺他掌心之內的熱力,愈來愈強,有如長江大河般,洶湧攻入內腑,心想說幾句話,竟是難以分神。時尚書屋
只聽莊山貝接道:「我本想和你義父談談,要我盡傳所能可以,但必須點死你一處穴道,使你終身一世,難通任、督二脈,這樣可以限制你日後的成就,也消滅你藝成之後的狂傲之氣,以你義父為人,想他絶然不至反對。適纔我用傳音入密之術,和他商量,竟遭他一口回絶,他說你至情至性,絶對不會為害武林,又說他昔年殺人大多,雖然殺的都是惡人,但因生性急躁,難免誤傷了不少好人,他要假你之手,多積一些善功,以彌補他兩手血腥之咎,你義父這般苦心,我倒不便堅持了。」
蕭翎雖想答話,但那攻人體內的熱力,有如野馬奔騰,全力控制,尤恐不及,哪裡還能抽暇說話。時尚書屋
只聽莊山貝接道:「這些日子裡,你的成就,大大的超過了我的預想,因此,也激起了我的好奇之心,世上如能有一個人,集你義父、柳仙子和我的武功于一身,不知世間是否還有敵手?」
他自說自話,蕭翎能聞難答。時尚書屋
過了片刻,蕭翎已能控制那攻入內腑的熱力,隨着行血,運轉于經脈之間。時尚書屋
蕭翎只覺他掌心之中,熱力忽強,翻翻滾飯的湧了進來,心知一不小心,岔氣傷脈,重則殞命,輕則殘廢,至少也得數月生息調理,才能恢復,怎敢輕視,果然凝集心神,澄去雜念,一心一意的運氣行功,和那外來熱力融合一起,沖行于經脈之間。時尚書屋
漸漸的,進入了忘我之境。醒來時、陽光耀目,已是日出三竿。時尚書屋
這座絶峰,高出群山,峰頂之上,雖然終年在太陽照射之下,但堅冰盈尺,凝結了數千百年,每當盛夏之日,陽光強烈,峰頂上積冰,表層融化,但陽光一弱,積水立時又成堅冰。此刻,朝陽照射在積冰上,反射出片片金芒,遠山上皚皚積雪,幻出一片閃光彩霞,景色綺麗,人生罕見,不禁心中一喜,叫道:「老前輩,山峰積雪,彩霞絢爛,這景物能得幾回見。」
只覺空山寂寂,不聞回應之聲。時尚書屋
回頭看去,哪裡還有莊山貝的人影。蕭翎心念一轉,是了,他把我一人留在那弔榻之上,要我全心一意,進修內功,這時,又把我一個留在這絶峰之上,必然另有作用。時尚書屋
時近中午,太陽光更見強烈,蕭翎曝曬于日光之下,身上肌膚隱隱作疼,但峰上的冰層,經過陽光曝曬,泛起縷縷白煙,寒冷更濃,烈日積冰,在山峰上交織成一種寒熱各極的感受。蕭翎為了抗拒寒熱交迫的侵襲,不由得運起內功抗拒,他雖已得莊山貝玄門上乘心法,初奠內功基礎,但還不知如何運氣和外來的侵襲對抗,但在這寒熱交迫之中,為了減少疼苦,極自然的,又會運功抵抗外來的侵襲。時尚書屋
天色入夜,狂風怒吼,積冰光滑的峰頂上,風勢尤為猛惡,蕭翎覺着那猛烈的風勢,直似要拔山而起,心中大為震駭,暗道:這風勢來的如此猛惡,峰頂積冰光滑無物可攀,豈不要被吹下峰去。一種強烈的求生意志,使他揮拳在堅冰上敲打,積冰終於被他打了一個缺口,然後用手挖了一個可以蛤伏的小洞,伏身冰上,度過了漫漫的長夜,身上堅冰,溶化成水,濕透了他僅着的一條棉褲。原來他上身的衣服,都在懸岩石筍間,採食那千年石菌時,結作索繩之用了。時尚書屋
流光匆匆,蕭翎在這積冰如鏡的峰頂,度過了百日之久,一百個白天和寒夜,日曬、雨打、風吹、寒侵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每隔上幾日,總是來看他一次,指點那內功心法,送給他一些食物,但卻絶口不談帶他下峰之事,倔強的蕭翎,竟然也忍住不提。時尚書屋
在這等艱苦、險惡的積冰絶峰之上,激發了蕭翎生命中的潛能,晝抗烈日,夜禦嚴寒,內功進境奇速。時尚書屋
這一夜,藍天如洗,皓月當空,山風輕吹,蕭翎繞峰頂行了一周,月色下見群山羅列足下,不禁豪情大發,仰天縱聲長嘯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廣告&友善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