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75 頁


過那大和尚。」莊山貝心中瞭然,南逸公這盡出餘力的反擊,反將要減少他的支撐時間,暗暗嘆息一聲,道:「翎兒,我有兩句重要之言,你必得牢牢記着,全心奉行。」蕭翎道,「什麼事?」莊山貝道:「我一出手,你必需立刻回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75 / 0)

莊山貝道:「柳仙子此刻的心情如何,連我也無法忖度,但這一年來,我和你義父,都大改了昔年那苦苦靜參武學的生活,笑傲松月,石室論道,但武功卻反而大有進境,始知數十年來各窮心智,實犯了欲速不達之病,妄圖以苦修超越人體的極限,卻忘了寧靜而致遠,這中間微妙消長之機,一時間,也無法給你說的清楚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莊山貝說到這兒,突然住口不言,雙目暴射出冷電一般的寒芒。時尚書屋
蕭翎轉臉望去,只見南逸公身着黃袍,波紋蕩漾,全身後仰半尺,顯是已難抗拒那紅衣和尚深厚的內力,不自覺脫口大叫一聲。時尚書屋
南逸公突然轉過臉來,望了蕭翎一眼,後仰的身軀,一鋌而起,扳平劣勢,雙方又成了一個平分秋色之局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長長吁一口氣,道:「你義父不願讓你看到他敗在和尚手中,運功反擊對方了。」
蕭翎道:「但願義父能夠勝過那大和尚。」
莊山貝心中瞭然,南逸公這盡出餘力的反擊,反將要減少他的支撐時間,暗暗嘆息一聲,道:「翎兒,我有兩句重要之言,你必得牢牢記着,全心奉行。」
蕭翎道,「什麼事?」
莊山貝道:「我一出手,你必需立刻回到你義父石室中去,在那石室中,我已手錄了一本絹冊,以你的才智聰明,和現已奠下的基礎,只要你肯用心去學,不難盡得你義父和我的真傳突聞一聲尖叫道:「住手!」
只見那緊依木門而立的柳仙子,縱身一躍,直向場中飛去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喜道:「好啊!柳仙子如肯出面……」
一語未完,突見南逸公整個身子飛起了一丈多高,向外摔去。時尚書屋
柳仙子本是向兩人搏鬥之處躍去,身子還未着地,大變已生,立時一提真氣,身軀一轉,向南逸公摔落之處飛去。她輕功卓絶天下,但見人影一閃,竟是先那南逸公摔落的身子而到,雙臂一展,把南逸公接在懷中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早已怒聲喝道:「好一個黑心和尚,乘人不備,暗施算計,豈是英雄所為。」
喝聲中,白芒一閃,直向那紅衣和尚撲去。原來那紅衣和尚,在柳仙子大喝住手聲中,乘着甫逸公收回內力之際,陡然用出全身功力攻出一掌,南逸公驟不及防,吃他強猛的內力一震,傷了內腑,人也被震的飛了起來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含憤出手;劍勢威猛異常,人未到,強烈的劍氣,已破空先至。時尚書屋
那紅衣和尚反手劈出一掌,一股強猛絶倫的掌力,直擊過來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莊山貝一沉丹田,向前疾衝的身子,陡然停了下來,手中短劍搖揮,幻起朵朵劍花,劍氣掌力一觸之下,那個紅衣和尚,陡然向後退了兩步,莊山貝也被震的雙肩晃動,身不由己的向後退了一步...
那紅衣和尚冷笑一聲,道:「倚多為勝,佛爺要失陪了。」
喝聲中轉身一躍,疾如流矢般飛奔而去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未料到,他竟然會返身逃走,略一猶豫,那和尚已到三丈開外,追趕已自不及,當下提聚真氣,短劍脫手飛出。一道白光疾如閃電,直向紅衣和尚飛去。時尚書屋
只見那紅衣和尚突然回頭拍出一掌,橫向劍上擊去,短劍旋轉,懸空打了兩個翻身,斜落一側,那紅衣和尚,卻一伏身疾竄而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眼看那紅衣和尚兔脫而去,心中大急,說道:「莊老前輩,那和尚逃跑啦!」
轉臉望去,只見莊山貝閉目而立,頂門間隱隱現出汗水。時尚書屋
蕭翎心中一驚,怎麼?難道他也受了傷嗎?緩步走了過去,說道:「莊老前輩,你怎麼啦?」
莊山貝緩緩睜開雙目,道:「我很好,孩子,你可看到我剛纔那投擲出手的一劍嗎?」
蕭翎道:「看到了。」
心中暗想:你追人不上,那是隻好把兵刃當作暗器出手了。時尚書屋
只聽莊山貝嚴肅他說道:「孩子,那就是劍道最高的心法,馭劍術,只不過我火候不夠,難以身劍合一,傷敵于五丈之內。」
蕭翎口雖不言,心中卻是大不為然,暗道,把兵刃投擲出手,那還算什麼劍道中上乘心法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又道:「那和尚雖然傷了你的義父,但他也沒有討了好去。」
回目望去,只見柳仙子盤膝而坐,右掌按在南逸公的背心上,正在替他療傷,當下又道:「孩子,咱們走遠些,柳仙子內功深厚,身上又懷有二位前輩遺留人間的兩粒靈丹,有她相救,你義父當可無恙,咱們不要驚擾她。」
牽着蕭翎,直向那短劍飄落之處行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心中雖然惦念義父的安危,但卻又不敢抗拒莊山貝之命,只好任他牽着行去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撿起短劍,嘆道:「此人武功,果是高強,我這全力一擊,只不過削落他兩個手指。」
蕭翎凝神望去,果見那青草地上,遺落有兩個血淋淋的手指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短劍一揮,挑起了兩個斷指,說道:「這是無名指和小指,可惜呀!可惜……」
蕭翎奇道:「可惜什麼?」
莊山貝道:「可惜我的火候,差那麼一點,唉!只要能再增加一成火候,今日這紅衣和尚,縱然是能夠逃得性命,至少將留下一隻手掌。」
蕭翎道:「老前輩這馭劍術,有了幾成火候?」
莊山貝道:「差的遠,只能說初入門徑,還未登堂入室。」
他臉色忽然間變得十分嚴肅,接道:「可惜這一門絶技,或將至我而絶。」
蕭翎只覺這句話,大有含意,只是一時間卻思解不透,不禁皺起眉頭,苦苦思索起來。時尚書屋
這時,莊山貝已帶著蕭翎轉過幾叢花樹,說道:「孩子,你在想什麼?」
蕭翎道:「我在想,如何才能使這馭劍術,留傳世間?」
莊山貝道:「此技非同小可,豈是人人可傳,如果是稟賦不好,那就是學上一輩子,也只能和我一般,止於擲劍傷敵而已,終生難有大成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