任何地方任何裝置,讀您想讀。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金劍雕翎 第 8 頁


一笑,更見淒涼情態。蕭翎爬起身來,對雲姑拜下去,岳小釵卻伸手攔住了他,柔聲道:「兄弟你要幹什麼?」蕭翎道:「我要拜拜雲姨的遺體。」岳小釵道:「不用啦,你如一拜,只怕又要引起我的悲苦之情,現已天色過午,只怕你
作者:待考 / 頁數:(8 / 378)

一綫日光,由那黑篷縫隙中,透射進來,蕭翎目光轉動望去,只見寫道:「不能讓他大哭……大笑,情緒激動……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下面摺疊起來,無法看到,上面卻被蓋在身上的被子擋住,看這幾句話,沒頭沒腦,也不知說的哪個,蕭翎心中暗想:這張香箋的字跡,似是雲姨手筆,定是她的遺書了;不自禁抬起頭來。時尚書屋
岳小釵耳目何等靈敏,只因心中傷痛過深,神志已有些迷亂,不知蕭翎醒來,但蕭翎身子一動,立時警覺,素腕伸動,先取去身側的香箋,舉起衣袖拂拭了一下臉上的淚痕,回過頭來,笑道:「你睡好了?」
她傷痛母親之死,但卻又極力逃避着不願使傷痛之情、落在蕭翎的眼中,不勝悲苦中,忽然盈盈一笑,更見淒涼情態。時尚書屋
蕭翎爬起身來,對雲姑拜下去,岳小釵卻伸手攔住了他,柔聲道:「兄弟你要幹什麼?」
蕭翎道:「我要拜拜雲姨的遺體。」
岳小釵道:「不用啦,你如一拜,只怕又要引起我的悲苦之情,現已天色過午,只怕你腹中早已饑餓,咱們下車進些食物吧。」
也不容蕭翎答話,一掀車前垂簾,牽着蕭翎走下車去。只見陽光耀目,耳際間水聲淙淙,馬車停在一片樹林旁邊,一株老樹根旁,三塊大青石上架着一隻鐵鍋,鍋下枯枝高燒,陣陣香氣,撲入鼻來。岳小釵拉著蕭翎,坐在老樹根上,笑道:「媽媽生前,常教我烹飪之術,你看姊姊的手藝如何?」
原來那車中運着雲姑屍體,岳小釵怕露了馬腳,勢將引起麻煩,不敢在店中食宿。時尚書屋
兩人匆匆食過一頓野餐,蕭翎讚不絕口,誇獎岳小釵烹飪的手藝。時尚書屋
岳小釵收了鍋碗,扶着蕭翎登上馬車,就林中幾株大樹之上,劃些記號,才登車而去。時尚書屋
蕭翎看她劃的字不像字,圖不像圖,叫人無法辨認,心中雖覺疑問重重,但卻強自忍下不問。時尚書屋
兩人一車,行了數日,這日中午時分,到一個大鎮之上,但見人馬往來,十分熱閙。時尚書屋
蕭翎腹中饑餓,但這幾日來一直和岳小釵食宿在荒野,雖然不解,想她必有用心,也不敢提出饑餓之事,強自忍下餓火,可是兩匹拖車健馬,幾日來未得好食,體力大感不支,嘶叫一聲,臥了下去。時尚書屋
岳小釵一皺眉頭,低聲說道:「兄弟,咱們吃點東西再走。」
蕭翎喜過:「我早就有些餓了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兩人下了馬車,找了一座客棧,岳小釵吩咐店家,帶著兩匹馬去,好好的飼喂,和蕭翎揀了一處靠窗的位子坐下。時尚書屋
突然間響起一陣急促的馬蹄之聲,兩匹疾奔快馬,急馳而過。時尚書屋
馬上兩個大漢,都佩帶著兵刃,寒冬天氣,跑得兩匹馬汗水淋漓。時尚書屋
忽見那當先一匹馬上的大漢,陡然一收繮繩,急行如飛的奔馬,陡然人立而起,長嘶一聲,停了下來,江南文風鼎盛,文士多不善騎,眼看此人騎術如此精湛,街上行人都不禁喝起彩來。時尚書屋
彩聲未絶,忽又傳出驚叫之聲。時尚書屋
原來後面一匹健馬,不料前行之人,陡然停了下來,急馬狂奔,收勢不及,連人帶馬撞了上來。時尚書屋
只見那當先停馬大漢,百忙之中,突然回身一掌,直向急奔的健馬推去,眾人驚叫聲中,那健馬急奔之勢,竟被那大漢一掌給擋了下來。時尚書屋
彩聲雷動中,兩個大漢齊齊翻身落馬,望了那黑篷馬車一眼,目光四處掃射。時尚書屋
只聽一個大漢說道:「在這裡了。」
鬆開手中馬繮,大步行入店中.直對岳小釵走了過來.抱拳一禮。時尚書屋
岳小釵神色鎮靜,微微一聳柳眉,道;「你們急什麼呢?」
那大漢似是自覺形態太過莽撞.尷尬一笑,放緩腳步行來,垂手而立,低聲說道:
「我見得姑娘留下暗記,匆匆追來……」
岳小釵玉手一擺,道:「什麼事,等會兒再說不遲。」
那大漢心中似是有甚急話要說,但卻輕咳了一聲,硬給嚥了下去。時尚書屋
這時,另一個大漢.已拴好兩區健馬,跟入店中,??恭敬敬對著岳小釵施了一禮.行了過來。時尚書屋
蕭翎打量那兩個大漢,都在三旬左右,黑綢緊身小襖,足登薄底快靴,一個背上斜斜背着一柄單刀,一個斜背一對判官筆,神態威武,氣度不凡,但對岳小釵卻似有着深深的畏懼,執禮甚恭。時尚書屋
那當先入店,身背單刀的大漢,似是憋不住胸中的話,忍了一陣,低聲接過:「姑娘的行蹤已然敗露,強敵即將跟蹤而至。」
店中客人雖有好奇之心,但見那兩個佩帶兵刃的大漢,神態威猛,只怕惹來麻煩,不敢多看。時尚書屋
岳小釵神情微變,大眼睛眨了一眨,緩緩說道:「你們快用酒飯,咱們儘快登程。」
兩個大漢腹中似甚饑餓,招來酒飯,狼吞虎嚥吃了起來。時尚書屋
一餐飯匆匆食畢,算了酒錢,牽過馬匹,立時啟程趕路,那佩刀大漢接替了岳小釵,揚鞭馳車,身背判官筆的大漢,緊緊隨在車後。這幾日,岳小釵一直馭車而行,蕭翎一個人悶在車中,此時兩個人對面而坐,蕭翎不禁多瞧了兩眼,只見她嬌靨泛愁,柳眉微鎖,凝目沉思,似是正在思忖一件重大之事。時尚書屋
輪聲轔轔,車行極快,片刻間出了市鎮。時尚書屋
岳小釵突然抬起頭來,目光凝在蕭翎的臉上道:「兄弟……」
蕭翎微微一怔,道:「什麼事?」
岳小釵道:「咱們行蹤已然敗露,恐已難免要有一場生死難卜的惡戰。兄弟不是江湖中人,犯不着和我們冒此凶險,姊姊之意,先把你送往一處安全所在,不知兄弟意下如何?」
蕭翎搖頭接道:「不行,我要和姊姊走在一起,縱有什麼凶險,我也不怕。唉!我爹爹早已告訴我,難活過二十歲,我今年十二歲了,也不過還有八年好活,早死幾年打什麼緊。」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,敬請斟酌閱讀。
八方精彩

分享與評論