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時尚書屋 -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76 頁


,雖得良師,卻是難有大成,為了不負恩師厚望,我亦曾痛下苦功,想以勤補拙,可惜稟賦難當大任,雖有良師,亦然無可奈何……」他緩緩轉過頭來,兩道目光,凝注蕭翎身上,道:「孩子,你明白我的話嗎?」蕭翎先是點頭,但又立時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76 / 0)

蕭翎暗暗想道:我如想助岳姊姊,抗拒天下無數的英雄人物,那是非得練成上乘武功不可,當下說道,「老前輩,不知晚輩可否學此神技?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莊山貝笑道:「你骨格清奇,乃百世難求的習武之材,如肯下苦功,十年內當有大成。」
蕭翎悠然神往,說道:「還請老前輩慈悲。」
莊山貝仰臉望着天上一片浮動的白雲,道:「盡我所知,這馭劍之術,該是劍道中登峰造極的大成之術,劍道中若還有高過此技之學,那就是我的孤陋寡聞了。」
蕭翎道:「我義父誇讚老前輩的內功是玄門正宗,劍術卓絶一時。」
莊山貝介面笑道:「你義父說的不錯,但他說的是我胸中所知,並非武功上的成就……」
他仰起臉來,長長吁了一口氣,道:「我受了先天體質的限制,又是在弱冠之後,才開始習學武功,雖得良師,卻是難有大成,為了不負恩師厚望,我亦曾痛下苦功,想以勤補拙,可惜稟賦難當大任,雖有良師,亦然無可奈何……」
他緩緩轉過頭來,兩道目光,凝注蕭翎身上,道:「孩子,你明白我的話嗎?」
蕭翎先是點頭,但又立時搖頭接道:「我不大明白。」
莊山貝指着草地上的兩個斷指,道:「那紅衣和尚斷指的一筆仇恨,已記在你的帳上了,唉!我們隱居這幽谷中數十年,雖然自己沒有比出一個勝敗,但心中卻有着一種十分自負的感覺,心想,我們三人雖是今生難以分出高低,但這數十年來,靜居參悟,武林中該唯我們三人為尊了。但今日和這紅衣和尚一戰,使我隱藏在心中的部分自負,立刻消失,而且又為你樹下一個勁敵,日後你如在江湖之上行走,那和尚絶然不會放過你的……」
蕭翎接道:「難道老前輩和柳仙子,都打他不過嗎?」
莊山貝道:「他這負傷一去,定然將先找一處隱秘的所在療治傷勢,諒他受此挫折,也不敢再來三聖谷。」
蕭翎暗道:原來此地叫三聖谷,定是他們自己起的名字了。時尚書屋
說話之間,瞥見柳仙子急急奔來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起身相迎,說道:「南兄的傷勢如何?」
柳仙子向莊山貝道:「不妨事了。想不到他竟是一個那等卑下的人,日後如若我們再見到他,絶不放過。」
莊山貝微微一笑道:「他遁入空門,無非是裝給你看……」
微微一頓接道:「這樣也好,南兄雖是受了點傷,但卻化解了你們之間數十年的嫌怨,這點傷受的值得!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柳仙子目光凝注到蕭翎身上,岔開話題,道:「酸秀才,你看翎兒的稟賦如何?」
莊山貝道:「上上之才,世所罕見。」
柳仙子道:「那你為什麼不成全他?」
莊山貝笑道:「我已答允南兄,傳我所學,還要如何成全?」
柳仙子道:「你既垂愛,為什麼不要他拜列門牆。」
目光一轉,望着蕭翎,道:
「笨孩子,還不快些拜見師父。」
蕭翎應聲拜倒,行了大禮。時尚書屋
柳仙子嬌聲笑道:「翎兒雖是我南師兄的義子,但卻是你的徒弟,日後他如打人不過,可是你莊山貝沒有教好。」
莊山貝臉色一整,抱拳一揖,道:「還得柳仙子多多成全。」
柳仙子笑道:「傾盡所能,絶不藏私。」
笑聲中轉身一躍,人已到兩丈開外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搖頭晃腦他說道:「恨起來,刺骨椎心,愛起來油裡調蜜,此女人之所以為女人也。」
蕭翎心中雖然升起甚多疑問,但卻不敢多問,只好悶在心頭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回顧了蕭翎一眼,道:「走!瞧瞧你義父去。」
兩人行入木屋,只見南逸公仰臥在木榻之上,柳仙子站在榻旁,正在運內功推拿南逸公的穴道,見兩人進屋來,微微一笑,仍不停手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望瞭望南逸公的臉色,笑道:「南兄傷勢,雖已無礙,但也得三五天養息,才能盡復神功,我暫帶翎兒借住南兄石室。」
柳仙子停下雙手,笑道:「徒弟是你的,你高興帶到哪裡都好。」
莊山貝微微一笑,帶蕭翎離開木屋。時尚書屋
五日之後,南逸公,柳仙子聯袂同來石室,蕭翎行功正值緊要關頭,雖知義父入室,卻是不能起身拜見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眼看南逸公傷體盡復,神采奕奕,人也似年輕了不少,心知這一對師兄妹,糾纏了數十年,閙不清楚的嫌恨,已然完全消除,只可惜青春難回,時光不能倒流,兩人都是花甲以上的遲暮之年,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。時尚書屋
南逸公眼看蕭翎練功勤奮,心中快慰,一拉柳仙子,低聲說道:「咱們不能擾亂莊兄課徒,翎兒用功。」
雙雙轉身而去。時尚書屋
匆匆歲月,似水年華,蕭翎在師父、義父、柳仙子嚴厲的督促之下,過了數年,雖然火候尚差,但卻已盡得三人的武功竅要真傳。時尚書屋
這日,蕭翎習劍完畢,轉回石室,只見莊山貝盤膝而坐,睜着雙目,似是正在等他歸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放下短劍,拜伏地上,道,「師父,可有話訓教徒兒嗎?」
莊山貝點點頭,道:「翎幾,你可記得你在這山谷中注有多久時光?」
蕭翎凝目尋思了片刻,道:「五年有餘。」
這些時日之中,不論晴雨,日夜都在苦習各種神功,連在這山谷中住了幾年,也得想了半天才算出來。時尚書屋
莊山貝道:「不錯,五年多了,你也應該到江湖上去歷練歷練了。」
蕭翎獃了一獃,道:「弟子武功尚未學成……」
莊山貝搖頭接道:「學無止境,你再多留五年,一樣是覺着尚未盡窺堂奧,其實你已盡得我們三人絶學,只要能刻苦自勵,自有進展……」
蕭翎習藝繁忙,對周圍事物,都未留心,此刻仔細一想、才想到,近半年來,師父,義父和柳仙子三人,很少離開木屋、石室,隱隱間覺着三人都老了很多。時尚書屋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

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- 相同方式共享3.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,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。(請參閱 使用條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